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一千零四章 疑窦

    第一千零四章 疑窦

    魔婴的眼中满是怨毒,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求饶不过自取其辱,可恨自己纵横一世,到头来却与虎谋皮,落了个魂飞魄散的结局。

    北冥真君的嘴角边'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袖袍一拂,那晶莹透明的巨爪,化为一片光霞,将魔婴夹裹,飞回到身前来了。

    北冥真君脸上灰光一闪,竟然变化出一副半人半妖的诡异容颜,张开血盆大口,将元婴吞落入腹,眼中血光大盛,过了足足一盏茶的功夫,才又重新恢复正常了。

    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一声长笑:“不错,不错,虽然没有得到离合期修士的遗宝,但有此收获,也不算白跑一趟。”

    随后化为一道惊虹,飞'射'到了天空之中。

    ……

    另一边。

    林轩遁光一缓,停了下来,望着下面陷入昏'迷'的少女,眉头轻轻皱起。

    “看样子,她似乎遇见了危险,而且被对方给制住,可居然还活着,这可有些奇怪了。”林轩以手抚额,脸上'露'出些许沉'吟'之'色'。

    利用自己事先留在此女身上的印记,想要将她找到轻松以极,可武云儿的状况却让林轩有些惊疑,他并没有冒冒然下去,而是闭上双眸,将强大以极的神念放出,在周围来回搜索。

    并无不妥!

    看样子应该不是陷阱的。

    林轩这才青芒一收,缓缓的落到地面上来了。

    放出神念,在武云儿娇躯上一扫,此女显然被人下了禁制,但都不是十分厉害的那种,林轩越发感到有些疑'惑',抬起手来,屈指微弹,精纯以极的灵气飞'射'出来,没入少女的眉宇之间。

    青光一闪,武云儿缓缓睁开了眼,双眸中满是茫然,略一失神之后,才看清楚了站在她面前的少年。

    “啊,师伯!”

    此女大惊失'色',忙挣扎着站起来了,但禁制刚刚解除,脚步依然有些虚浮。

    林轩看了此女一眼,眉头微皱,但还是伸手在腰间一拍,取出一粒雪白的丹丸,递到武云儿的面前:“我检查过,妳除了神识略有小损,并无大碍的,服下这粒养神丹,一会儿就好了。”

    “谢谢师伯。”

    武云儿盈盈一福,将丹'药'接过,毫不犹豫的纳入檀口,一股热力顿时在丹田中化开,流入识海。

    很快,俏脸不再那么苍白,重新变得红润起来,引梦术对神识造成的些许损害,已没有大碍。

    林轩看了此女一眼。

    “妳我分开以后,妳遇见了什么,不要遗漏,给我细细道来。”

    “是。”武云儿乖巧以极,哪听不出林轩语气中带有几分严厉,其实为何能活下来,连她自己都感觉十分奇怪,于是樱唇微启,缓缓的讲述两人分别后的经历。

    “妳是说,先被妖魔分身困住,后来更遇见了一元婴后期的老怪物?”

    “是的。”武云儿低下头,轻声慢语的开口。

    林轩眉头微皱,目光却在此女身上上下打量起来了。

    “师伯。”

    武云儿脸'色'发白,一下子跪了下来:“云儿绝不敢欺瞒师伯,刚才那话更没有半句虚言的。”

    “行了,妳起来。”

    林轩叹了口气,这件事确实有些稀奇,不过在武云儿讲的时候,他就暗中施展秘术,感应了一下此女心境的。

    虽然这种方法,也不是百分之百准确,但**不离十,武云儿应该没有撒谎才是。

    当然,之所以这么麻烦,也是因为此女与自己有些渊源,假若换一名不认识之人,直接搜魂,简单又省事。

    说起来,林轩虽然历经腥风血雨,但到底不是一名铁石心肠之人。

    对敌人,他可以辣手无情,但若是熟人,只要不是迫不得已,林轩总会手下留情几分。

    当然,假若真威胁到了自己,又另当别论,林轩并不嗜杀,但也绝非滥好人。

    “谢谢师伯。”

    见林轩神'色'一缓,武云儿才慢慢站了起来,但俏脸上依旧有着几分不安。

    “那后期老怪物是谁,妳可看清楚了?”

    “对不起师伯,对方修为太高,云儿挡无可挡,一个照面就陷入了昏'迷'之中。”少女有些惴惴不安的开口。

    林轩点了点头,其实他也不过随口一问罢了,从常理来说,堂堂后期大修士,想要制服一凝丹期修仙者,难度跟碾死一只蚂蚁差不多,又怎么可能让对方看见自己的容颜呢?

    林轩陷入了沉默,这件事情还真有些稀奇。

    他可以肯定,那名老怪物,就是妖魔的同伙,可对方为何要将武云儿放过,莫非两者之间,竟有什么渊源?

