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九百三十四章 冒牌师尊

    第九百三十四章 冒牌师尊

    “原来如此。 ”林轩点点头,眼中'露'出了然之'色',既是修士之城,难怪会有如此多的灵力波动,林轩没有再问什么,在马腾恭敬的目光中,施施然离开了仙来阁。

    街道比想象的还要宽阔,足可并排容纳八辆四轮马车。

    整个城的布局也与凡人城市大不相同,建筑并非位于街道两侧,而是星罗棋布,有不少甚至漂浮在半空。

    式样也非常奇特,林轩也算见多识广了,此刻也不由得流'露'出了几分惊讶之'色'。

    云州,果然不愧在天云十二州中排名居首,用修炼圣地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附近的灵气非常之浓,显然整个城市修建在一不错灵脉之上的。

    低调是林轩的原则,所以在出仙来阁的一刹那他已施展了敛气之术,毕竟元婴期在人界已是顶尖存在,走到哪里,都太显眼。

    此时林轩伪装成一凝丹中期的修仙者,实力不强也不弱,既不用担心受欺负,也不会引人瞩目。

    初到贵地,林轩自然不会着急,在街上慢慢走着。

    一边转头四顾。

    修仙者果然极多。

    正魔儒佛,甚至还有一些人身上灵力波动十分奇特——修妖者!

    传言居然是真的,这里果然与幽州那样的贫瘠之地不同,居然是有妖脉存在的。

    林轩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颇为兴奋,修仙界越繁荣,意味着机会也越多,在这里,说不定能找到自己需要的宝物。

