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随机传送符与隐秘

    天色昏暗,这儿是一处了无人烟的荒原,突然,一道遁光出现在了天边,光韵之中,一少女苗条纤秀的身影若隐若现。

    夏侯兰的脸色有些苍白,轻咬贝齿,不时还转过头,有些畏惧的望向身后。

    然而什么也没有。

    但这仅仅是眼睛看不见,以元婴修士的神识,已感觉到那老怪物越来越近了,不久前,还有两百里,如今才过了一盏茶的时间,距离就缩短了一半。

    可自己遁光的速度却已到了极限。

    夏侯兰微微叹息,想不到自己堂堂的散仙之女,也会落入这般狼狈的境地。

    如果是在上界,区区离合期,自己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摇了摇头,如今想这些也没有意义,尽管形势危机,然而她并不后悔,那秃驴来追自己,大哥就可以化险为夷。

    夏侯兰是知恩图报的女孩子,如果换成新月公主,别恩将仇报就不错,更别指望她舍己为人了。

    一体两魄,然而不同的环境,却早就了完全不一样的性格。

    不过夏侯兰自然也不愿意就这么陨落。

    该如何脱身呢?

    她一边遁速全开,一边秀眉微皱的思索起来。

    突然,少女脸色一变,遁光一缓,停了下来,有些惊疑的望向前面。

    由于慧通紧追不舍,所以刚才,她绝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身后,没想到前方又有两股强大的气息出现了。

    元婴中期修仙者,难道是对方的同伙?

    这该怎么办呢?

    夏侯兰的脸色难看无比,这情形比预料的还要糟糕一些,莫名其妙的陷入了绝地……咦,不对,这气息有些熟。

    正当少女茫然无措,却发现事情并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她的心思不由活泛起来了。

    除了林大哥,自己在这一界并没有相熟的朋友,也难怪,以前,她只是小小的灵动期修仙者,与父亲一直隐居在深山之中。

    后来觉醒以后,才发现自己在灵界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而以新月的性格,人界修仙者,简直跟蝼蚁差不多,自然不会折节下交的。

    夏侯兰每天,虽然也有一点控制身体的时间,而她的性格,也不像新月那么嚣张跋扈,但随着记忆融合,其实也不是数年前那个卖身救父的乖乖女了。

    只不过对林轩特别一些,一来大哥在最困难的时候帮过自己,那段记忆刻骨铭心,二来自然是合情丹的缘故,此药虽然没有起到预想的效果,但也并非一点作用也无,不知不觉间,影响着夏侯兰对林轩的观感。

    而这种影响虽然细微,但却细水长流,在内心深处,一点一点潜移默化着,当事人自己,反而没有什么感觉。

    简单的说,就是服下这枚合情丹后,虽然没有立刻爱上的效果,却能一点一滴的增加好感度。

    否则夏侯兰会否不顾危险,舍身相救林轩还是两说,毕竟受困于天地法则,以她现在的修为实力,对上离合期修仙者,一个不好,同样也有可能陨落。

    人界除了林大哥,自己并没有高阶修士的朋友,那这两股强大的灵力,身份已呼之欲出……同为上界修仙者,十有八九是父亲派手下来寻访自己了。

    毕竟当年,自己与父亲闹了矛盾以后,可是离家出走,私自破碎虚空,来到这下界之中。

    平心来说,夏侯兰可不想与这两人见面,修罗之门还有数十年就会开启,她才不想被抓回去。

    然而此时此刻,想法却又不同,如今性命都处于危险之中,脱险才是首要之务,至于别的什么,当然都暂且抛诸脑后。

    于是夏侯兰浑身青芒大起,迎着那两道气息飞了过去。

    相距不过十余里,不过两三个呼吸,就迎面相遇。

    “是公主!”

    相貌古雅的男子脸上露出狂喜之色,总算不负主人所托,回去以后,奖励之丰厚足可让他们千年内修行无忧。

    “公主。”

    与男子相比,那叫血灵的女子,在灵界之时,就是新月的随身剑侍,自然更加了解主人的性格,忙盈盈一福,脸上满是恭敬之色。

    “血灵,百阖,是你们两个,我父亲派你们下界来找我?”夏侯兰从本质来说,与新月同为一人,这些年,也早融合了传承的记忆,缓缓的开口了。

    “是,公主,还请妳随我们回去。”那叫百阖的男子也行了一礼,但却悄悄将夏侯兰的退路堵住。

    “现在先别说那么多,你们应该也感觉到我现在正被人追杀,以你们俩的修为,能够破碎虚空,来到这下界之中,一定是我父亲亲自出手,那么与我的情况不同,你们应该可以携带少量宝物,有没有随机传送符?”夏侯兰急切的开口了。

