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花车,嚣张修士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花车,嚣张修士

    林轩虽刻意放慢了遁速,不过百余里的距离,也花不了多少工夫,约小半个时辰以后,一座巨大的城市就出现在了眼帘中。

    “这就是轩辕?”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即便以林轩的城府,也不由微微变'色',更别说那些第一次来到此城的低阶修仙者,不少以手掩口,震惊得连话都说不出。

    林轩并不是没有见过规模庞大的城市,比如说初到云州之时,皓石城占地就有百里,然而远远无法与眼前的轩辕相比。

    根本就不是一个数量级!

    林轩很难想象世间竟有如此大的城市,远远望去,无边无际,以他的神识,也仅能感应到此城的一小部分而已。

    厚实的城墙,全部是由数万,甚至是数十万斤重的巨石堆砌而成的,高万丈余,表面凸凹不平,给人的感觉就仿佛陡峭的山壁。

    明明是死物,一股磅礴的威压却蜂拥而出。

    轩辕!

    据说此城的历史已有数百万年之久,是从洪荒太古时期,一直传承下来地,岁月悠悠,沧海桑田,周围的地貌都已发生变迁,唯有这座雄城,傲然耸立,仿佛牠是恒古不变地。

    距离此城还有十里,林轩突然感到一股磅礴的引力!

    禁空禁制!

    被不由自主的拉扯,林轩眼中隐隐有异'色'闪过,这禁空禁制比以前遇见的要强得多,除了元婴后期的修仙者,便是初期与中期的修士,也是无法飞行的。

    当然,以林轩的神通,这种程度还远不足以将他束缚,不过林轩自然不会引人瞩目,青光一敛,顺势落了下来。

    地面上聚集了来自各州的修仙者,沿着事先辟好的道路,有条不紊的涌向前方的巨城。

    “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月儿,妳说什么?”听见小丫头嘀咕,林轩不由得好奇的开口。

    “少爷,这城给我的感觉有些熟。”

    “莫非妳以前来过?”

    “不,虽然记不清楚,但我以前应该从未来过此处,小婢说的是建筑风格。”月儿喃喃的开口。

    “建筑风格?”

    林轩听了,不由得眉头一皱,月儿这话,倒真是提醒他了,说起这轩辕城,建筑风格真的有些奇怪,与以前所见的城池大不一般,而且此地阴气浓重,就仿佛有阴脉似的。

    古修士为何要在这里建一座城池,而且还作为天云交易会的召开之地?

    心中好奇,不过手中没有线索,林轩自然解不开谜题,他也没有傻傻的深究下去。

    管他古修士有何用意,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来这里的目的,是寻找让月儿结婴的方法以及购买珍稀材料,至于其他的纷争也好,仇怨也罢,林轩都不打算掺和,长生才是最重要的。

    这样想着,林轩随着人流,来到了城门之处。

    这么一座规模宏大的巨城,每面墙上,当然不会只有一扇门,林轩随意挑了座不起眼的,不紧不慢的走过去了。

    说牠不起眼,其实只是相对而言,有十余丈高,在城门之处,站着数名身穿统一服饰的修仙者,不用说,是轩辕城的执法使,每一名修士想要进入,不管你修为境界如何,都需要交纳三千晶石。

    连元婴老怪也不能免俗,林轩看了看从四方而来的修仙者,光是门票收入,就能让长老会赚得盆满钵满的。

    元婴中期的修仙者,虽修为不俗,在此时此刻,似乎也不是特别的引人瞩目,光是这座城门,除了自己,就还有两位元婴修士,虽然是初期,但也足可见这次交易会,确实高手云集。

    林轩也排进了队伍里,过了约一盏茶的功夫,林轩突然神'色'一动,抬头望向天空,其他人神识远远不及,并没有发现诡异,直到又过了好一阵,悠扬的乐鼓声传入耳里。

    “咦,那是什么?”

    “不可能,这里不是有禁空禁制?”

    “连元婴修士都不能飞行,为什么……”

    ……

    议论声此起彼伏,带着惊讶与羡慕,天空之中,飞来了一辆花车。

    真的是花,看上去就像一朵放大了数万倍的牡丹,由两头怪兽在前面拉扯。

    那怪兽的样子也十分奇特,有点像蛟龙,但又并不完全相同,龙身,却长着蝙蝠一样的翅膀,不过最奇特的还是嘴巴,居然有如仙鹤,又长又尖,林轩也算见识广博,这样形貌古怪的妖兽却听都没有听过。

    在***中心,坐着一名长身玉立的修仙者,大约二十七八左右,长得也算英俊潇洒,可行为却让***皱眉头,一手一个,搂着两名美貌女修,肆无忌惮的揩油。

    而花车之上,还有十余名美貌女子,有的手提宫灯,有的正在奏乐,一个二个,脸'色'都有些献媚似的。

    男子的修为是元婴初期,而那些女子,则清一'色'的凝丹修士。

    这种程度,原本并不引人瞩目,可那花车,却将周围修士的目光全都吸引了。

    要知道,此处的禁空禁制非同小可,只有后期大修士才能施展御空之术,为什么对那花车却没有影响呢?