    当然,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还是要先熟悉熟悉情况再说。

    约半个时辰以后,一块晶碑映入眼帘,在那晶碑后面,是一望无垠的广场,朵朵白云飘'荡'。

    晧石城面积宽广,共有大小不一的七座坊市,而这南城的晶元广场,虽不是所有坊市中规模中最大的一座,但绝对是物品最全,最珍稀的。

    别的坊市,都只有摆摊做生意需要交纳晶石,而晶元坊市,买主想要进去,同样需交纳七块晶石。

    不要小看这个数目,在高阶修士眼中固然不算什么,但那些灵动期的低阶弟子,即使是出身名门大派,一年的供奉也还没有那么多。

    “门票”都收得如此离谱,里面东西的价格可想而知,所以会到晶元广场来的买主,大多都是筑基期以上修士,其中更以凝丹期高手居多,偶尔甚至还有元婴期老怪物来这里淘宝的。

    在晶元坊市的入口,站着两名三十余岁的筑基期修士。

    林轩从怀里掏出七枚晶石,递到他们手里,然后便大摇大摆的进去。

    里面果然店铺林立,数以千计的修士进进出出,繁荣到了极处。

    林轩随意挑了家店铺,一脸木然的走入其中。

    首先引入眼帘的是一数十丈方圆的厅堂,非常宽广。

    十几个伙计打扮的灵动期修士,正陪笑着对客人招呼,由于生意太好了,一时半会儿,居然没人上前接待,林轩也不在意,自己慢慢观看。

    这是一家杂货店。

    所谓杂货,当然与世俗的含义不同,是指该店货物种类非常齐全,丹'药',灵器,符箓,材料,功法,什么都卖。

    一般能开杂货店的,不是实力强大的商盟,就是背后有大的宗门支撑,只要有足够多的晶石,就极有可能在里面淘到想要的宝物——当然,那是对一般修士而言。

    里面的东西林轩可看不上眼,真正好的也不会摆到柜台上来。

    但饶是如此,在货架之上,他还是发现了几件法宝。

    林轩耸然动容,虽然这些法宝都是品次较低的那种,但毕竟是法宝啊,与灵器完全不同,其他地方就算有卖,也应该是地下交易会,而不是摆到普通的坊市中来。

    由此推断,云州的修仙水平果然不一般。

    林轩脸上喜'色'一闪而过,细细的观赏起来。

    “前辈,请问你需要什么?”一名身穿青衣的伙计将手中的客人送走,终于发现被晾在一旁的林轩了,忙跑了过来,满脸堆笑的道。

    这可是凝丹中期的修士,怠慢很失礼。

    “我要整个云州的地图,上面最好有各大门派势力的标注,越详细越好。”林轩如此这般的说道。

    “好,您稍等,小的这就去取来。”伙计陪笑的施了一礼,转身像库房跑去。

    林轩不以为意,继续转头四顾,在店铺中饶有兴致的打量着。

    突然,他脸'色'一变,瞳孔微缩,有些讶然的抬起头颅。

    一股磅礴的灵压传了过来。

    不止是林轩,几乎所有的修士都脸'色'狂变。

    凝丹期的还好,不过是脸'色'有些发白罢了,筑基期与灵动期修士则根本抵挡不住这股灵压,被直接压趴下。

    “这,这是……”

    “元婴期前辈!”

    众修士惊骇莫名,不少人眼中更'露'出又是惊骇又是狂热之'色',但也有极少数老成持重的表情疑'惑',晶元坊市偶尔也会有元婴前辈光临,但眼前之人是不是太张扬了,灵压居然没有半点收敛的势头,这样做可会被认为是敌意行为的。

    这里是晧石城啊,就算元婴老怪应该也不会随意闹事的吧!

    “少爷,他……”

    来人虽然还在门口,但以月儿的眼力自然不难看清楚,俏脸上满是惊讶之'色',以手掩口,几乎要说不出话来了。

    以林轩的城府,脸上同样不可抑制的'露'出了骇然之'色',但一闪而过,很快就恢复正常了,稍稍侧过身体,连神识也不放出,只是用眼角的余光在来人身上悄悄打量着。

    “哪位前辈大驾光临,可是下人们招待不周,马某在这里给您赔罪了。”

    蹬蹬蹬的声音传入耳朵,一白袍修士走下阁楼,看样子,正是店主,四十出头,颌下留着三缕长须,相貌看上去儒雅以极,修为也到了凝丹中期。

    而那元婴老怪物也到了厅堂之中,年纪已老,身穿杏黄道袍,童颜鹤发,精神极好。

    而那面孔林轩更是非常熟悉。

    甚至可以说与他有莫大的关系,昔日灵'药'山掌门,也可以说是他的师尊,通羽真人。

    数十载未见,通羽真人风采依然,似乎并没有多大改变。

    按理说他乡遇故知,应该非常高兴才是,然而林轩脸上不仅毫无喜'色',表情反而阴霾下去了。

    “少爷,你怎么了,不是一直想知道灵'药'山的消息,如今看见了通羽,怎么却心中不喜。”月儿的声音充满了好奇。

    “他不是通羽。”林轩的话让小丫头大吃一惊。

    “这怎么可能,不论五官身材,根本就是灵'药'山昔日的掌门,少爷说他不是你的师尊。”

    “我不会弄错的。”林轩表面上一副木然之'色',脑海之中,却用心神联系与月儿侃侃的交谈起来了:“此人虽然和通羽长得没有区别,但绝不是我师尊,他的身上,有一股诡异之气的。”

    “难道此人使用了易容**,我怎么完全看不出来啊。”

    “别说妳,我也看不出来,但这又有什么好奇怪,天大地大,神通秘术层出不穷,那些元婴期老怪,哪一个没有压箱底的功夫,有什么秘术,是妳我主仆无法识破,也是很正常的。”林轩如此这般的说,虽然他的修为比同阶修士强得多,但并不会因此自大,而小看了天下英雄。

    对于修仙者来说,谦虚谨慎是美德,那样可以让你活得更久。

    “少爷,那我们怎么办?”

