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玄阴明液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玄阴明'液'

    林轩心中好奇,但以他的城府,脸上却丝毫异'色'不'露',管他田小剑为何来到此处,反正两人间又没有冲突,此时此刻,反倒替自己解围了。

    至于被魔尸盯住,田小剑处境如何,林轩才不放在心中,如果一定要说,反而幸灾乐祸。

    两人虽有几次合作,但绝说不上朋友,对于这位昔日的极恶少主,林轩颇有几分忌惮的。

    梦如嫣送予自己的宝物果然非同小可,见两人都没有将自己认出,林轩鞋底抹油,很无耻的跑了。

    “道友叫我?”

    田小剑眉头微挑,心中惊疑,自己费尽心机,不惜扮成女子,难不成还是暴'露'了行迹?

    但他脸上,依旧不'露'声'色',先看看情况再说。

    “不错,老夫与道友一见如故,有几件事情,想要与道友商量一下的。”老者缓缓开口了,表情平淡以极,然而心中却是狂喜,身为厉魂谷四长老,这家伙身世显赫,平时需要什么丹'药'灵草,都可以吩咐弟子前去寻找。

    然而这一回不同,他所修炼的魔功正好到了紧要之处,需要一元婴期的鼎炉,用作突破,随后修为可以暴涨一大截的。

    比起男子,女修进阶元婴的本就不多,何况这回要求苛刻,必须是鬼道修仙者,习练的也是顶阶神通,才能保证此女阴气浓重。

    小剑虽是元婴初期,但基础扎实,比起同阶修士,法力明显要深厚得多,加上唇红齿白,身材不错,一眼就让这老魔相中了。

    对方心中狂喜,天云交易会果然高手云集,原本以为鼎炉至少也要寻上数日,没想到才来就发现了合适地。

    老魔脸上'露'出和蔼温柔的表情,思量着怎么将对方骗到荒无人烟的空地……

    然而田小剑可不是软柿子,这家伙凝丹期时就敢在元婴老怪手里虎口夺食,三'色'玄冰火更是威力无比。

    最重要的是此子的心机,让林轩也忌惮不已,魔尸虽然尽量'露'出一副和蔼之'色',但田小剑依旧看出其是笑面虎。

    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

    但元婴后期存在,他也不敢得罪分毫。

    “在下与道友素不相识,且身有要事,道友若有什么交易,请另寻他人为好。”

    说完田小剑也不看对方发青的脸'色',快步向前走,如今身在轩辕城中,对方虽是元婴后期的修仙者,应该也会有所顾忌。

    老魔一愕,表情顿时阴沉下去了,不过田小剑估量得没错,对方确实不好轻易动手。

    望着“此女”苗条的背影,老魔吞了一口口水,表面没说什么,心中却在暗暗发狠:“贱婢,妳以为能够逃得脱老夫的掌心?”