    林轩脸上同样满是震惊之'色',不过那是做给外人看的,对于这花车主人的身份,林轩虽一无所知,但如此张扬跋扈,也就一纨绔子弟,就算他的背后有离合期老怪物,也没什么了不起。

    花车并没有飞向这边,一个转折,像另一处较大的城门飞去了,在那里等着入城的,以元婴修士居多,应该都是一些有身份的家伙。

    小小的'插'曲,很快过去,林轩缴纳了三千晶石,顺利进入了轩辕城里。

    此刻他站在一宽阔的街道之上,来参加交易会的修士如此之多,可里面却一点也不显得拥挤,由此更可以看出轩辕城之巨。

    林轩手中还拿着一玉筒,这是入城时得到的东西,里面装有地图,否则轩辕城太大了,以元婴修士的神识,也只能覆盖一偶。

    林轩将神识沉入玉筒,足足过了一顿饭的功夫,才抬起了头。

    “少爷,我们先到何处?”

    “先到南面的坊市看看好了。”

    “南面的坊市?”

    “不错,据玉筒中所说,轩辕城卖家太多,所以坊市也是分门别类了的,光是南面一地,就有六十七个坊市之多,其中有好几个,是专门售卖与鬼修有关的物品,不是要想办法让妳结婴,先去那儿看看,或许有收获。”林轩缓缓的说。

    天云交易会果然不同,须知,鬼修做为魔道分支,非常生僻,平时即使是规模不小的坊市,也很难找到一两家店铺,会卖与鬼修有关的东西,更别说集中的坊市。

    林轩一边说,一边找来一辆兽车,城内的禁空禁制,比外面还要更加厉害一些,林轩虽然没有试过,但估量着自己恐怕也飞不起来,幸好有梦如嫣赠予自己的宝物,否则在这里身份若是暴'露',逃都没有办法逃的。

    不能飞,这城池又如此广阔,里面自然有用于通行的兽车,式样简朴,拉车的是一长得有点像犀牛的动物,却毫不笨拙,奔跑的速度与筑基期修士全力飞行也差不多。

    当然,以此城如此广阔的面积,光是这样的通行工具显然是不够的,如果要到较远的坊市,还有传送阵。

    而不管兽车还是传送,消耗的晶石都非常多,远远超过外面等距离的费用,不过三百年一次的盛举,能够来到这里的人妖两族修士,不论境界高低,都不会囊中羞涩,自然不会斤斤计较什么。

    林轩所在的地点,距离他要去的坊市,说远不远,说近却也不近,并没有设立直达的传送阵,所以只能坐车。

    驾车的是一名筑基初期的女修,容貌勉强算是清秀,神识在林轩身上一扫,立刻恭敬的低下头:“前辈,您要去哪儿,请吩咐。”

    “轩辕城南区,第二十七号坊市。”林轩看了此女一眼,神'色'漠然的开口,因为坊市太多,所以每一个,还编有特别数字的。

    “是,到哪儿的费用,需要花费五百晶石。”

    才几十里,就要五百晶石,林轩也有些无语,不过这点钱,他还不放在眼里,袖袍一拂,五块中品晶石飞掠而出,落入了那少女的掌心之中。

    “多谢前辈惠顾,请上车。”

    林轩点点头,缓步来到车上,此女手中并没有赶车用的鞭子,而是取出一短棒形状的法器,长不过一尺,轻轻挥舞,那怪兽立刻四足如风,拉着车子向前奔去了。

    不仅迅速,而且十分平稳。

    林轩坐在车上,闲着无聊,便转头四顾,周围建筑风格也有些奇特,与他所见过的亭台楼阁大不相同。

    林轩眉头微皱,这轩辕城还真有些蹊跷的谜团在里头。

    月儿曾说有熟悉的感觉,她又没有来过此地,难道是与阴司界有什么关系?

    林轩如此想着,特别是一些装饰,非常的引人注意,骷髅、鬼脸,就算是鬼道修士的洞府,一般也不会弄出这样的装饰之物。

    一路上,也见到了不少兽车,里面的乘客,不乏元婴期修真者,过了约半盏茶的功夫,一阵纷扰的争执声传入耳朵,前面还有不少修士在旁边围观着。

    不用说,自然是起了冲突。

    林轩眉头微皱,虽然轩辕城中有执法使,不过相对入城修士的数量,实在太少,所以很难维持秩序,一些小打小闹都放过去,原本林轩也不在意,以为只是寻常争执,准备吩咐兽车绕过去,可神识扫过,眉头却皱起来了。

    她怎么会在这里?

