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一千零八十章 意外遇故

    第一千零八十章 意外遇故

    月儿点点头,这话倒也不错,以少爷的城府,果然是只占便宜不吃亏的主儿,不管梦如嫣是否来自天涯海阁,自己主仆都没有半分损失的。

    随后林轩袖袍一拂,取出一薄纱般的事物,不用说,自然是那人皮面具了。

    打扮成苦行头陀只是权宜之计,而有了此物,只要不是与离合期老怪狭路相逢,都不用担心被人认出。

    林轩找了一僻静之所,重新换回原来的衣服,随后双手掐诀,浑身骨骼如炒豆子一般爆裂,凭空拔高了数寸,再在脸上一抹,将人皮面具给带上了。

    “月儿,如何?”

    “天衣无缝。”

    白光一闪,一位美貌如花的少女出现,满脸好奇的围着林轩转了几圈,啧啧称奇,若不是自己与少爷两百年从未分离,委实太过熟悉,都差一点被蒙骗过去。

    林轩也觉得十分满意,有了这件奇宝,危险算是解除,万佛宗的追杀令没有用处。

    继续赶路。

    既然不用担心身份暴'露',林轩也就四处闲逛起来了。

    附近的坊市很多,不过林轩却并未在里面淘到宝物,这也难怪,以他现在的神通修为,眼界自然很高,若非逆天之物,普通的东西对于林轩,根本就没有什么用途。

    林轩倒也并不气馁,毕竟数日之后才是真正的天云交易会。

    这天上午,林轩正在不紧不慢的赶路,从远处突然飞来一道惊虹,后面还有数道遁光狂追不舍。

    林轩眉头微皱,起初倒也并没有放在心中,从灵力波动,不过是一些筑基期的小家伙,这种层次的争斗,附近天天都有,就算是轩辕城的执法使,也懒得多管闲事,他们关注的,主要还是高阶修士。

    林轩遁光一缓,准备从旁边绕开,一声惊呼却传了过来。

    “月儿,怎么了?”林轩不由得一呆。

    小丫头已从衣袖中飞了出来,满脸惶急,甚至来不及回答林轩的言语,就浑身青芒大起,像背后追逐的几道遁光迎了过去。

    林轩被弄得满脸错愕,不由得也将神识放出,一扫之后,表情也变得古怪起来了。

    以手抚额,脸上满是狐疑之'色':“那小妮子,怎么会出现在此地?”

    难怪月儿会着急,前面被追杀的居然是她的宝贝徒弟。

    天璇门主与徐茵的爱女,闺名叫做郑璇的就是。

    这丫头体质特殊,可以说是妙天鬼帝传承转世,与月儿颇多相似,两女名为师徒,其实却好得跟闺蜜差不多。

    看见宝贝徒弟被人欺负,月儿立刻义愤填膺的出手,别看这丫头平时很乖,骨子里可是非常护短。

    修仙界也不存在谁对谁错,敢欺负自己徒弟通通轰杀就是了。

    林轩赶到的时候,已不用出手,以月儿的神通就算碰上元婴初期的修仙者也能拼个鱼死破,区区几个筑基期,还不够一击,肉身被月儿毁去,元神全部收入到了兽魂幡里。

    “师尊!”

    郑璇又惊又喜,没想法能在危急时刻与恩师相遇。

    “璇儿,妳怎么会在这里?”

    郑璇的脸上闪过一丝迟疑,月儿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不由得哑然失笑:“傻丫头,不用顾忌,那是少爷。”

    “啊?”

    对于恩师的话,郑璇自然信服,忙敛衽一礼:“璇儿见过师祖。”

    “好了,不用多礼。”

    对于自己人,林轩向来厚待,也不怎么在乎世俗间的虚礼,所谓爱屋及乌,对于月儿的爱徒,自然和颜悦'色':“璇儿,妳不在幽州,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

    须知幽州与云州之间,相隔何止十万八千里,想要来到此处,靠飞行是不可能的,只有传送,但那需要消耗天价的晶石,这丫头虽然进境不错,但也不过刚刚筑基成功,不待在爹娘身边修炼,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难道是幽州出现了什么变故?