    所谓随机传送符,听名字就知道与传送阵有几分相似之处。

    不过是将阵法封印在符箓之中,一次可以传送数十万里之遥。

    携带起来十分方便,然而也有一莫大的缺点,不能像阵法一样,确定传送后的位置。

    究竟被丢到哪里全凭运气。

    饶是如此,也让修士们趋之若鹜,然而牠的制作却是十分不易的,需要的材料很多,大部分在灵界也属于可遇而不可求之物。

    而且制作这种符箓,至少也要天阶宗师级的制符师才有可能。

    同样的,随机传送符也有等级之分,等级越高的符箓,不仅传送距离越远,而且启动的速度也越快。

    这才是最重要的一点。

    据说高品随机传送符,几乎能在一息的时间里启动,当然,这么做的前提,是修士要亏损一些元气,但好处不言而喻,遇见危险的时候,能够及时逃掉,有这么一张符,几乎等于多出一条命来了。

    不过这种等阶的随机传送符,即便是以新月的身份,也没有见过几张,血灵与百阖想都别想,不过他们既然受命来找自己,离开的时候,父亲有可能赏赐一两张低等阶的随机传送符。

    听公主这么说,血灵的脸上露出几分迟疑之色。

    “有是有,不过用在这里是不是太浪费了,虽然下界以后,我们会受困于天地法则,但奴婢二人与公主联手,对上普通的离合期修士也不是不能一拼的。”

    “哼,若光是那秃驴,合我们三人之力确实未必怕他,可你们不要忘了,此处不是灵界,我等客居异地,没有朋友,而对方却未必等不来帮手……”

    “公主言之有理,血灵,与殿下的安危相比,区区一张随机传送符不算什么。”百阖略一迟疑,就如此这般的说:“对方已不远了,快,别耽搁。”

    “是,我明白了。”

    那叫血灵的女修虽心中不舍,但也明白孰轻孰重,忙伸出手来,在腰间一拍,金光一闪,一巴掌大小的符箓就从浮现在了身前。

    上面花纹斑驳,远比人界的灵符要复杂得多,相信就算以林轩之见识广博,对于上面的花纹符咒,也一个认不住。

    血灵微微叹了口气,为了躲避一离合初期的修士,居然要使用这样贵重的宝物,如果放到灵界,恐怕大牙都要被笑掉了。

    眼中闪过一丝不舍,但很快,她的表情就坚定起来,时间容不得耽搁,公主口中所说的那秃驴,距离这里,已不足五十里。

    樱唇微启,喃喃的吐出咒语,双手也变幻个不停,打出一道道古怪的法印。

    ……“怎么回事,除了那丫头,又多出了两股不弱的气息,难道她来了帮手?”慧通眉头微皱,自言自语的开口。

    “从灵力波动来看,不过元婴中期,这种等阶的存在,就想阻止自己?”

    慧通的嘴角,露出讥讽的笑意,虽然就在刚才,他被夏侯兰与林轩联手逼得狼狈不堪,但那两个家伙,都属异类,实力是不能用表面境界衡量地,真要考究,还远远超过了元婴后期修士一筹。

    这种变态的家伙,修仙界绝对不多,他不相信夏侯兰遇见的两个帮手,又是那种破碎虚空来人界的家伙。

    不管如何,此女身份是自己根本惹不起的,必须趁着她现在虚弱的时候,将其灭杀了,都则……后患无穷。

    慧通的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浑身佛光闪烁,飞遁得越发快了。

    ……另一边,天空中电芒四射,明明是晴朗的天空,却有鹅毛般的大雪不停飘落。

    梦如嫣与罗家老祖打得如火如荼。

    其实就真实的实力来说,那姓罗的老怪物恐怕还更胜一筹,虽然两人都是离合初期顶峰,但他拥有天煞明王的血统。

    虽然经过这么多代的传承,已非常稀薄,但真血的威力依旧非同小可。

    毕竟阴司六王,可是媲美散仙的存在。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百万年前的那场大战,阴司界可是势如破竹,灵界被打得落花流水,最后因为某些特别缘故,引来了真仙干涉。

    其实以前,灵界,阴司界,古魔界,又不是没有打过,只是这种压倒性的局面却是第一次罢了。

    这其中,固然有灵界与魔界爆发大战还不足十万年,元气没有完全恢复,而阴司界却以逸待劳,兵强马壮,但最重要的,还是高端存在中,彼此差距太大。

    以前阴司界的统治者,也就跟散仙差不多,双方火并,往往以不分胜负告终,可那一代的六王之首,却着实是一位惊才绝艳的人物,若不是另有隐情,她早应该飞升。

    虽然滞留在阴司界,但其势力……嗯,怎么说呢,人族的三大散仙,妖族的三大妖王。

    六人联手,再加上数位渡劫期顶峰的存在,也完全挡她不住……惨败!

