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九百四十四章 幕后的四长老

    第九百四十四章 幕后的四长老

    见通羽真人魂不守舍,红衣美'妇'还以为他心中怕了,玉手一拂,又是一件法宝祭出。

    此宝形状奇特,看上去竟然有几分像象牙玉梳。

    灵光闪烁,与那黑'色'弯钩前后夹攻。

    通羽真人吸了口气,正要'操'纵赤炎仙剑迎敌,又是一道黑芒从地底飙升而起,夹杂着浓重的阴森鬼气,介入了战团里。

    红衣美'妇'大惊失'色',攻击不由得一缓,顿时几道黑'色'的剑气从那鬼雾中劈刺出来。

    尖锐的破空声传入耳朵,声势竟是非同小可。

    美'妇'无奈,只好驱使法宝迎敌,通羽真人站在原地,沉默不语。

    “道友还等什么,快走。”林轩眉头一皱,有些森然的开口,他还不准备暴'露'行踪,故而不仅整个身体都包裹着一层浓浓的鬼气,声音也用秘术变得沙哑无比。

    “多谢道友大恩大德,小老儿先告辞了。”

    通羽真人目光闪烁,冲林轩抱了抱拳,浑身青芒大起,化为一道惊虹破空而去。

    晧石城的两位长老惊怒交集,然而分别被林轩和尸魔缠住,自然分身乏术,尤其是红衣美'妇',若非林轩另有打算,灭杀她也并不为难,几个回合,就被'逼'得手忙脚'乱',心中大生惧意,如今自保都来不及,哪还有心情与管什么通羽。

    聪慧大师要好一些,这位元婴中期的佛宗高手,法体双修,尸魔虽神通不弱,但还是被压在下风。

    然而作为炼尸,自然悍不畏死,聪慧想要将其他摆脱,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两人目眦欲裂,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通羽从眼前逃跑。

    “道友是谁,为何要与我晧石城作对?”

    面对和尚的质问,林轩默然不语,虽然当年通羽收下自己,多少也带有一点目的,但不管如何,灵'药'山总是对自己不错,若没有遇见也就罢了,既然适逢其会,林轩当然要救他脱险。

    但他也不想被这场阴谋牵扯进去,故而林轩不仅用鬼雾遮住自己的身体,而且使用的全是玄魔**中的秘术,就连祭出的宝物,也不是自己常用的,而是临时从储物袋中翻出来的一柄飞剑。