    “师伯,这件事情云儿也百思不得其解,我武家先祖之中,虽然也有元婴后期的存在,但早就没落了,后来云儿拜在师尊门下,但说一句大不敬的话,即使是师尊自己,也仅仅元婴初期,根本不可能与后期大修士有交情,所以对方为何放过我……”

    “行了,妳不用解释,我相信妳没有撒谎就是。”林轩摆了摆手:“总之能活下来,也算妳福缘深厚,至于原因如何,倒也不用去太过深究了。”林轩缓缓的说。

    “谢谢师伯。” 武云儿大喜,明显松了口气,嘴角边流'露'出了几分笑意。

    “师伯,那我们现在应该如何?”过了片刻,武云儿弱弱的开口了。

    “这还用说,自然是找寻出口,想办法离开此处,难道还一直待在这独立空间之中?”林轩眉头一皱,如此这般的说。

    “那师伯可有线索?”

    “线索,这倒没有,不过我们原本在云岭山脉之中,莫名其妙的来到此处,中间并没有经历传送……”林轩沉'吟'着开口了。

    “师伯是说,我们最初出现的地方,有可能有一隐秘的出口,与云岭山连通?”

    林轩转过头,看了武云儿一眼,平心来说,自己见过很多后辈修仙者,若论其中的优秀者,要么资质不错,要么头脑灵活,可同时拥有优异灵根与冰雪聪明的还真不多,可惜自己无意收徒,否则此女倒真是不错的选择。

    “师伯,怎么了?”见林轩神'色'有些古怪,武云儿又惴惴不安了起来。

    “没什么。”林轩摇了摇头,浑身青芒大起,像前方飞掠而去,武云儿不敢怠慢,忙化为一道惊虹,紧紧随着林轩的身后。

    虽然危险已经解除,估计那后期的老怪物也不会再回来了,但林轩还是全力放出神识,以备不时之需。

    转眼过去了一顿放的功夫,林轩突然遁光一缓,停了下来,神'色'有些惊疑,转头像左侧的方向望去。

    “少爷,怎么了?”月儿大感好奇,不过她的神识虽然也胜过了同阶修士,但还是感应不到那么远的距离。

    “没什么。”林轩摇了摇头,重新化为一道惊虹,激'射'像了远处。

    “哦。”月儿虽然略感不满,不过她也很乖,少爷不想说,她也不会一直追问下去的。

    ……

    而林轩刚才所瞅方向,距离这里约百余里的地方,灵光耀眼,一书卷法宝浮现在半空之上,从里面放'射'出无数匹练般的刀光,正轰击着空间某处。

    旁边悬浮着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白发长可及腰,不用说,正是那位狡猾的晧石城主。

    突然,他也若有所感的转过头颅,望向林轩飞遁的方向,眼中闪过一丝贪婪与挣扎的目光。

    “是那名得到遗宝的中期修仙者,他与田小剑分开了?”

    北冥真君喃喃自语的开口了,想到离合期修士的宝物,他不由得心中火热,可略一踌躇,却还是打消了这贪婪的念头。

    前车之鉴不远,那后期妖魔的下场就摆在眼前!

    虽然对方是与田小剑联手,那位离'药'宫少主的神通也的确不凡,但平心来说,也没有如何了不起的。

    所以,那妖魔会如此悲惨,十有**还是那中期修士的神通太过逆天。

    也难怪北冥真君会如此推测,毕竟他没有亲眼目睹三人交手的情景,所以自然而然就有些小看田小剑,将灭杀妖魔的功劳,全部臆想到了林轩身上。

    如此一来,他虽然心中火热,却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算了,此行反正也已得到不少好处,人要知足,当务之急,是让魔祖的分魂降世,还是不要节外生枝。”

    宝物固然令人心动,但与飞升上界的诱'惑'相比,却又显得不值一提。

    想到这里,他咬了咬牙,狠心将妄念抛下,双手颤动不已,一道又一道的法诀打了出去。

    那书卷法宝一闪,向后翻了一页,随后刀光消散,取而代之的是黝黑的爪芒散'射'出去。

    看上去比刀光更加的锋利。

    ……

    一座不起眼的山峰下面,站着一容貌帅气,却面目有些阴森的少年。

    田小剑!

    而在他的脚下,卧着一具骸骨,看上去已死去了很长的时间。

    古修遗骸!

    然而在这附近,田小剑却并未得到任何宝物,储物袋更是踪影全无!

    可恶,白白高兴了一场。

    这次云岭山之行,自己损失惨重,收获却是极少的。

    不对,田小剑突然目光一凝,那骸骨的左手姿势有些奇特,四指紧握,唯一的指头,却像指向了某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