    林轩的脸'色'不由得铁青起来了。

    郑璇吐了吐舌头,这小妮子倒也聪明,居然猜出林轩在担心,忙樱唇微启的开口:“师祖不用忧愁,幽州一切都好,璇儿也不是孤身来到此处,是央求陆师叔将我带在身旁的。”

    “陆师叔?”林轩眉梢一动。

    “不错,就是拜轩阁的大阁主,陆盈儿师叔。”郑璇老老实实的开口,对于这位高深莫测的师祖,她心中充满了敬畏之'色'。

    “盈儿也来这里了?”

    这一次林轩是这真的错愕。

    ……

    距离轩辕城以西约八百里,耸立着一座宏伟的城池,占地极广,远远望去,就像一头横卧在草原中的老虎一样。

    卧虎城!

    这是一座由巨石修建的城市,当然,不是凡人所为,而是卧虎帮的修仙者,以大神通,用聚土成石的***,在一夜之间,修建起来的雄城。

    天云交易会每三百年一次,乃是人妖两族共同的盛事,除了云州本土的妖族与修士,其他各州的宗门家族,以及散修中一些厉害的高手,都会不远万里,赶来一睹盛事。

    这些人,当然不会等交易会开幕了才匆匆赶来,十有***都会提前,有的提前数日,有心急的甚至会提前半年。

    而作为交易会的举办地点,在盛事开幕以前,轩辕城却并不接待四方来客,换句话说,就是这些人没地儿住。

    虽说修仙者并不在乎风餐'露'宿,可能够来到这里的,十有***都是各大州有头有脸的宗门家族,这些人修为暂且不说,肯定不像林轩一样舍得吃苦。

    偶尔在荒郊野外歇息一下倒也没有什么,可如果让他们披星戴月的住上一年半载那是肯定不可能的。

    云州修仙界作为地主,也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故而在轩辕城周围,一共用土系法术筑起了八座雄城。

    四座归修仙者,四座归妖族,分别用来招待两族各州的来客。

    别看城市是仓储修建,里面的设施却一应俱全。

    而且都选在拥有灵脉的地点,又离轩辕城不太远。

    这可不同于修士们临时搭建的坊市,想要在任意一座雄城中居住,都要缴纳不菲的晶石。

    这就是一大笔收入。

    而在城中坊市租赁一个摊位,同样是要交税,再加上城中别的玩意儿,据说在天云交易会开幕以前,每一座这样的城池,差不多能够进账七八千万晶石。

    这样的生意,谁不眼红。

    但并不是什么势力都能'插'手。

    就拿卧虎城来说,表面上,是一名不见经传的卧虎帮修建,可其实,是七大势力共同支持,事后,这几个宗门会将分红的大头拿去,卧虎帮鞍前马后的辛苦,不过是赚一点小钱罢了。

    他们仅仅是明面上的小卒。

    而人族这边的另外三座雄城,情况也差不多,同样是被七大势力把持。

    修仙界弱肉强食,这种一本万利的生意,他们自然不会容其他的势力染指。

    而七派在这个问题上保持一致,其他的宗门家族,尽管心中嫉妒,但表面上,也不敢有分毫怨言。

    妖族那边,也是一样,四座城池的收入,表面上,是一些小妖在经营,但幕后***控的,也是几位离合期老祖。

    卧虎城的西部,这里有一大片的建筑。

    放眼望去,尽是琼楼玉宇,用来修建房子的,有不少居然都是上好的美玉,一眼望去,便是皇宫大内也没有办法相比。

    这不稀奇,对于凡人来说,珍贵的玉石,在修仙者眼中,不值一提,甚至能够用土系法术,将普通的石头变为暖玉,仅仅是因为这样修建出来的房子,视觉上要漂亮一些。

    还有夸张的,甚至在屋顶镶满了宝石。

    这里是贵宾的居所,囊中羞涩的修仙者,根本不可能在此地安家落户。

    灵气达到了中品灵脉的程度,而且有执法使不分昼夜的巡逻,再加上禁制保护,只要住进这里,就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然而在某座精致的小院里,一位妙龄少女却幽幽的叹了口气,眉宇间,眼眸里,全部爬满了哀愁的信息。