    虽然威力要小得多,也略有些不顺手,但这样做,就可以丝毫马脚不'露',对方无论如何,也查不到自己头上了。

    林轩做事情向来是谋定而后洞,若没有十足把握,绝不会轻易出手。

    而就在不久之前,距离此地数十万里的天魂山。

    这里是云州著名的阴脉之一,传说在上古时期,曾是两个强大帝国的边境接壤之处。

    万年以来,征战不休,埋骨在这里的将士,数以亿计,后来沧海桑田,经历了数百万年,两个国家化为了岁月的尘埃,这里也由荒原变为了山脉。

    因为怨气极浓,故而形成了绝佳的阴脉。

    普通凡人若是接近,必定头重脚轻,身体虚弱甚至会定昏'迷',但对于鬼道修士,以及阴魂来说,却是十分难觅的修炼圣地了。

    而厉魂谷做为天云十二州七大宗门之一,势力雄厚无比,自然将整座天魂山脉完全占据。

    该派构成也较为奇特,不仅有人类的鬼道修仙者,阴司怪物也是极多,什么厉鬼僵尸,数不胜数,有一些怪物,外人甚至听都没有听说过。

    所以七大宗门之中,他们或许不敢说是最强的,但若论神秘,厉魂谷排第二,没有人敢称第一。

    光是元婴期的存在就有数十。

    而排名前四的长老,更全部达到了后期。

    再算上宗主,居然有五位大修士级别的怪物,若是说出去,其他人肯定会被吓死。

    此时,在天魂山脉深处,一座上古巨墓之中。

    由于该派构成奇特,所以弟子的洞府也是五花八门的,有的与外面的修士差不多,也有的喜欢坟墓,比如说阴魂或者僵尸之流的怪物。

    这座巨墓虽然建在地底深处,却富丽堂皇,看上去简直有如帝王的陵墓。

    在墓室的前方,有一白玉砌成的高台,上面放着一口巨大的石棺,可棺材并没有盖严,里面躺着一身穿华服的老者。

    看上去已七老八十了,可肌肤莹白如玉,仙风道骨,简直就像得道的仙人一般。

    原本应该令人仰慕,可映衬着这昏暗的上古陵墓,却偏偏显出一种诡异的气氛来了。

    突然,那老者翻身坐起,脸上满是痛苦,眉宇之间却孕育着狂怒。

    轰!

    可怕的尸气沛然而出,几乎达到了令人窒息的程度,咯嘣咯嘣的骨骼爆裂声传入耳朵,他的衣服被撑破。

    血肉迅速干枯,然而身形却猛然暴涨起来了,高丈余,獠牙外'露',尸气将他整个身体包裹,所散发出来的妖力,已能与后期的大修士相比。

    天煞血尸!

    这家伙的身份非同小可,乃是厉魂谷的四长老。

    说起来历,更加奇特。

    据说本来就是一元婴期的修仙者,与人争斗陨落,然而种种机缘巧合,法体却没有损坏,而是埋入了地底之中。

    经过百余年,渐渐产生了灵智,成为了一通灵僵尸。

    不过那时,他实力很弱,甚至落入一小小的筑基期鬼修手中,为其驱策,但最后却又成功噬主,吞噬了那名筑基期修士的血肉魂魄,对他来说,正是大补,法力自然增加了不少的。

    于是开始独自修行。

    然而修仙之路,步步荆棘,对人类来说如此,僵尸亦如是。

    他仅仅逍遥了十多年,又碰见了一凝丹期的鬼道修士,对方恰好也会控尸术,自然不会放过他的。

    一场大战下来,这倒霉的僵尸落败,于是被种下禁制,像奴隶一样被驱使。

    然而这位凝丹期的鬼修也犯了一个错误,他的秘术并未完全将对方的神智抹去,于是数十年后,僵尸又找到机会噬主。

    然而,百余年后,一元婴期的老怪物却又看上他了。

    总而言之,说起经历之坎坷,这位厉魂谷的四长老,倒真与林轩有几分相似之处,俗话说得好,百炼才能成仙,不过他经历了无数挫折,最后却是成魔,毕竟修炼的道路不同,如今已是元婴后期的天煞血尸了。

    苦尽甘来,在这一界已是顶尖的存在,加入厉魂谷,更是位高权重。

    至少进阶元婴后期以后,他几乎没有受什么苦,然而刚刚,却栽了一个大跟头。

    自己修炼了第二元神,并炼制了一尸魔分身,论神通,已不逊于元婴期修仙者,派他冒充通羽真人,杀人抢宝,对灵'药'山与离'药'宫进行挑拨。

    虽然两者不是一数量级,但通羽那老匹夫,暗中早已抱上御灵宗的大腿了……

    煽风点火,原本一切顺利,哪知道半途却杀出一神秘的家伙,修为宝物,全都高得离谱,硬生生将自己的傀儡给毁了。

    可恶!

    但更令四长老担心的是,这莫名的家伙,会不会对自己的计划造成什么变故,还有五十年,修罗之门就要开启了……

    他正如是想着,突然表情一愕,脸'色'飒然阴沉下来了:“哪个家伙,居然敢擅长老夫的洞府,不想活了?”

    “长老息怒,是我。”一淡然的声音传入耳朵,居然并没有丝毫畏惧之'色',隐隐有些熟。

    “昊天鬼帝?”四长老一呆,现出几分错愕的表情来,略一迟疑,一股尸气飞了出去,将坟墓入口的禁制打开,一名中年儒生缓步走了进来。

    大约四十余岁年纪,三缕长须,容貌儒雅以极,正是昊天鬼帝。

    “给长老见礼。”

    昊天鬼帝弯下腰去,他虽然也是元婴期,但论修为,论地位,都与对方不可同日而语。

    “你怎么会来这里?”