    为了躲避九头老祖,田小剑不得不忍辱负重,打扮成美貌女修,不成想却弄巧成拙。

    不过魔尸想要将其当作鼎炉,最后倒霉的究竟是哪个家伙,现在倒也不好下结论的。

    ……

    且不说小剑同学的倒霉经历,林轩鞋底抹油以后,开始在坊市中闲逛起来了。

    当然不是漫无目的,他想要寻找能够帮助月儿结婴的东西。

    先随便走访了几家店铺,倒确实见到了不少平时难得一见的宝物。

    比如法宝,也不是说除了天云交易会,其他坊市之中就无处购买,但大多品质极低,也就是用普通的千年铜精炼制,稍有身家的凝丹期修士,十之**都不会放在眼里。

    然而在刚才的几家店铺之中,林轩都看见了品质不低的宝物,甚至还有从上古遗迹中发掘出来的,连印记都已抹除,只消稍稍祭炼就能使用。

    当然,这不是林轩所需之物,约半个时辰以后,他在一家店铺门口停下来了。

    这是一气势恢宏的建筑……呃,这么说,有点不适合,因为从形态上说,更像一厉鬼的头颅,足有二三十余丈之高。

    入口是厉鬼的嘴巴,头顶上悬着尖锐的獠牙,气氛阴森恐怖,当然,林轩连眼皮也不会眨。

    他之所以看中眼前的店铺,是因为牠的规模,乃坊市中最大的,换句话说,实力也最雄厚。

    一般这种大店铺中,拥有珍品宝物的几率,要比小店铺大许多。

    林轩略一思索,就缓步走入。

    入目的景象,让他略略感到有些意外,没想到外面阴森恐怖,里面却富丽堂皇,宽敞而明亮。

    这是一间大厅,约有七八十丈之巨,没有青衣小帽的伙计,招呼客人的,全是正当妙龄的少女。

    修为平平无奇,不过刚刚踏入仙道而已,但每一名女子,都长得十分美丽,虽不能说倾国倾城之'色',但绝对是非常养眼的。

    服饰打扮也并不相同,琅嬛肥瘦,给人的感觉,就仿佛踏入了莺莺燕燕的女儿国。

    林轩眼睛微眯,脸上流'露'出些许惊疑,就在这时,一清脆的声音传入了耳朵里:“欢迎前辈光临敝处,不知道您要买些什么?”

    说话的女子,不过十七八岁年纪,长着一副娃娃脸,身形苗条,来到林轩身前三尺之处,敛衽一礼的开口了。

    “我要买些什么,不是妳能够做主的,本店的掌柜在么?”林轩看了此女一眼,缓缓的开口了。

    此女一呆,有些讶然的抬起头来,这才发现林轩修为深不可测,连她所佩戴的玉镯法器也感应不出,难道是元婴期修仙者?

    想到这里,此女的表情顿时越发恭敬了些,忙敛衽一礼。

    “前辈恕罪,是小婢失礼,请您随我到二楼奉茶去。”

    “嗯。”

    林轩点了点头,脸上'露'出满意之'色',由此女引路,像一旁的楼梯走过去了。

    “居然是元婴期修仙者。”

    “我们鬼修能够凝结元婴的可是不多。”

    ……

    其他的买主满脸羡慕,虽说在天云交易会里元婴存在并不稀奇,但算算比例,最多的还是凝丹期与筑基期修士。

    对于这些议论林轩视若无睹,随着此女来到了二楼的花厅之中。

    这里布置得别致典雅,窗台上种着盆景小花,四周还挂有壁画,实在不像鬼修坊市,反而有如同儒门修仙者般附庸风雅。

    “前辈请稍坐,晚辈这就去通知主事的。”那女修一边说,一边沏了一杯灵茶,面对元婴级老怪物,她可不敢流'露'出分毫怠慢的。

    “嗯。”

    林轩点了点头,目光落在前方的一副壁画,这丹青宝墨,描绘的却不是秀丽山水,而是一荒芜大漠,稀稀拉拉的长着几棵植物。

    “月儿,妳觉不觉得有些眼熟?”

    “嗯,与雪暝山中看见的画卷,颇有相似之处,莫非描绘的是阴司界么?”少女的声音传入耳朵,这丫头反应也蛮快的。

    林轩正想接口,突然神'色'一动,一名书生模样的中年修士来到了花厅中。

    三缕长须,长相普通以极,然而修为却让林轩暗感吃惊,元婴中期,居然与自己同级。

    “不知道友大驾光临,在下罗天成这厢有礼,还望道友千万不要介意。”此人手中,拿着一把折扇,说起话来软绵绵,颇有点酸。

    “原来是罗兄,何必如此客气!”

    林轩抱拳还了一礼,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开始嘀咕。

    姓罗,书生打扮,却偏偏是鬼道修仙者,该不会与天州罗家有关?

