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一千零三章 吞噬魔婴

    第一千零三章 吞噬魔婴

    “贤弟说哪里话来,愚兄不过是运气,哪能与贤弟相比,听说你现在乃是离'药'宫少主,这身份可是令人无比羡慕。 ”林轩意有所指的开口了。

    “呵呵,让大哥见笑。”田小剑挠了挠头,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

    随后两人又互相叙述了一下别后的经历,当然,半真半假,七分真话,但一些紧要之处,却又略作改动。

    不过表面上却是一副其乐融融。

    “对了,灵'药'山也搬迁来了云州,大哥如今已是元婴期修仙者,还有意回去吗?”田小剑装作不经意的开口。

    “不了。”林轩摇了摇头:“当年拜通羽真人为师,也不过是想有个栖身之所,如今我元婴已凝结成功,天下尽可去得,还回哪里做什么?”

    “呵呵,大哥说得不错,灵'药'山小门小派,挥去对修炼也没有帮助,大哥刚才说对小弟的身份羡慕,那有没有意来我们离'药'宫,我可以想恩师引荐你的。”田小剑笑了笑,眼中热切之'色'一闪,竟然拉拢起了林轩。

    “离'药'宫?嗯,贵派的威名愚兄真人听说过,不过这百年来,我做惯了闲云野鹤,不喜欢受束缚,可怕要辜负贤弟的一番美意了。”林轩拱了拱手,略含歉意的开口。

    “大哥说这话就见外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小弟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先走一步,改天有空,我们再相聚,喝上一杯好了。”

    田小剑话音未落,一道法诀打出,那火鸟一闪,碧幻幽火与三'色'玄冰火重新分离出来。

    田小剑将魔炎一收,冲林轩抱了抱拳,化为一道惊虹,飞'射'像了天空。

    望着他的背影,林轩瞳孔微缩,双手拢在袖中,但最终还是没有行动。

    ……

    “少爷,为何要放他离开,田小剑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说不定有朝一日,会成为我们的大敌。”月儿的声音传入耳里,带着几分不解之意。

    “哼,若是能将此人留下,妳当我会放他走吗?”林轩有些郁闷的回答。

    “什么,以少爷的神通,再加上我和尸魔相助,难道还拿不下这家伙?”月儿的俏脸上浮现出不信之'色'。

    “若是取胜的话,我们主仆联手,再加上尸魔,应该是有十足的把握,不过要将他生擒或者灭杀,我刚才估算了一下,也就三成左右吧。”

    “这么低?”月儿半信半疑,毕竟跟着林轩以来,经常越级挑战,灭杀同阶修士有如砍瓜切菜一般,而田小剑的境界,明明比少爷还逊上一筹。

    “丫头,不要小看了天下英雄,奇遇并非我们主仆才能拥有,田小剑的神通,你刚刚应该也见识到了,几乎可谓是层出不穷,虽然少爷我还有一些宝物秘术没有使出,但安知他就没有后手,这小子,甚至拿出了聚元灵丹这样的逆天之物,着实不容人小看的,还有那魔火……”

    林轩说到这里,脸上也流'露'出羡慕之'色',天云十二州不愧是修仙圣地,以前自己可从来没有遇见什么魔炎,能够与碧幻幽火相匹敌。

    甚至还要胜上一筹的样子。

    尤其是两种火焰融合以后,威力之大,无以复加,后期修士也不敢直缨其锋啊!

    羡慕归羡慕,但如今想要擒下田小剑搜魂是不可能的。

    林轩也只能暂时将这件事情放下。

    若没有绝对的把握,与田小剑虚与委蛇,维持这种兄弟般的关系很不错,毕竟撕破脸皮可就无法回头了。

    林轩默默的想着。

    要么不做,要么就一定要成功,林轩可不想因为一时冲动,为自己惹出一难缠敌人来的。

    他与田小剑之间,暂时还没有什么利益冲突,之所以隐含敌意,也是因为对方晋级太快,怕未来成为自己的对手。

    危险要扼杀在萌芽中,两人都是心狠手辣的人物,可又互相忌惮,所以关系才变得微妙起来。

    林轩摇了摇头,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至少自己现在没有做错,当务之急,是要从这封闭的空间中离去。

