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九百三十一章 月仙子

    第九百三十一章 月仙子

    山中岁月悠悠,对于修行之人,时光更是易过,转眼之间,又是十年。

    林轩大部分时间,都在修行打坐,毒龙茶所需的灵草虽然生僻,但并非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天璇门倾全派之力,没多久就将收罗来的毒草送到林轩手里……

    有了灵茶辅佐,再加上妖眼之玉相助,林轩修习凤舞九天诀虽困难重重,但比起先前,已好上许多。

    此法是模仿凤凰神通,虽艰难深涩,却妙用无穷,林轩自然勤练不辍,希望能尽快修到第二层大圆满,那样体内就能凝结出一枚妖丹。

    至于月儿,除了自己修习,也不忘带徒弟。

    起初之时,小丫头还有点惴惴不安,但后来发现当师傅远比想象的简单,这也难怪,小丫头自己,本就是凝丹期顶峰的修为,而且待在林轩身边,眼界之开阔,更远非同阶修士能够相比的,她那小徒弟,不过灵动期,教起来,还不轻松惬意。

    而且正如林轩所言,阴司属'性'的异灵根,修习别的功法固然瓶颈不断,可炼鬼道秘术,却是事半而功倍的。

    月儿每次讲解,郑璇都能举一反三,与林轩相比,这对师徒简直就是天才。

    郑璇仅用了五年,就筑基成功,接下来又花五年,修到了筑基中期顶峰。

    这天上午,郑璇又来到月儿的洞府。

    原本以前,月儿一直住在林轩旁边,可现在要教徒弟,怕打扰到少爷,于是这丫头另选灵气浓密之处,重新开辟了一洞府,当然,隔三差五,这丫头只要闲暇无事,都会去林轩那儿串门一番的。

    月儿是阴魂之体,郑璇传承了妙天鬼帝,说起来,两女有颇多相似之处,所以名为师徒,其实却好得跟闺蜜差不多。

    这也是林轩乐于见到的。

    既能让天璇门对自己忠心,月儿也多了一个玩伴,一举两得。

    而这十年,幽州修仙界也发生了很大改变,天璇门与拜轩阁表面没有什么联络,暗地里却互相支援,势力皆膨胀很快。

    隐隐的,已与一线峡还有雷云山庄鼎足而三。

    只不过他们遵照林轩吩咐,暂时没有与两大门派发生冲突,时机尚未成熟,先尽量扩大自身的实力再说。

    ……

    郑璇心情很不错,这几天她感觉自己的实力又进步了,虽然没有迈入后期,但距离也仅有一步之遥而已。

    不过却遇见了瓶颈,于是去请教师尊,毕竟她现在所习功法,与父母完全不同,便是爹爹,也不能给她分毫指点的。

    想起自己师傅,少女嘴角边忍不住流'露'出一丝笑容。

    修仙界弱肉强食,原本尊卑观念比世俗还要浓厚,可月儿却一点也不在乎那些规矩,对自己就像闺蜜。

    亦师亦友!

    不过郑璇还是很尊敬师傅,月儿做事情虽然有点天真,但见识真的极为广博,修为之高,更令人侧目。

    父亲也是凝丹期顶峰的修仙者,可两人若是打斗,郑璇打赌三个爹爹也不是月儿对手。

    再加上那些神通大得惊人的宝物,郑璇甚至怀疑,就算是遇见元婴期老怪物,师尊也能拼上一拼的。

    师尊神通如此惊人,却仅仅是太上长老的婢女,对于林轩,郑璇心中充满了好奇。

    听母亲说,他曾是灵'药'山少主,当年在幽州就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只是后来却莫名其妙的失踪了,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回来后却到了元婴中期。

    郑璇也想过从师尊口中旁敲侧击,可月儿只是某些事情天真而已,与林轩在一起这么久,自然也学到了不少心机。

    与郑璇独处,该说的可以说,不该说的却半点口风不'露',被问得急了,就端起师傅的架子,训斥那小妮子。

    总而言之,感觉不错,这十年来,月儿也过得蛮滋润,美中不足,就是依然无法结婴,法力什么,月儿不在乎,可没有身体,真让月儿沮丧了好久。

    当然,少爷说过,此事急不得,等到了云州,再慢慢寻访解决之路。

    而对于林轩的话,月儿言听计从。

    正这么想着,徒弟就来到了洞府。

    两女凑在一起,正讨论瓶颈问题,天'色'突然莫名其妙的暗淡了下去,一股妖风凭空而起。

    直径数里的乌云,浓浓的汇聚于头顶,云层中,闪电穿梭,如同狂舞的银蛇,带给人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呜……

    仿佛鬼哭,又如同万兽齐吼,紧接着,一阵苍凉的歌声,从那妖风中传出,词调古朴,一股蛮荒之气沛然而出。

    “师尊,这……这是怎么了?”