    虽然僵尸与鬼魂,同是阴司界的怪物,但四长老却很是看这家伙不起,贪生怕死,数十年前天地异变之时,其他几位鬼帝全都战死,唯有这家伙鞋底抹油,跑到本宗寻求庇护。

    这种临阵脱逃的胆小家伙,自然是为人所不耻。

    将对方轻蔑的表情看在眼里,昊天鬼帝却不以为意,再此深施一礼:“属下来这里,是想要寻求长老大人的庇护,拜入您门下的。”

    “拜入我门下?”四长老嘴角上翘,忍不住'露'出了一丝讥嘲:“阁下这样的人才,老夫可不敢要,昔日幽州之事暂且不提,听说上一次,你和另外两位长老奉大哥法旨,带同百余位弟子去奎阴山脉捉拿孔雀,结果不仅未能成功,反而全军覆没,又是只有你一个人逃出来了,可有此事?”

    “不错。”昊天鬼帝脸不红,气不喘,神'色'淡然,对方的讥嘲,他似乎根本就没有放在眼中。

    别的神通暂且不说,这厚皮功夫,让天煞血尸也一阵佩服,但心中越发的看他不起了。

    “阁下如此厉害,每次都能将同道克死,老夫岂敢收留于你,岂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

    “长老别这么说,也不用讥嘲于我,昊天知道,本宗很多人都看我不起,但上次奎阴山脉之行失败,实在不是我的过错,就算您或者大长老亲临,恐怕结局也改变不了什么。”

    “哦?”天煞血尸听了,并不生气,反而眼睛微眯:“在刑堂之时,你可并不是这么说的,莫非还有隐情么,既有苦衷,你为何不讲,难道受雷鞭之刑很爽?”

    “弟子当时不讲,自有缘由,不过现在却愿说与长老知晓。”昊天鬼帝淡淡的道。

    “好吧,老夫洗耳恭听。”做为元婴后期的老怪物,天煞血尸也是非常狡猾的,对方用这个秘密,做为投靠自己的觐见之礼,显然非同小可,其中肯定涉及到莫大的好处,否则他当年也不会宁挨雷鞭之行也要隐瞒了。

    “多谢长老。”昊天鬼帝荣宠不惊,依旧是一副淡然的表情:“事情是这样,当年弟子与两位长老一起进入奎阴山脉……”

    良久。

    “什么,我没听错吧,你说大长老给那丫头的防身宝物,里面封印的竟然是上界四凶之梼杌的魂魄?” 天煞血尸耸然动容,几乎瞪出了眼珠。

    “这种事情属下怎敢撒谎,里面封印的确实是梼杌分魂的。”昊天鬼帝冷静的说。

    天煞血尸双手倒背,在墓室中来回游走,自言自语的开口了:“梼杌乃是上界凶兽,即使在灵界,也是非常高阶的,这种存在,分魂降临人界,究竟是为了什么……”

    突然,他脑海中灵光一闪,脚步飒然停了下来:“难道说……”

    “呵呵,看来长老大人也想到了。”

    “这样的秘密,你既然知晓,有何必告诉我,难道你就舍得……”

    “长大大人明鉴,平心来说,我舍不得,但俗话说,宝物再令人心动,也要有命享用才是你的,昊天仅仅元婴初期,不敢存这种妄念的。”昊天鬼帝行了一礼,声音诚恳无比。

    “嗯,你很聪明,比我想象的还要聪明得多,不过话虽如此,你将这件事情告诉大长老不更好么,何必投效于我。” 天煞血尸有些古怪的开口了。

    “俗话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虽然本门算是异数,阴司界的存在与人类能够和睦共处,但中间未免没有争斗,昊天身为鬼帝,自然是投效长老。”

    “这话也不错,但还是不能令人信服,要知道二长老也是阴魂,而且是与你同样的鬼帝,只不过他到了后期,与我这个僵尸相比,你们不应该更亲近一些?”