    抬起头,看了一眼悬浮在半空中的碧幻幽火,原本是翠绿欲滴,现在却多了几分黑气,那是因为吞噬了舍身魔火,将其他炼化以后,威力应该能够大增不少的。

    可惜这个好处,田小剑一样占了。

    林轩叹了口气,人要知足,此行自己的收获已经够多,一张口,将碧幻幽火吞落腹中,随后又收回了符宝以及其他宝物,林轩这才将神识放出。

    片刻以后,林轩抬起头,神'色'一松。

    另外一名老怪物已经跑了,穿山甲虽然受了一些伤,但也不算太严重,林轩神念发出……

    很快,数丈之外黄芒一闪,穿山甲使用土遁术回到了身边,林轩看了他的伤势一眼,伸出手来,在储物袋上一拍,取出一个玉瓶来,从里面取出几粒红'色'的'药'丸。

    给穿山甲服下,随后收入灵兽袋。

    林轩青芒大起,化为一道惊虹像天边飞去。

    原地显得安静以极。

    呜……

    山风吹过,似乎并无什么不妥。

    足足过一顿饭的功夫。

    空间如水波般晃动,一点魔气出现在了半空,开始仅有指头大小的一点,却迅速扩大到了尺许方圆,随后凝聚化形,重新现出了那妖魔的元婴,然而不仅比刚刚小了一圈,而且非常虚弱,仿佛随手都有可能崩溃掉的。

    “好险!”

    魔婴脸上满是劫后余生的表情,若非牠修炼的功法特殊,刚刚还真的是万劫不复,没想到自己纵横天下这么多年,却在两名后辈的手里翻船。

    这个仇自己记下了,有朝一日,要让他们千倍万倍的返还,魔婴脸上满是怨毒,狠狠的发起誓来了。

    “道友果然神通不弱,在下还以为你真的死了。”

    淡淡的声音传入耳朵,魔婴大惊失'色',光华一闪,已退出十余丈远,随后才满脸警惕的转过头来。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十七八岁的少年,然而并非林轩或者田小剑,而是那位狡猾的晧石城主。

    妖魔的脸上闪过一丝愤怒,若不是这家伙心怀二意,故意拖延,两人联手的话,自己早就将那两个可恶的后辈碾为粉末,更不会落得现在这么倒霉的结果。

    心中怨毒以极,不过表面上,却'露'出欣慰的笑意,毕竟自己现在这么落魄,实在不宜与对方翻脸的。

    等魔祖降临以后,再好好炮制这家伙。

    “道友来了,再好不过,你怎么知道,我没有陨落?”妖魔干笑着说。

    “道友可是后期的存在,记'性'未免也太差了,莫非你忘了,我们曾签过同生共死契的,在下刚才感觉你气息消失,可是足足吓了个半死。”北冥真君缓缓的说。

    妖魔一呆,心中不由得大松起来,他刚刚还真没有想起此事,对方原本想用这一条束缚自己,没想到事易时移,反而变得对自己有利。

    “让道友见笑了,老夫一时不察,栽在了两个晚辈手里,还请道友相助,帮老夫将元婴稳固,想必你也不希望我出事的。”妖魔'奸'笑着说。

    “呵呵,这是自然的……”北冥真君也笑了起来,然而眼中却隐隐有一缕杀气闪动,抬起手来,轻轻一拂,看动作,似乎是想要将法力注入,从而帮助对方将元婴稳固,然而妖魔却瞳孔微缩,声音变得惊怒:“你……你要做什么?”

    他现在法力已然不多,却还是咬牙一掐诀,想要瞬移躲避,可已经来不及了,一只晶莹透明的巨爪,无声无息的浮现而出,一把将他抓住。

    巨爪的指尖,激'射'出几点丝线,刺入魔婴的头颅小腹,顿时魔婴一阵抽搐,体内仅剩的一点真元也消散掉了。

    “卢道友,你这是干嘛,想要撕毁我们之间的盟约吗?”魔婴惊怒交集,但声音却显得绵软无力。

    北冥真君笑而不答,嘴角边满是得意。

    “你为何对老夫不利,我们之间有同生共死契,我死了,你也别想活着。”见恳求没用,妖魔恶狠狠的开口。

    “哼,这一点我自然清楚,放心,你不会死的,只不过是要与老夫同化融合,如此一来,契约自然不会有用。”

    “同化融合?”妖魔眼中'露'出畏惧以极的神'色',同化不过是好听的说法,通俗点讲,就是对方要将他的元婴吃掉,两者合二为一,自然不怕同生共死契。

    “你……”

    “道友难道忘了,老夫乃是半妖之体,不论是修士的元婴,还是妖魔的魔婴对我来说都是大补,你虽然元气亏损很重,但毕竟是后期,融合了你的魔婴,老夫的法力会增加不少的。”

    “吃了我,乃是舍本逐末,你不想让魔祖降临,施展魔气灌体,让我们飞升上界?”妖魔脸上'露'出惊慌之'色',结结巴巴的开口了。

    “哼,没有你,老夫一样能够将法阵启动,让魔祖顺利降临的。”

    “什么,不可能,那阵法乃是我族最高的秘密,启动之法除了老夫,知道的只有……”魔婴说到这里,声音嘎然而止。

    “哼,族中出现叛徒又不是什么奇怪之事,老夫能出卖人妖两族帮助你,魔族之中,难道人人都对你忠心耿耿了,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北冥真君的话没有说下去,但意思已是明显无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