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境界的差距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境界的差距

    其他人也没有异议,当即遁光一缓,一起落像了左面的荒山。

    五人没有并排而立,而是按五行八卦的方位站在一起,显然在门派之时,就曾演习过该如何联手对敌之事。

    不过他们的表情依旧没有分毫的轻松之'色',毕竟将要面对的是元婴期修仙者。

    而且还是恶名昭彰的那种。

    究竟有几分保命的把握,其实连那带头的老者心中也是没有底的。

    用他的话说,只能是死中求活,拼命搏一搏了。

    仅仅过了片刻,一亩许大小的云彩就出现在了眼帘中。

    不停翻涌,隐隐有雷鸣之音传出,声势惊人到了极处。

    五人的脸'色'越发苍白,尤其是朱倩如,娇躯甚至有点发抖,也不知道究竟是害怕还是紧张的缘故。

    “大家别怕,老怪物才刚刚走火,还没有完全恢复,我们五人联手,只要小心一些,取胜还是有机会地。”矮胖老者缓缓的说,当然,这番话,绝对有夸大,目的是给自己和同伴打气啊!

    随后他在后脑勺一拍,喷出一金光灿烂的法宝来,看上去比较惹眼,然而形状却颇为奇特,居然是一柄鹤嘴锄。

    其他几名修仙者,也各自将苦修多年的法宝取出,此时此刻,自然没有哪个傻瓜还敢藏拙。

    一时间,荒山之巅宝光灿烂,一股肃杀之气,骤然向着四周弥散开来。

    轰隆!

    那亩许大小的云彩也终于来到了眼前,距离他们不过百余丈远。

    看了一下如临大敌的五人,云彩之中传来一声冷哼。

    那声音不大,可雪暝派的五人却如遭雷击,脸上的表情痛苦无比。

    “不好,快运功护住心神。”

    矮胖老者一声大喝,双手掐诀,一层金光在他面前闪过,表情这才稍稍好一点了。

    其他几人实力稍弱,但运功在丹田之中流转一圈之后也就没有大碍了。

    好在对方仅仅是想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并没有再趁势攻击,但一股无形的压力,已笼罩方圆数里。

    元婴期修仙者,就人界来说,已是顶儿尖儿的存在了。

    “这老怪物恢复得好快。”矮胖老者心中一寒,但表面上,依旧维持着镇定,面对强敌,自'乱'阵脚是很愚蠢地。

    他冲着头顶的魔云施了一礼:“前辈大驾光临,不知道所为何事?”

    “哼,到了这地步,你何苦还与老夫装呢,敷衍没有用处,痛痛快快的将你们中的女子交出,老夫未始不可以饶你们一命的。”魔云之中传来一男子的声音,并不难听,然而语气,却带着几分凶厉与狠毒。

    听对方说得这么'露'骨,矮胖老者脸'色'越发的难看了,嘴角边'露'出几分苦笑之'色':“前辈,朱师妹好歹对你有恩,您何苦……”

    “哼,老夫最喜欢做的就是恩将仇报之事,难道你不清楚,不错,没有这丫头,老夫已然走火,所以我更要将她当作鼎炉,谁让她瞎了眼珠,救谁不好,偏偏要救老夫这大恶人呢,呵呵呵……”

    魔云中得意的笑声传入耳朵,几位雪暝门修士不由得面面相觑,虽然修仙界恩将仇报也不算稀奇,但毕竟为人所不耻,即使要做,也大都遮遮掩掩的,而眼前的老怪物,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做坏人做到这般地步,也算是古今少有了。

    朱倩如更是大感后悔,暗暗自责,若不是自己太过天真,岂会惹下这弥天大祸?

    可惜现在自责也晚了,能否与诸位同门一起,熬过眼前的难关呢?

    “前辈,我知道您功力通玄,可您应该也看出来,晚辈几人,都是雪暝门弟子。”

    “哼,那又如何,雪暝门实力确实不弱,可老夫孤家寡人一个,你以为能够威胁得了我?”魔云中的声音越发冰冷了,隐隐带着几分暴怒,几个不识好歹的小家伙。

    “前辈误会了,我们可不敢对您无礼,只是想提醒一句,朱师妹可是掌门师伯的爱女,如果您将她掳去,与本门就成了不死不休的结局,就算您是元婴期修仙者,总也该想想这么做是否值得。”矮胖老者软硬兼施的开口了。

    “什么,这丫头是朱老怪的爱女?”魔云中的声音一滞,终于透出了几分惊异。

    “不错。”矮胖老者心中一喜,说不定真能借师妹的身份摆脱危机,对方虽无恶不作,但毕竟不是白痴,为了区区一女子与本门不死不休是很愚蠢地。

    然而他还来不及松一口气,大笑的声音就传入了耳朵里。

    “哈哈,老夫这次还真是捡到了宝,她父亲是元婴中期的修仙者,她若是躲在雪暝山上老夫还这真不敢拿她如何,要怪就怪这丫头命不好,朱老怪的女儿,将其当作鼎炉想必会很有成就感的。”

    “阁下不怕与本门成为死敌么?”老者的脸'色'全变了。

    “有什么好怕,原本我还打算你们如果听话,就放上一马,现在嘛……”

    “如何?”