    按理说,对方应该不会如此大胆,毕竟对于该家族的修士,七大势力都抱着除之而后快的心理。

    也许只是巧合,何况就算是也没有关系。

    林轩来这里是寻找让月儿结婴的方法,可没有心情掺和修仙界的争权夺利。

    于是两人虚以为蛇,随后分宾主坐下了。

    “不知道友想要购买什么,丹'药'、功法、宝物,或者别的什么,呵呵,不是罗某夸口,我这血鬼坊可是应有尽有。”

    “是么?”林轩脸上'露'出一丝古怪之'色':“看来道友真是很有自信了,不过你所讲的东西,都非林某所需。”

    “哦?”那掌故一呆,随后大笑起来:“这么说,阁下需要的还真是稀罕之物,你且说说,只要不是已经绝迹了的,本店都能提供,这回看来还真能做成一笔大生意了。”

    “少爷,这人好大的口气。”月儿也有些无语。

    “嗯。”林轩点了点头,依旧不动声'色':“在下所需,并非普通丹'药'法宝,功法也说不上,总之我也不知该如何讲,简单说,在下擅长驭鬼之术,曾机缘巧合,抓住了一资质上佳的阴魂,并以神通将其禁锢,让该鬼认我为主,经过数百年的饲养之后,如今她已到凝丹期的瓶颈,距离结婴,也只有一步之遥,可道友知道,阴魂没有身体,任何丹'药'都无法服食,故而一直不能结婴,如今我想买的,乃是方法,如何让此鬼顺利晋级……”

    林轩这番话,半真半假,自己与月儿间的关系,他当然不会在人前说出去,好在鬼道修士之中,除了炼尸术,也有驭鬼之法,他这样讲,丝毫也不引人瞩目。

    然而出乎意料的,听完他的描述,那自称罗天成的掌柜,脸上却'露'出激动之'色':“什么,道友拥有凝丹期大圆满的鬼宠,男的还是女的?”

    “女鬼。”留意到对方的表情,林轩眉头微微皱起,心中闪过些许警惕,但还是回答了对方的问题。

    “能否叫出来,让在下看看。”此人眼中闪过些许贪婪。

    林轩没有开口,脸上明显'露'出不豫之'色'。

    “呵呵,看来道友是误会了,也怪我,没有好好像你解释清楚。”那罗天成一拍额头,脸上流'露'出抱歉之'色',拱了拱手的说。

    “难道还有什么内情,那林某可要洗耳恭听。”

    “是这样的,敝店最近发现了一件宝物,只不过收取之时需要几名凝丹期大圆满的女鬼帮助,这境界高了不行,低了也不妥,本店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才找到了八名女鬼,不得不说,正好差一个,却怎么也找不到了,不想道友却有这样的鬼宠,若你愿意相助,本店愿意将结婴方法免费赠送。”罗天成缓缓解说,脸上始终带着一分兴奋之'色'。

    林轩听了,却神情木然,看不出心情好坏。

    “道友不用多虑,本店有百分之百的诚意,而且取宝过程,不会有任何危险,不管你,还是你的鬼宠,都不会受到分毫伤害。”看见林轩拿不定主意,那罗天成又忙这么加上了一句。

    “哼,道友现在就算是说出了一朵花,在下又怎么知道是真是假?”林轩冷冷的回答。

    对方却毫不生气:“道友顾虑得有理,这样,罗某免费赠送你一件宝物,就知道鄙人所言非虚。”

    说完这话,他右手微抬,一道火光从衣袖中飞掠出来。

    传音符!

    林轩神情有些错愕,但既然到了这个地步,自然不急着走了,且看看再说。

    “道友请喝,这灵茶味道可是十分不错,我看阁下并未动过的,莫非害怕敝店给顾客下毒。”

    “罗道友说笑了。”