    “长老何必试探于我,昊天是真心投效的,不错,论权势,论修为,二长老都更胜一筹,但那家伙有勇无谋,不过是一匹夫。”昊天鬼帝不客气的说。

    “好,好,孺子可教,今后你就跟随于我,本长老绝不会亏待你的。” 天煞血尸抚掌大笑,神'色'欢喜的道。

    “多谢长老。”昊天鬼帝低下头,眼中有异芒闪过,不过却很好的隐藏起来了。

    “老夫像来是用人不疑,既然认可了,就会重用于你,眼前正好有一件事,不知道你有没有胆子……”

    “长老请说,属下万死不辞!”昊天鬼帝双全一抱,简直是无比的忠心。

    “是这样,不久前,老夫派出傀儡分身……”

    “长老的意思,是希望我去晧石城?”昊天鬼帝迟疑着说。

    “不错,到了晧石城,应该怎么做,以你的聪明,想必也不用我来教了。”

    “属下清楚,一定会相机行事,绝不会误了长老的大事。”

    “好。”天煞血尸伸出手来,在腰间一拍,一个玉瓶取了出来,拔开瓶塞,从里面倒出一粒黄豆大小的丹丸。

    “你乃阴魂鬼物,虽然进阶元婴期后,已经塑造出新的身体,一般修士固然瞧不出端倪,但落入那些老怪物眼里,未免太引人注意,谁都会知道,你是本宗弟子,这玉瓶之中,有一百粒三元化清丹,你服下一粒,即可掩盖身上的鬼气,就算是元婴后期大修士,也看不出破绽来的,不过记住,每一粒的效果只有一个月,失效以后要及时吞服。” 天煞血尸如此这般的说道,说完以后,将瓶子往前面一抛。

    “多谢长老。”昊天鬼帝大喜,袖袍一甩,已将那瓶子卷了回来:“属下一定不会误您所托。”

    “行了,你下去吧,尽快行动,如果有机会,替我将那神秘修士的身份查出。”

    “是!”昊天鬼帝行了一礼,化为一道惊虹,像那墓室的入口飞去。

    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四长老扬起了头颅,嘴中隐隐有细微的念叨声传出,仔细听,却是梼杌……

    却说另一边,依旧打得如火如荼,林轩算算时间,差不多有小半个时辰了,身为元婴期修仙者,通羽真人应该跑远了。

    自己也没有必要继续在这里耽搁,毕竟此处距离晧石城还是太近了,若在引来几位元婴期老怪物,自己也要吃不了兜着走,林轩处事的原则,是若非万不得已,绝不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

    于是他双手抬起,如穿花蝴蝶般变幻法印,带起一串一串的幻影,嘴唇微启,吐出喃喃的咒语。

    红衣美'妇'和慧聪和尚都暗暗心惊,此时他们与林轩还有尸魔,没有再捉对厮杀,而是陷入了二对二的混战里面。

    那元婴期的炼尸倒还罢了,眼前这家伙,神通高得离谱,不论和尚还是美'妇',多少都吃了一些他的苦头。

    却连对方的身份都没有弄清楚,他们也尝试着用神识突破黑雾,却总是被对方硬碰硬的拿神念反弹回来。

    甚至两人联手,都没有效果。

    这让两人有些骇然了,对方明明只是中期修士,可神念之强,还在他俩神识合力的叠加之上。

    此刻见了林轩的动作,下面发动的攻击肯定是非同小可。

    傻瓜才硬碰,毕竟通羽真人也逃了,眼前之人显然要棘手得多,他们可没有什么兴趣与其拼命的。

    两人存了同样的念头,一起飘身退后,都不打算直缨其锋,而这么做,正好中了林轩的下怀。

    施法已经完毕,右手抬起,缓慢而凝重的向前点去,顿时鬼哭之声大起,犀利的剑气,伴随着数以百计的骷髅鬼影,像两人扑了过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