    “自然是将你们灭了,然后再将此女抢走,没有目击者,谁会知道朱老怪的女儿在老夫手中。”魔云中的声音嚣张万分的开口

    话音未落,那云彩一阵翻涌,一三十余岁的书生出现在了眼帘中,平心来说,容貌还蛮英俊的,可眉宇之间,却有一股邪气萦绕着。

    不用说,自然是摧花老魔。

    “动手!”

    想不到这老怪物,比传说中的还要邪恶狠毒,事情到了这一步,再求饶也没有用处,只能与对方拼了。

    矮胖老者一声大喝,双手抬起,食指与拇指狠狠向前点去,那鹤嘴锄一闪,一团金'色'的光影幻化出来,其他几名修士也不敢怠慢,一时间,灵光耀眼,几件法宝围成一圈,气势汹汹的将摧花老魔困在了中间。

    “螳臂当车!”

    摧花老魔的脸上却毫无惧'色',这老家伙,甚至连连法宝也没有取出,只见他伸出两手,动作大开大阖,姿势古朴,缓缓的向前推出。

    轰隆隆!

    一圈黑'色'的火焰出现了,随后化为几头怪兽,非狮非虎,毫不畏惧的与几人的法宝争斗。

    而老怪物自己,则袖手而立,一脸傲然的样子,只是那目光,不停的在朱倩如姣好的身材上瞟来瞟去。

    “丫头,我劝妳束手就缚,还可以少吃一些苦,至于你们几个,如果识相的话,就赶快'自杀',否则一会儿被老夫捉住,少不了抽魂炼魄,好好折磨一番的。”摧花老魔骄狂的声音传入耳朵。

    雪暝门的几人又惊又怒,神通尽出,可元婴期与凝丹期的差距实在不可同日而语,除了百毒神君那样的逆天人物,便是林轩当年,也是凝结魔婴成功以后,才敢与元婴期老怪硬扛的。

    “少爷,您还不出手,不然就让小婢教训教训那老家伙。”

    月儿的声音传入耳朵,带着几分义愤填膺之'色',虽然修仙者中好人不多,但像眼前这样十恶不赦的坏蛋却也着实少见的。

    “慌什么,且看看再说。”

    林轩主仆,就藏在不远处的一块巨石背后,不过以他的隐匿之术,别说几名凝丹期修仙者,就算是摧花老魔,也没有发现丝毫异常的。

    强中自有强中手!

    双方又争斗片刻,那老怪物终于有些不耐烦,别看他嘴上说得轻松,其实心里面,对于朱倩茹的身份也颇为忌惮。

    其父母都是元婴期修真者,又有那么大一个宗门做靠山,远非自己这样的孤家寡人可比,消息一旦泄'露'出去……

    虽说这里地处荒僻,可难保一会儿没有人路过这里,总之拖久了对自己不利,想到这里,他的脸上浮现出深寒的杀机。

    张开口,喷出一黄'色'的圆球,光芒散开以后,却是一剪刀形状的法宝,约有尺许长,表面闪烁着幽光。

    “呵呵,既然你们不肯'自杀',愿意多受折磨,老夫就成全你们好了。”

    见了此景,五人心中大惊,矮胖老者更是脸如土'色',原本以为合五人之力可以一搏,没想到元婴期修仙者竟厉害到如此地步,莫非真的难逃一死么?

    刚想到此处,对方已将那剪刀法宝放出,咔嚓,首当其冲的便是鹤嘴锄,竟被对方剪为两半了。

    本命法宝被毁,矮胖老者如同受到大锤砸胸一样,脸'色'灰白如纸,一口血箭喷了出去。

    随后摧花老怪一扬手,黑红'色'的魔气吞吐,又一名凝丹修士被打得吐血了。

    剩余的两***惊失'色',忙将法宝回收,在身前舞得风雨不透,此时此刻,他们已没有胆量再进攻。

    “对不起,几位师兄,是小妹连累你们了。”

    朱倩茹的脸上闪过一丝凄然之'色',一柄小巧的匕首滑出衣袖,她伸出纤手,紧紧握住,随后毫不犹豫的往雪白的颈上划过去了。

    与其落在这老魔手中,被当做鼎炉,过那生不如死的生活,还不如自我了断,可惜发生在这里的一切,父母并不清楚,无法为自己报仇。

    “师妹,不可!”

    矮胖老者大惊失'色',可想救已来不及了,而摧花老魔的嘴角,却'露'出一丝冷笑:“想死,哪有这样的好事,落在老夫手里,是死是活,妳以为还能由得了自己?”

    ps:继续求***,幻雨不太会说话,只好团团作揖,请各位道友支持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