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一千零九章 百善孝为先

    第一千零九章 百善孝为先

    “不用多礼。 ”

    林轩将晶石交到年轻人的手里,摇了摇头,便大踏步向前走去了,其余行乞的修士羡慕无比,但身为修仙者,毕竟与世俗不同,没有人敢一窝蜂上前,围住林轩。

    能够在这里行乞,也是坊市的主人见他们可怜,但事先就定下规矩,不论行乞丹'药'还是晶石,都不可纠缠进入这里的修士,只能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否则影响到坊市生意,会将他们给轰出去。

    林轩一路走来,沿街又看见了不少乞丐,至于店铺,果然没有什么好东西,其中绝大部分都适合于筑基期,法宝只有几件而已。

    不过林轩也没什么失望的,这本就是意料中事,在长街的尽头,有一处阁楼,一个大大的了“茶”字映入眼帘,林轩嘴角边'露'出一抹笑意,慢慢的走了过去。

    突然,他脚步一缓,偏头看向左手边。

    一大群修士围在一不起眼的角落里。

    林轩不由得有些诧异。

    这坊市不合常理的事情还真多。

    须知修仙者大多冷漠,很少围在一起看热闹的。

    林轩也缓步走过去了。

    尽管这与他平时行事的风格有所不同,但林轩可不相信,在这小小的坊市里面,还能遇见什么风险,毕竟他如今已是人界顶尖的存在。

    人有些多,其中十有**是筑基期以上的修仙者,不少相熟之人还在评头论足,窃窃私语的议论着什么。

    林轩眉头一皱,不动声'色'的挤进去了。

    映入眼帘的居然是一位美貌女修。

    十七八岁年纪,虽非绝'色'美女,但也可爱讨喜。

    然而却满脸凄婉之'色',泫泪欲滴。

    在她的身前,还有一个牌子。

    卖身救父!

    林轩不由得哭笑不得,先是乞丐,接着又类似于世俗卖身葬父的戏码,这坊市,未免也有些太令人无语了啊!

    “各位前辈,家父为妖兽所伤,中了青陀罗花之毒,如今命在顷刻,请给位前辈大发慈悲,若有哪一位能够治好家父,小女子愿做牛做马,衔草环以报前辈大恩的。”此女满脸焦急,看上去可怜无比。

    “青陀罗花?”

    围观看热闹的修士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林轩也皱了皱眉,这种花的毒'性'对他来说不值一提,但凝丹期以下修仙者却几乎沾之立毙,就算修炼有特殊功法,也绝挨不过三天。

    难怪众人谈之'色'变。

    不少垂涎于少女美'色'之人,也打起了退堂鼓,毕竟对青陀罗花之毒,他们可是没有半分把握。

    少女见了,脸上不由得'露'出绝望之'色',若非为自己配置灵丹,父亲也不会前去冒险,眼前父亲就要陨落,可她这做女儿的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若我能替妳父亲解毒,妳可愿意做我的双修道侣么?”一有些沙哑的声音传入耳朵,众人不由得脸'露'诧异之'色',林轩也转头望过去了。

    是一披发头陀,看上去也只有二十出头左右,长相却是极丑,不仅又矮又胖,而且满脸横肉,鹰钩鼻,双耳招风,两只眼睛一大一小,嘴巴居然还是歪的,满嘴的黄牙。

    修为只有灵动中期,比少女还差上一筹的样子。

    众修士一呆,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

    “小子,就你,一灵动期的小修士,居然也敢说能治好青陀罗花之毒,撒谎不带眨眼的啊!”

    “就是,垂涎美'色'也要有个谱,你这样做,未免太不厚道了。”

    ……

    众修士奚落的声音传入耳朵,披发头陀却视若无睹,伸出手来,在腰间一拍,一个巴掌大小的盒子被他取了出来。

    盒盖打开,是一粒龙眼大小的'药'丸。

    通体雪白,清香飘入鼻端。

    嘲笑的声音嘎然而止,众人瞪大了眼。

    “这是,我没看错吧,小混元丹!”

    “不可能,这丹'药'对元婴修士来说,都算珍品,怎么可能落在一灵动期弟子的手中?”

    “倒不像假'药',难道这小子运气真有这么好?”

    ……

    吸气声此起彼伏,围观的修士大多'露'出贪婪之'色',不过坊市之中,自然没有人敢'乱'来的。

    小混元丹,乃是传说中的疗伤圣'药',解除青陀罗花之毒绝对没有问题的。

    “怎么样,妳是否愿意做我的双修道侣,只要愿意,这粒小混元丹就给你。”披发头陀看着少女娇美的面容,吞了一口唾沫的说。

    “我……”夏侯兰顿时呆住了,俏脸上流'露'出挣扎之'色',一边是老父痛苦的面容,一边是披发头陀那丑陋的脸孔,让她一妙龄少女做这样的抉择,真的非常残酷。

    “怎么,你刚才不信誓旦旦的想要做孝女么,这里除了我,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你父亲的。”那披发头陀脸'露'阴狠之'色',威胁着说。

    “我……我答应你。”夏侯兰是一很孝顺的女儿,咬了咬牙,终于答应下来。

    “好,只要妳和我签下主仆血契,这小混元丹就归妳。” 披发头陀满脸得意,十分狡猾的开口了。

    “为什么要签主仆血契?”

    “废话,妳修为都高于我,妳父亲更不必说,治好他以后,如果你们反悔,我找谁哭去,当然要签下主仆血契。”

    围观修士皆脸'露'不忍之'色',这披发头陀长得丑暂且不说,看这心'性'也绝非什么好人的,签下主仆血契,别说双修道侣,就算要拿可怜女子当作鼎炉,对方也是无法反抗的。

    当然,嘀咕归嘀咕,修仙者都是自私自利的家伙,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自然不会有谁出来说句公道话的。

    夏侯兰聪明伶俐,看着披发头陀阴狠的面容,暗暗心惊,可想想含辛茹苦,将自己拉扯大的父亲,眼中闪过一丝凄婉,终于也答应下来。

    “好,事不宜迟,当着这么多前辈,我对妳种下禁制,然后就拿着这小混元丹,去救妳老父好了。” 披发头陀十分得意的说。

    夏侯兰叹了口气,双手掐诀,这主仆血契是最为严厉,最不平等的契约,同时也只有在她愿意,没有抵触的情况下才能签订,否则元婴修士也不能强迫的,只是想想以后,泪水'迷'满了她的眼睛。

    “且慢……”就在这时,一清冷的声音传入耳朵,随后一容貌平凡的少年走出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