    虽然得到了妙天传承,但郑璇本身,不过是筑基期修仙者,如此可怕的天地异兆,吓得她脸都白了。

    月儿反应却截然不同,娇美的容颜上满是喜'色',碧云山当然不可能有妖兽,这异兆来自林轩的洞府,莫非少爷的凤舞九天诀终于到了第二层大圆满,开始凝结妖丹?

    心中惊喜,也顾不得给徒弟解释几句,月儿浑身青芒大起,像那异象的中心飞去。

    留下可怜的筑基期少女脸'色'惨白,跺了跺脚,略一踌躇,终于也随后跟上了。

    如此明显的异景,感受到的当然不只月儿师徒,天璇门的修仙者,几乎个个都扬起了头,脸上满是吃惊之'色'。

    窃窃私语的声音传入耳朵,还有'性'急的,已经遁光飞了过去,但却没有人敢接近,林轩洞府四周,早已被掌门划为禁地。

    又等片刻,几道五颜六'色'的遁光从远处飞掠而来,光华收敛,现出来的无一不是凝丹期以上的修仙者,甚至还包括了门主夫'妇'。

    只是即便这些高手,脸上也满是'迷'茫之'色',弄不清楚正在发生什么。

    撇开那诡异的妖风不说,眼前的异景,倒与结丹天兆颇有几分相似之处,但此地为林长老的洞府,他的修为早就到元婴中期了,结丹……这么看都太离谱。

    “师兄,会不会是妖兽?”徐茵目光闪烁的开口。

    “不可能,什么妖兽敢来此地撒野,而且也没听说林长老饲养得有灵兽。”儒雅男子摇了摇头,不以为然的说。

    “不管如何,先将低阶弟子驱散再说,数以千计的人围在此处,未免也有些太不像话了。”说话的是一凝丹期初期的男子,道士打扮,不论五官还是身材,都毫不起眼。

    “吴师弟言之有理。”儒雅男子点头颌许,随后传下法谕,本门凝丹期以下弟子,一律不准踏入后山地界一步。

    低阶修士们听了,心中虽然颇为抵触,但自然没有谁敢违背门主命令,纷纷遁光飞回。

    若大的天空之中,就只剩下十余人而已,这些全都是天璇门的高阶修士。

    “璇儿,妳怎么还在此处,我不是让低阶弟子都退下么?”

    儒雅男子眉头微皱,像一容貌秀美的少女开口,身为掌门,更应该以身作则,女儿留在此处,实在有些太削自己面子了。

    “呵呵,我跟师尊来的。”

    郑璇眼珠一转,笑嘻嘻的说,关键时刻,师傅就是拿来当挡箭牌的。

    “哦,月仙子也到了,她在何处?”

    十年过去,天璇门众人自然知道月儿是林轩的婢女,但没有任何人敢对她不敬,一来,月儿的修为摆在那里。

    有一次,天璇门遇见强敌,对方虽非元婴修士,却是一对到了假婴境界的双胞胎兄弟,所练的功法又正好互补,两人联手,远远胜过了两名同阶修士。

    整个天璇门无人能敌,就连实力最高的门主,也仅仅是一个照面就伤在了对方手里。

    其余之人胆寒不已。

    眼看抵挡不住,只好派人去向太上长老求援了,可这种小角'色',林轩才懒得出手,正好月儿闲极无聊,便想活动活动手脚。

    见林轩不至,仅仅是派来自己的侍女,天璇门众人嘴上虽不敢说什么,心中却是大为不满的。

    也难怪,他们每年给了林轩大量供奉,又四处为他寻找灵草,以及一些珍贵材料,可本门遇见危机,他却不出手,怎么说,都有些太过。

    虽然那叫月儿的丫头,也是凝丹期顶峰的修仙者,可说到底,也就与门主境界相同,区区一名婢女,还能打赢幽州修仙界这对著名的魔头?

    恐怕是一个照面都撑不过,众人如此想着,然而结果却让他们为之咋舌。

    战斗却是很快就结束,可被打得落花流水的是那两个所谓的魔头。

    月儿虽未能结婴成功,但神通法宝,又岂是同阶修士能够相比的,何况是幽州这种小地方的魔头,在月儿眼中,他们所谓的秘术简直就跟垃圾差不多,小丫头连元婴高手都火并过,这两个笨蛋算什么。

    轻松灭杀,然后将他们的魂魄吸入兽魂幡之中。

    经此一战之后,天璇门从上至下,无不对月儿尊敬得不得了,毕竟修仙界强者为尊,何况他们也发现了一有趣之处,月儿表面上是婢女,但那位林长老,根本就将她当作心肝宝贝的宠着,哪有一点像奴婢了。

    于是两人的关系,也有了颇多猜测,当然表面上,可没有人'乱'嚼舌头,议论元婴修士的八卦,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