    此女看上去不过二十左右年纪,却已达到了凝丹期,更难得的是,举手投足,都带着一股贵气,似乎是习惯了发号施令的样子。

    吱呀一声传入耳朵。

    小院中进来了一位修仙者,须发皆白,仿佛已七老八十,但看上去精神却不错,这是一位凝丹后期的高手。

    “大小姐。”

    “黄伯,可有璇儿的消息?”少女神'色'一动,有些急切的开口。

    “对不起,还没有。”

    老者已是凝丹后期,可对这位凝丹初期的少女,却显得尊敬无比。

    修仙界虽然强者为尊,但除了实力,肯定也还会有身份地位的差距。

    陆盈儿可是拜轩阁之主,黄松实力虽然要强得多,但也不敢有分毫怠慢的。

    当年叛徒的下场历历在目,何况两位阁主随着结丹成功,权威愈重,现在的拜轩阁,九成职位都被两女的嫡系掌控,就算有一两个暗藏野心的家伙,也很难掀起风浪来了。

    陆盈儿在心中叹了口气,她怎能不着急,徐茵亲手将女儿交到自己的手里……

    如今这草原上,龙蛇混杂,城中固然安全,可外面,每时每刻都上演着腥风血雨,执法使表面上维持秩序,可除了对元婴修士与化形妖族间的争斗看管很严,其他的,根本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十二州宗门家族齐聚于此,可以想象这里混'乱'成什么样子。

    璇儿那小妮子,真是会没事找事。

    虽然心中生气,但陆盈儿心中其实也明白,对方为何会一个人悄悄离开。

    其实她心中何尝不是同样的着急。

    本来以她的修为实力,还不够格看见追杀令的,可一次偶然的意外,偏偏就让她看见。

    当时,陆盈儿心都凉了。

    虽然来云州仅有半年,不过陆盈儿是准备在这里扎下根来,既然要做生意,对于云州的势力,当然要烂熟于心才可以。

    万佛宗,那可是七大门派之一。

    少爷怎么会招惹上这么可怕的敌人?

    盈儿知道林轩很强,可万佛宗传承了百万年,光是元婴期修士就有数十,大修士也不止一个,更有传言说,该派还有离合期的老怪物……

    少爷再强,双拳难敌四手,怎么可能与这样的超级势力硬扛?

    陆盈儿又气又急,对于少爷,她是则再斟酌的感激,没有他的提携,自己与师妹早就不再人世,更不要说有今天的修为与权势。

    不过急归急,此女却没有轻率的参合进去,只是命人密切留意着这方面的消息。

    要知道,陆盈儿灵根或许只是一般而已,可论心计,以及对大局的把握,却非常了不起。

    否则当年林轩离开幽州以后,她以区区筑基期的修为,却硬是将一家小小的'药'铺,发展到了今天的规模,其中固然有运气的缘故,以及碧云山的辅助,可归根结底,还是她在背后运筹帷幄。

    从这一点上看,陆盈儿非常了不起。

    哪些事情做得,哪些事情绝不能碰,她心中跟明镜似的。

    虽然心中也为少爷担忧,甚至偷偷的哭过,但她知道,自己绝不能参合,否则以万佛宗的势力,将拜轩阁在云州的一点点修士铲除,便如同碾死一只蚂蚁的难度。

    这种层次的交手,不是自己所能左右,只能祈祷老天对少爷保佑。

    陆盈儿明白事理,能够做出聪明而正确的分析,可郑璇毕竟年轻了一些。

    说实话,此女对林轩倒没有多上心,但与月儿,却有着很深的感情,对于小丫头来说,月儿既是敬爱的师傅,又是能够倾述的密友。

    林轩被追杀,那师父岂不是也危险了?