    “还能如何,当然是静观其变了。”林轩做事情是不会冲动的,虽然眼前的冒牌者仅仅是元婴初期的修仙者,但天知道他有没有同伙,而且林轩初到云州,人生地不熟,冒然行事可不是聪明人该做。

    也不知道灵'药'山搬迁到云州,发展得如何,眼前之人冒充通羽,目的又是什么,总而言之,在没有十足把握以前,林轩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当然,他也不会袖手旁观,总而言之,先看看。

    那人的神识在大厅扫过,不过既然是冒牌货,自然认不出林轩这位“爱徒”了。

    没有'露'出丝毫意外之'色',很快就落在那店主身上了。

    “你就是这白凤堂的掌柜么?”通羽真人扬起头,傲气十足的开口。

    “不错,正是马某,不知通羽前辈大驾光临,还请您老恕罪一二的。”

    “哦,你认得我。”

    “前辈说笑了。”掌柜拱了拱手:“灵'药'山声名远播,我们这些晚辈又岂会没有听说过,对于前辈的威名,更是万分敬仰的,不知道掌门真人来到小店,是想要购买什么,只要我们有的,一定让前辈满足。”

    马掌柜嘴上这么说,心里其实却颇多疑'惑',通羽真人他确实是久仰的,毕竟幽州虽大派林立,但擅长炼丹的也仅有那么寥寥数家而已。

    追寻仙道之人,不管你是哪个流派的修士,也不管境界如何,肯定都是离不开丹'药'的。

    凭着这个优势,灵'药'山虽是外来的门派,但想在云州站稳脚跟一点都不难,凭借炼丹,他们可以广结善缘。

    何况这位通羽真人,是一位八面玲珑,长袖善舞的人物,马掌柜虽然并未见过,听说是非常慈祥的。

    可眼前这位,却霸气十足,骤然望去,倒与魔道的长老差不多。

    难道是下面哪个不长眼睛的家伙,得罪了这老怪物?

    马掌柜心中疑'惑',脸上却是献媚的陪笑之'色'。

    而听他言语得体,“通羽真人”的嘴角边也流'露'出了几分笑意:“老夫来此,还真是想要买一些东西。”

    “哦,前辈,那请到楼上详谈好了。”马掌柜躬身迎客,又回过头:“小九,一会儿将那蓬莱仙茶,送到楼上的贵宾室中。”

    “是。”

    一容貌英俊,看上去十分熟悉的伙计忙束手答应,说来也巧,他就站在林轩身旁。

    随后通羽真人与马掌柜一起到了楼上。

    望着他们的背影,林轩瞳孔微缩,这样做虽然有些冒险,但自己总不能在这里干耗着。

    林轩悄然伸出手来,在后脑一拍,一缕乌芒遁出他的天灵盖,稍闪即逝的没入了那小九的身体里面。

    整个过程,快如闪电,灵气波动也小到了极点,没有任何人发现。

    甚至连那小九,也没有感到丝毫不妥。

    此乃魔道高深秘术,天魔附体神通。

    那乌芒看上去毫不起眼,其实是林轩辛苦修炼的魔婴。

    此秘术,有点类似于夺舍,但又大不相同。

    他并不是要永久夺取别人的身体,仅仅是占据一段时间而已,少则一个时辰,至多也不能超过半天。

    否则因为天地法则,魔婴自己会被困于身体之中,那样对于被侵占之人来说,固然不妙以极,魔婴自己也会大伤元气。

    不过此法虽然有诸多漏弊病与漏洞,好处却也是显而易见的,比如说此时此刻,林轩若不是会此神通,还真没有办法偷听那冒牌者与掌柜谈话的。

    此时,魔婴仅仅是潜伏,并没有将身体的控制权夺到手中。

    说起魔婴诀,神妙是神妙,然而林轩依旧有颇多不满之处,其中最大的缺陷就是无法晋级。

    自从魔婴凝结以后,不管怎么修炼,都只能让法力更加精纯而已,境界上,却只能停留在初期……不,正确的说是比初期更差一些,魔婴毕竟是取巧之术,其实还不及初期修士元婴的。

    这一点让林轩大为郁闷。

    须知,真正第二元婴的神通是可以晋级的。

    如果魔婴也能进阶中期,凭借双婴叠加后的修为,自己以中期境界,力压大修士也不是不可能的。

    可现在这种情况,魔婴却大大拖了后腿,甚至林轩隐隐还有一种感觉,随着主元婴的修为越来越高,虽然阴阳诀可以将两种灵力互相转化,但隐隐的,却有些阴阳失衡了啊!

