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万佛宗的重赏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万佛宗的重赏

    “此事倒真有些诡异,空眩师侄乃元婴后期,修炼的也是本派不传之秘,神通远非普通同阶修士可比,怎么会伤在区区一中期小子的手里,难道此人也是某老怪物的后人不成?”

    “很难说,不过贫僧已查过,至少我们认识的几个老不死,与那小子毫无瓜葛。 ”刀疤和尚缓缓的开口了。

    “嗯,也有可能是某隐修,毕竟离合期存在虽屈指可数,但也并非我们七派所独有,此事需郑重,但我万佛宗绝非小猫小狗可以招惹,空眩师侄乃罗汉堂首座,敢伤他就是没将本寺放在眼中,追杀令已发出去了,一般情况下师弟不用'插'手,但如果真遇见了,也可以视情况,自己便宜行事的。”

    “嗯。”刀疤和尚点了点头,净月潭再次陷入了沉寂之中。

    ……

    而这一切,林轩并不清楚。

    此时此刻,在某荒无人烟的沙漠,林轩眉头微皱的悬浮在半空,而他身周,则聚集着数十名修仙者。

    领头的一男一女,看起来像一对夫妻,都是元婴初期。

    男子大约四十余岁年纪,面容阴厉,而女子则身穿红衣,长得颇为秀丽,身材火爆以极。

    至于其他数十名修士,境界参差不齐,有筑基期,也有凝丹期,每一个人,皆'露'出紧张之'色',将各自的法宝与灵器取出,还有极少数,手中持着阵旗。

    “林某与贵宗无冤无仇,你们真要苦苦相'逼'?”看着周围的修仙者,林轩脸上并没有紧张害怕之'色',缓缓的开口了。

    “哼,谁让阁下得罪了万佛宗,识相的就束手就缚,我夫妻二人并不会要道友'性'命的。”那阴厉男子脸上闪过一丝贪婪之'色',看向林轩的目光,就仿佛一堆宝藏。

    林轩叹了口气:“既然如此,在下也没有什么好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们想用林某的头颅,去万佛宗换取宝物,就要有陨落的觉悟。”

    话音未落,林轩袖袍一拂,一道耀眼的厉芒飞'射'而出。

    瞬间暴涨,化为了两三丈长,狠狠的斩向对方。

    “啊!”

    那阴厉男子一呆,脸'色'狂变,想不到对方陷入包围,不想办法逃走,居然还敢先动手。

    那厉芒来得好快,瞬息就到了眼前,他想祭出宝物为时已晚,只能双手一***,从指尖飞出一道霞雾,化为璀璨光幕,挡在自己眼前。

    阴厉男子倒也没有奢望这样的仓储布置,能够挡下对方的攻击,不过只要能争取到一点让自己的逃跑的时间就可以。

    林轩的嘴角边'露'出一丝讥嘲之意,刺啦一声轻响传入耳里,那光幕有如纸糊,被轻而易举的撕破,青火剑一闪,血光迸溅,他已被劈为了两半。

    也是这家伙倒霉,区区一元初修士就敢与林轩放对,而且还是被偷袭,连宝物都来不及祭。

    稀里糊涂就已死去。

    一元婴出现在了半空里,小脸上满是茫然之'色',似乎还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肉身就这么毁了。

    “师哥!”

    女子又惊又怒,不假思索一声叱喝,纤手微点,半空***现了一柄飞剑。

    此物红光闪烁,灵气如波,倒也颇有几分不凡之处。

    可惜林轩还是视若无睹,左手翻转,一团碧绿'色'的火焰从掌心中跃升出来,化为一条拇指粗细的火蛇,与仙剑撞在一起了。

    结果两者仅仅一接触,那飞剑就被碧幻幽火包裹,灵'性'大失,甚至有融化的趋势……

    红***子脸'色'煞白如纸,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去。

    本命法宝受损,她自然被重创了心神。

    修仙界弱肉强食,林轩可不是初出茅庐的小子,既然动手,就没有留情的理由。

    身形飘忽,向前跨出一步。

    正是九天微步!

    他与那女修原本有二十余丈远,却如同鬼魅般的来到了对方的面前。

    红衣女脸'色'狂变,林轩的手已经放在了她的头顶上面,灵光一闪,碧幻幽火再此出现。

    惨叫声传入耳里,对方连元婴都没有逃出去。

    “师叔。”

    “师祖。”

    ……

    周围的修仙者不由得大惊失'色',浑身都开始发抖,万万想不到两位元婴期的太上长老,转瞬间就一死一伤。

    对方神通之逆天程度,恐怕丝毫不逊'色'于大修士什么。

    众人吓得魂不附体,一哄而散的像远处飞逃而去。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林轩望着对方的背影,目光中满是寒意,青光一闪,将那古朴的长戈取了出来,狠狠挥落,先将那元婴的瞬移打断了。

    随后几道法诀打出,将他禁锢。

    接着在腰间一摘,将三个口袋取了下来。

    “疾!”