    且不说轩辕城中,这样做简直愚蠢到了极处,何况就算真有毒,林轩也未必放在眼中,端起茶,喝了一口,一股阴气进入小腹,看来此茶确实适合鬼修。

    并没有等多久,仅仅半柱香的功夫以后,一名侍女就来到了花厅中,她的双手,捧着一个托盘,里面装了不少东西,却偏偏盖了一块红布,故作神秘。

    以林轩的神识,一扫就能弄清楚,不过反正对方都要介绍的,他也就懒得那样座。

    此女莲步轻移,来到两人身前后,恭恭敬敬的跪了下去,将托盘高举过顶。

    “林兄请看,这就是鄙人为你准备的一点小礼,足可将道友心中的疑虑打去。”罗天成一边说,一边伸出手来,揭去红布,顿时,里面盛放的东西映入了眼帘。

    最醒目的是一白'色'的玉筒简。

    除此以外则是杂七杂八的'药'材,林轩初略一数,共有二十余味之多,说珍稀,也没到逆天的程度,但价格却也并不便宜,就盘中盛放的这些,差不多值五六万晶石。

    “罗兄这是何意,鄙人好歹也是元婴修士,并不缺这点晶石,莫非道友以为在下爱占小便宜,用这些东西贿赂,林某就会同意你提出的条件么?”林轩眉头一皱,有些不悦的开口。

    “道友误会了,在下怎么会存那样的心理,你看一看玉筒,自然就明白我所想的用意。”罗天成忙摆了摆手,苦笑的说。

    “是么?”

    林轩目光一凝,也不见他有何动作,那玉筒简就自动飞出,随后林轩将神识沉入。

    一排排的金字浮现在脑海。

    这竟是一组丹方。

    然而与普通的丹方却又不同。

    炼制出来以后并不是拿来服用,而是洗澡。

    没错,洗澡!

    将这些丹'药'混合,炼制出一种叫做“玄阴明'液'”的宝物,凝丹期阴魂虽然没有身体,但可以玄阴明'液'沐浴,洗的时候加热,这样'药'力可以直接进入元神魂魄。

    也就是说,与服食丹'药'的效果是一样的。

    林轩将神识收回以后,脸上也不由'露'出喜'色',以他的目光见识,自然明白这个方法是可行地。

    “如何,道友现在应该可以相信在下所说的言语了。”罗天成'摸'了'摸'胡须,表情显得有些得意。

    “不错,这玄阴明'液'确实大有用途,但此物并不足以让在下的鬼宠结婴的。”林轩缓缓的说。

    “当然,想要结婴哪是那么容易,且不说需要鬼宠资质绝佳,且已到了凝丹期大圆满,而且所需的'药'品,也远非玄阴明'液'可比。”罗天成说到这里,故意一顿,看看林轩的反应,随后才继续讲:“具体所需的东西,本店也有,不过我刚刚说了,除非道友愿意相助,否则那东西本店是不卖的。”

    “哦,道友这样讲,可是在讹诈在下?”

    “林兄严重了,罗某可不想与你交恶,讹诈更谈不上的,所谓开店做生意,买卖总要双方认可才行,没有强买强卖的道理,何况那宝物也不在此处,道友就不用打其他的主意了,助我取宝,本店免费赠送,而且兄台放心,在下保证,取宝过程,非常,不管你,还是鬼宠,都不会受到分毫伤害。”

    “这么说,林某想不答应也不成了。”林轩默然片刻,口气终于有所松动。

    罗天成一听,不由'露'出大喜过望的表情:“呵呵,兄台这样做,绝对是最佳选择,这件事情,我们本来就是互有所求,合作,对双方都有好处,没啥好犹豫的,不过在此之前,在下还需要看看道友的鬼宠,是否能够达到鄙人的要求。”

    “好!”

    既然做下,林轩自然不会推脱,振衣而起,口中装模作样的念念有词,又掐了几个连自己都看不懂的法印,随后想前一指:“疾!”

    阴风骤起,夹杂着令人心寒的嘶鸣,滚滚的阴雾之中,一女鬼缓缓显形。

    披头散发,十指如钩,一张血盆大口,看上去既恐怖,又有些像疯婆子似的,月儿同样会天魔拟容术,以她的境界,施展以后,足以骗过元婴期修仙者,当然,同样是有时效限制的。

    林轩嘴角微微抽搐,这丫头,自己只让她改变一下容貌,别用真身示人,至于么,变这么恐怖,自己都被吓了一大跳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