    郑璇心中是又焦又急啊。

    原本也是没有办法,可某天在茶楼的时候,却偶然听说,在附近发生过元婴级的战斗,几名老怪物被灭口,杀人者极有可能是追杀令中的那位人物。

    这种传言,不过是修仙者们茶余饭后的闲谈,谁也说不清是真是假,可郑璇听说师傅有可能在附近,却再也按捺不住,她知道陆师叔不会放自己单独行动,于是悄悄的溜走。

    也算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好在郑璇虽然***了一点,可也算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儿,知道明目张胆的打听林轩的下落,肯定会引起有心人怀疑。

    于是这丫头,天天在附近的坊市晃悠,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茶楼,那地方消息多,也许能打听到什么线索。

    平心来说,这方法也不错,可郑璇百密一疏,忘记易容改装一番了,要知道,她年龄虽然不大,但绝对当得起美女的评价,否则当初在碧云山,穷老怪也不会以大欺小,硬要徐茵夫'妇'将女儿嫁给自己做小妾。

    如今这个地方,龙蛇混杂,她一单身女修,境界也不过刚刚筑基初期左右,到处晃'荡',当然会引来觊觎者的目光。

    那几个家伙,悄悄跟随了几天,发现郑璇确实没有长辈带着,便'色'胆包天,挑选了一个无人的地点。

    坏蛋一共有三个,两个筑基中期,一个筑基后期,就实力来说,擒拿一筑基初期的女子绰绰有余。

    三人想要了,此女着实漂亮,与其自己享用,不如卖给高阶修士做鼎炉,说不定能够换取上万晶石的。

    郑璇虽是筑基期修仙者,但以前有爹娘照顾,这次出门,事事又有陆盈儿照拂,经验到底浅了,被三人堵在一无人之处。

    '色'狼亮出了獠牙,原本以为郑璇会束手就缚,可别忘了此女的师傅是一了不起的人物。

    林轩与月儿向来部分彼此,自己人都是少爷的,那他的东西当然也就是自己的。

    月儿向来这么想,所以上次离开的时候,将少爷的储物袋翻了个底朝天,送与了郑璇不少宝物,其中包括不少符箓。

    所以此女修为虽弱,但却是名副其实的多宝女。

    当然,由于境界与人数的差距,肯定打不过几个坏人,但逃跑却没有问题。

    三人被弄了个措手不及,但煮熟的鸭子岂有任她飞走的道理,何况郑璇层出不穷的宝物,虽然让三人吃足了苦头,但更加坚定了他们要捉住此女的决心。

    一来是贪婪,希望能够得到郑璇的储物袋,二来此女身家如此丰厚,十有***是某老怪物的后人,如果让她跑了,惹来报复,自己这样的小虾米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三人改变了主意,能够活捉最好,先享受,再灭口。

    如果不能活捉,也一定要让其陨落,否则后患无穷。

    于是任凭郑璇使尽浑身解数,三人却像跗骨之蛆一样,紧追不舍。

    而事情就有这么巧合,郑璇在坊市中花费了无数心血,都没有再打听到与林轩有关的半点消息,偏偏在最危急的时刻,却与他相遇。

    林轩大概了解了一下事情的经过,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璇儿,妳也太胆大包天了,如今这附近,到处都有人等着劫财劫'色',除了元婴期修仙者,就算是凝丹修士也没有能力自保。”

    “师祖,是璇儿***,以后再也不敢了。”少女束手而立,脸上的表情诚恳无比,一副乖乖受教的样子。(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