    林轩一点指,嗡嗡之声传入耳朵,玉罗蜂虽然尚未成熟,但对付筑基期修士还是十分轻松,至于那几个凝丹期的家伙,则交给穿山甲与尸魔。

    林轩冷冷的注释着这一幕,对于敌人自然不会心软什么。

    随后袖袍一拂,一道青霞飞掠而出,化为一只大手,将那元婴抓到自己面前了。

    “道友……”

    那男子骇得浑身发抖,想要求饶,林轩却懒得听他啰嗦,直接施展搜魂之术。

    转眼过去了一盏茶的功夫。

    “少爷,有什么收获?”

    白光一闪,月儿出现在了眼前,虽然少爷大展神通,将敌人杀了个片甲不留,但小丫头的脸上,却没有多少喜'色',这已经是他们十天以来第四次遇见敌人了。

    “万佛宗那些无耻的秃驴……”林轩叹了口气:“还真舍得下本钱。”

    怪不得这一路上所遇见的修仙者,个个都恨不得将自己生吞活剥,原来万佛宗许下承诺,谁如果能够取到自己的头颅,就可以请万佛宗为他们做一件事。

    只要不是太过无礼的要求,绝不推辞。

    这与当初碧云山所发出的圣元令颇有几分相似,然而两派的势力却不可同日而语。

    该派位居云州七大势力,而且坊间传言,比起其他六派,还要略胜一筹。

    如果能够得到这个承诺,好处可想而知。

    听了林轩的解释,月儿点了点头,不过很快,脸上又'露'出了疑'惑':“少爷,我还是有点不懂,虽说富贵险中求,但如果实力相差太大,无异于送死,那些修士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您连大修士的法身都能够毁去,那些家伙怎么还会来找死?”

    “所以我说秃驴无耻,他们根本就没有提空眩法身被毁的事,反而说我潜入该派,盗取了一件宝物,所以才对我发出追杀令的。”林轩有些恨恨的说。

    月儿这才'露'出了然神'色',大家以为少爷只是一名普通元婴中期的修仙者,虽然境界也不俗,但与万佛宗许下的承诺相比,自然就不算什么。

    “那我们该怎么办,连赶路都会遇见前来追杀的修仙者,如果进入到天云交易会的坊市之中……”月儿的脸上满是担心之'色'。

    林轩也陷入了沉默。

    虽说他会天魔拟容术,与隐灵丹相配合,连离合期老怪都不能识破,但该神通妙是妙了,却有一致命的缺陷在里头……仅能保持一个时辰左右。

    过后便会恢复真容。

    而一旦进入坊市之中,这么短的时间内绝不可能有收获。

    该怎么办呢?

    “少爷,要不,我们不去了。”月儿弱弱的说,但俏脸上却满是惆怅之'色'。

    小丫头是一心想要凝结元婴的。

    可与这个愿望相比,少爷的安危显然要更加重要一些。

    “傻丫头,怕什么,总会有解决的主意。”

    林轩却摇了摇头,并不愿意放弃,天云交易会他一定得去,追杀令又如何,除非遇见离合期老怪物,林轩可并不怕围攻什么。

    就算陷入数名后期修士的包围之中,打不过,他也有把握逃走。

    当然,这样一路杀下去肯定不是最佳选择,俗话说好汉敌不过人多,天魔拟容术不能一直起效果,而其他的换形之术,则有可能被看破。

    林轩叹了口气,一时半会儿实在想不出好主意,浑身青芒大起,像远处飞掠而去。

    接下来的几天,又遭遇了数拨敌人,他的画像,已通过玉筒,传遍了大半个云州,除了天涯海阁等少数孤悬海外的门派,其他的宗门家族,包括散修,手中大部分都有装有林轩画像的玉筒。

    用众矢之的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得知了这个结果,林轩着实愤怒,如果不是顾忌万佛宗可能有离合期的老怪物,说不定他已上门将对方挑了。

    但现在,敌强我弱,只有忍耐一途。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战斗的延续,双方的梁子却越结越深了下去。

    某阴暗的树林里,横七竖八的躺了数具尸体。

    又一次灭杀了强敌,但林轩的脸'色'却好不到哪儿去,总不能一直这样打打杀杀下去。

    突然林轩眉梢一动,目光落在了一具尸体上面,那是一苦行头陀,虽然也是佛宗的修仙者,但这些来自极西之地的佛门修士,打扮与内陆佛宗大不相同。

    身穿僧袍,带发修行的不在少数,而且头发是向前披的,大半脸孔都被挡住。

    虽然不是说这样就不会被认出,但他们应该想不到自己会打扮成苦行头陀。(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