    现在坏处还不明显,但长此以往,会不会带来别的隐患也还是两说。

    所以九天玄功林轩明明还有不少篇幅没练,这几年却改习起了凤舞九天,此功法威力无比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借体内的妖灵力,平衡一下体内过剩的阳气。

    可凝结妖丹却失败了,当然,这也没什么了不起,成功是迟早的事,对于这一点,林轩毫不怀疑。

    可即便妖丹凝成以后,调剂阴阳,也仅仅是治标不治本罢了,隐患暂时不会发作,但始终埋于身体之中。

    真正解决,只有让魔婴晋级,这样体内的两种灵力,才能龙虎相济。

    平心来说,林轩见识固然广博,可才智却并未有什么出众之处,想让他自己想出解决办法是不可能的。

    唯有找到真正第二元婴的修炼秘功。

    这可并不轻松。

    此功法在上古时期,就是不传的顶尖之谜,威力无比,这一界是否还有,还是两说。

    虽说一些高阶修士,比如说当年的极恶魔尊,都修炼得有第二元神,记得在奎阴山脉,追杀天煞魔君之时,林轩还亲眼目睹。

    但第二元神与第二元婴听上去虽仅有一字之差,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功法,第二元神,虽然威力也不错,但修炼者毕竟还是只有一个元婴的,而双婴拥有者,就完全不一样了。

    拥有两个中期的元婴,足以力敌大修士,如果法宝神通再厉害一些,打赢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魔婴诀原本也有一点类似之处,可毕竟不是正途,初期的时候还没有显'露'什么,当林轩主元婴进阶中期后隐患就渐渐显'露'。

    当然,如果他仅仅是停留在现在这个阶段也不用怕,可林轩是想要飞升灵界的啊,别说离合期了,主元婴进阶后期以后,也有可能阴阳失衡,从而导致走火,这当然是林轩不能忍受的,所以第二元婴的功法他志在必得。

    这也是林轩为什么心急火燎的跑到云州,可不仅仅是为了玉罗蜂催熟与月儿结婴这两件事的。

    当然,这些事情急不得,林轩暂时抛诸脑后,隐患虽然头疼,但在进阶后期以前都不会发作,所以自己倒也不用担心什么。

    魔婴已潜伏在那伙计的身体之中,而对方一点察觉也没有,遵照掌柜的吩咐,泡了一壶灵茶,送到二楼的贵宾房之中。

    这附体神通还有一个好处,就是隐蔽'性'极佳,只要魔婴不动用法力,就是大修士也看不出端倪,那冒牌货仅仅是元婴初期的老怪物,就想也别想了。

    此刻两人刚刚落座。

    马掌柜含笑开口了:“不知掌门真人到此,究竟是想买什么东西,本店虽也有一些宝物,但未必能入您老法眼的。”

    “没什么,老夫听说,贵店最近收罗来了一件神通不小的古宝,故而想要买下罢了。”

    “古宝?”马掌柜一呆,脸上'露'出几分意外。

    “怎么,你不愿卖给老夫?”

    “当然不是了,只是前辈从什么地方听到消息的,那古宝对凝丹期修士来说,确实神通不小,但在元婴修士眼中,也就一般罢了。”

    “这个……老夫自有道理,只是问你愿不愿意,对了,除了古宝,你店内最珍贵的丹'药'还有材料,老夫都要,你让他们各给我拣一些过来。”通羽真人喝了一口灵茶,缓缓的说出了这番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