    冲突的一方,林轩刚刚见过,就是那名乘坐花车非常招摇的修仙者。

    此时,他那花车当然收起来了,正站在前面,将路挡住,一脸邪意的笑着。

    身后,站着十余名美貌女修,看上去气派非同小可。

    另一边,与他争执之人,却仅是一孤身女子,不过十七八岁年纪,虽非倾国倾城的绝'色'美女,但也秀丽以极,浑身上下,更透出一股钟灵之气。

    此女不过凝丹期,脸上明显透'露'出几分畏惧。

    这情形,看上去,十分眼熟,就仿佛世俗纨绔子弟欺男霸女似的。

    仿佛要印证林轩的猜测,那元婴初期的男子开口了:“丫头,本少爷看上妳,那是妳的福气,跟我回去,只要将我伺候得舒服,保妳结婴成功。”

    林轩听了,不由得眉梢微动,这家伙,口气大得离谱,莫非真是离合期老怪物的后人,否则,他一区区元初修仙者,凭什么说这样话的。

    “这位前辈,你的好意小女子心领,不过晚辈姿'色'浅陋,也没有这福分的。”那被拦住的女子敛衽一礼,缓缓开口。

    尽管眼前这好'色'之徒,让她十分不爽,但对方不论本身修为,还是后台,都让她不敢得罪,只能委婉拒绝。

    男子听了,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诧异,以结婴做为承诺,这个方法以前可是屡试不爽,须知仙道艰难,为了更近一步,修士们可是无所不用其极,不论灵魂还是身体,都可以出卖地。

    “少主,你说过会让我结婴的,怎么现在又看上这个女人了。”

    “是啊,少主,我服侍得你不舒服么,都这么多天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带人家去见***老祖。”

    “是啊,是啊,人家伺候了你那么多晚,你却连一粒灵'药'也没有给人家。”

    ……

    对面的少女还没有答话,反倒是那元初男子旁边的诸多侍女争起宠来了,看得围观的修士瞠目结舌,林轩的脸上也'露'出一丝古怪之'色'。

    说起这冲突,还真让他有些头痛,那好'色'男子不过元婴初期,对他来说不值一提,可看对方的嚣张跋扈的气度,极有可能是某离合期老怪的后辈,而且多半是十分亲近的那种。

    林轩当然不愿意招惹。

    可那女子,他又认识,正是武云儿此女。

    不说她是欧阳琴心的弟子,就凭两人曾在云岭山一起出生入死的经历,林轩也不好视若无睹,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的。

    但就此出去,或许会结上一位离合级别的大敌。

    林轩正感踌躇,却看见那好'色'男子身边的侍女撒起娇来了,这让他神'色'一动,仿佛想起了什么。

    而武云儿可不知道林轩来到了身后,那男子也不晓得有人在一旁窥视着,听了身边女子的抱怨,脸上'露'出几分尴尬之'色',十分肉麻的开口了:“宝贝儿妳们别吵了,我会让妳们全都结婴成功,少爷我不说了,我是***老祖唯一的后人,而老祖可是离合期修士,只要少爷我相求,老祖赐下灵丹妙'药',必定会让你们全都结婴成功。”

    ***老祖?

    周围众修士脸上流'露'出茫然之'色',这个名字太陌生了,完全没有听过,难道是某位隐修前辈,进阶离合期了。

    唯有林轩神'色'不同,嘴角边'露'出一丝讥嘲之'色'。

    “怎么样,丫头,只要你做我的侍妾,我就让你结婴成功,否则便是在这轩辕城中,也没有人敢保你的,是吃敬酒还是吃罚酒,妳可要想好了。”元初男子的脸上满是傲然之'色',语带威胁的开口了。

    “我……”

    武云儿自然不愿意,可对方的身份太过吓人,他说得没错,就算在轩辕城,也没有谁敢招惹离合期老怪物的后人。

    该怎么办呢?

    此女也算聪明机警,可面对这种仗势欺人的纨绔狂徒,也无计可施。

    正感彷徨,一平和的声音响起来了:“什么***老祖,青天白日居然敢欺男霸女,识相的快滚,否则……”

    话音未落,一身穿青袍的年轻男子已来到了场中,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但却是元婴中期的修仙者。

    “这声音……”武云儿一呆,脸上'露'出大喜若狂的表情来,可看见林轩那副完全陌生的面容,又怔了一怔,不过此女很快像是想到了什么,重新'露'出喜'色'。

    咬了咬嘴唇,没有开口。

    是林师伯!

    做为凝丹期修仙者,此女机缘巧合,倒也听说过万佛宗的追杀令,正为林轩担心,没想到在自己危难的一刻,却又见到他了。

    此女的眼中蕴满泪水,倒不仅仅是因为有人替自己解围,而是碧云山与武家大难以后,她一直苦苦支撑,如今终于遇见了亲人。

    像刚刚被这纨绔子弟堵住,她最担心的还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师尊怎么办,如果自己被抢走了,就没有办法去寻找为师尊疗伤的'药'材。

    其实以她区区一凝丹期修士,做这件事,也很勉强,但也没有办法,入门以来,师尊待自己不薄,她门下又只有自己一个弟子,如今见到了林师伯,总算有了主心骨,以林轩同欧阳琴心的交情,他一定不会看着师尊有难不管。

    居然有人多管闲事,那好'色'之徒一呆,神识在林轩身上扫过,元婴中期,眼中闪过一丝畏惧,但很快隐去:“道友何人,修为不弱,但你可知道,我是***老祖的血亲爱徒,老祖可是离合期修仙者,莫非你想要惹祸上身么?”

    “惹祸上身,是么,林某倒有些好奇,那所谓的***老祖,能有什么了不起?”林轩的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