    然而即便如此,那位也并没有施展出真正的实力,开始的时候,灵界之人并不清楚,直到后来又经历了许多曲折,看见她与三位真仙动手。

    才知道在这场战争,此女一直都有手下留情的。

    只是这一次两界战争似乎与以往不同,按理说有这么一位可怖的高手坐镇,阴司界早就胜了。

    仿佛那位六王之首一直都很克制……不,不是克制,她是故意的,故意给灵界以喘气之息,故意等来仙界的干涉。

    仿佛是为了什么。

    可惜最后的北极灵光殿一战,不论是阴司界其余的五王,还是灵界人妖两族的首脑,都没有资格进入。

    只知道最后的结果,那位惊才绝艳的阴司之主,魂飞魄散,三位真仙,也一死两重伤。

    知道真相的,只有两位重伤的仙人,可对于发生的一切,他们却讳忌莫深……上古之事暂且不提,天煞明王的实力也能和新月的父亲相比,传承了他的真血,罗家老怪物自然比梦如嫣胜上一筹,但却不能全力出手。

    一来,他的目的并不是要灭杀如嫣仙子,两人虽有差距,但并没有那么大,如果他神通尽出,打败或许可以,但灭杀,不过是痴人说梦而已。

    明知道无望,他当然不会做傻事了,罗家老祖的如意算盘是挑拨,让万佛宗与天涯海阁势同水火。

    而要做到这一点,有一个前提,就是自己的身份绝不能暴露,否则就前功尽弃了。

    于是他实力虽比梦如嫣稍强,打起来反而缚手缚脚,天空中大雪狂舞,一片碧影引人注目,那是如嫣仙子的法宝,而罗家老祖则左支右绌,看上去狼狈到了极处。

    但不管如何,却是牢牢的将此女缠住,短时间内,想要将其摆脱,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可恶!

    梦如嫣又惊又怒,不过此女做为离合期修仙者,到目前为止,也活了一千多岁,当然不可能是胸大无脑。

    渐渐的,眼神之中也流露出几分迷惑。

    而罗家老祖虽左支右绌,却一直留意着梦如嫣的神色,见了她的表情,心中咯噔一下,此女显然已开始怀疑,继续在这里拖延,显然有害无益。

    怎么说,自己也会慧通争取了那么久,想必那秃驴应该已达成了目的。

    念及至此,让长笑一声:“仙子不比发怒,慧通道友托我的事情在下已做到了,告辞!”

    话音未落,他折扇向前一点,黑光一闪,一面盾牌浮现,此盾由天地元气所聚,上尖下方,高有数十丈,虽然梦如嫣祭出了万千剑影气吞山河,一下就将此盾撕破,但多少也为他争取到一点时间,罗家老祖化为一道惊虹,飞射像了远处的天空。

    要拦,梦如嫣同样可以将他拦下,但此时此刻,她哪还有心情与对方慢慢纠缠啊,法宝一收之后,立刻闭上双目,寻找其林轩的踪迹来了。

    ……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林轩此刻,也正与人打得如火如荼。

    原本他发现小妹的打算以后,想与她汇合,就算有危险,也大家一起扛,以林轩的性格,让一女孩子舍身相救,自己却心安理得的逃走,这样的事情,他做不出。

    虽说仙道艰难,要远离危险,不过男子汉大丈夫,总也是有所为,有所不为的。

    离合期老怪物又如何,将自己惹急,也跟他拼了。

    原本林轩正遁速全开,哪知道没飞多远,却与几个和尚狭路相逢。

    三名秃驴皆来自万佛宗,都是元婴期的长老人物,一名初期,一名中期,还有一个,居然是后期老怪物。

    不用说,肯定是去帮慧通。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双方自然是大打出手。

    开始那三名秃驴还不知道林轩是谁,可一看他的神通,那名后期的贼秃却狂叫起来。

    冤家路窄,那混蛋居然是引发这一切冲突的始作俑者,万佛宗,罗汉堂首座,空眩那老家伙。

    原来这家伙当日元婴逃走以后,以万佛宗的势力,没用多久,就帮他找了一合适的躯体。

    这家伙刚刚夺舍完毕,然后便与两位师弟,来到了轩辕城,中途的时候,感应到本派太上长老,慧通师叔的灵力,知道他遇上了强敌,连忙赶来相助,结果又与林轩撞上了。

    如果不是这贼秃想要杀人抢宝,自己哪会像条丧家之犬一样,东躲西藏,小妹如今,又如何会生死未卜,也不知道她是否落在了慧通手中。

    林轩平生的敌人很多,然而让他切齿痛恨的没有几个,这空眩怎么说也能拍在前列了。

    而对于毁了自己法体的家伙,空眩一样恨不得将其抽魂扒骨,夺舍的躯体虽然不错,但由于天地法则,比起自己原先的,怎么都要逊色一些的。

    双方神通尽出,开始火并,虽然要节省法力,林轩没有使用灵宝,但却将尸魔,穿山甲,还有月儿一起唤出来了。

    再祭起玉罗蜂,原本是三个打他一个,现在人数的优势,却整个调过来了。

    ……数千里以外,夏侯兰的脸上满是焦急:“血灵,在快一些,那慧通秃驴,距此已不足二十里。”

    “公主,你别急,这张随机传送符,不仅是下品的,而且有些残破,启动的时候,速度是会慢一些。”那相貌古雅的男子,脸上满是恭敬之色,小声的安慰着。

    话音未落,却看见一道惊虹,出现在了远处的天空。

    (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