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六百五十九章 魔威滔天

    第六百五十九章 魔威滔天

    身高两米,浑身尸气,如果说邙氏双雄仅仅是形貌丑恶,那这个家伙根本就是货真价实的怪物。

    尸魔,而且是元婴期!

    邙氏双雄多历风雨,自然是轻易就将对方的身份认出,表情难看到了极处,须知,与同阶修士相比,此等怪物的神通还要稍大一些,兄弟俩心中都有了退意,傻瓜才会与这可怕的家伙为敌。

    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既有前辈在此,我俩不敢冒犯虎威,告辞。”

    说完一招手,已将法宝回收,化为两道遁光,向后飞'射'。

    “想走?只怕没有那么轻松,你们将雷阴山当成了你家后院,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尸魔的脸上,'露'出冰冷的笑容,一伸手,身前已悬浮起了两支长戈,这倒真是宁家老祖的宝物,只不过如今却归了尸魔。

    “你们可以死了。”

    尸魔将手一搓,那两支长戈顿时化为灵蛇,狠狠的向前扑去了。

    邙氏双雄眼中闪过一缕惧'色',这种情境倒也在意料之中,兄弟俩可没有丝毫硬拼的念头,一旦被这老怪物缠上,想要脱身可就难上加难了。

    兄弟俩很有默契的伸出手,使劲向后挥出,祭出了两个灰蒙蒙之物,是拳头大小的不知名宝珠。

    滴溜溜的开始旋转,随后“嘭”的一声一起爆开,化出了两道不同颜'色'的光幕来。

    长戈刺在上面,居然一时没有被击破,林轩略略感到有些诧异,但神识一扫,心中却又明了了,原来是那种一次'性'的防御类法宝。

    顾名思义,这种宝物仅能使用一次而已,属于与符箓相似的消耗品,不过既是法宝,一次将威能消耗光,能够挡住元婴期尸魔的攻击,倒也并不算什么出奇的事。

    这邙氏兄弟好大的手笔,不过这种保命的东西,相信他们身上也不会有多少地,十有**仅此一件而已。

    林轩的嘴角边流'露'出讥讽的笑意。

    再说邙氏双雄,祭出宝珠后就不管不顾,加速向前飞去了,毕竟此物可是他们在坊市中花了数万晶石拍得,威能如何,自然是很有信心的。

    当然,肉疼也是难免,但晶石乃身外物,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果然贪心遭雷劈,拿了云鬼宗的好处,想要来宁家浑水'摸'鱼,哪知道却一头栽进了陷阱里。

    两兄弟心中暗自庆幸,幸好身上带了这么一件防身之宝,否则结果如何,想想就令人胆寒了。

    双手一掐,正想使用某种提速的秘法,突然又是一股可怕的灵压,而且这一回,就在身前不远,只见青光一闪,一面貌普通的少年出现在了面前。

    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而且打扮也朴素以极,然而兄弟俩用神识扫描之后,心却仿佛掉进了冰窟窿。

    怎……怎么可能,又,又是元婴期高手!

    有没有搞错,这等老怪物平时等闲难得一见的,如今却一下子冒出了两个。

    邙氏双雄心都凉了。

    而林轩之所以现身前台,自然也是有着自己的打算,看着两人惊慌失措的面容,林轩嘴角边流'露'出一丝讥讽。

    “两位道友,反正都是要魂归地府,何必白费力气呢,不用挣扎了,让林某送你们上路。”

    话音未落,他已伸出手来,屈指一弹,嗤嗤声响,激'射'出数道青蒙蒙的剑光。

    “前辈,有话好说。”

    兄弟俩惊骇非常,忙一边求饶,一边祭出了哭丧棒法宝。

    林轩见了,眉头一挑,神念动处,身上魔气翻涌,化为了两头狰狞蛟龙,接下了哭丧棒,而剑光则去势不改,狠狠的劈刺下来。

    躲无可躲,两人眼中闪过绝望之'色',忙将手臂扣在一起,合力布下了一道防御的屏蔽。

    刺啦!

    第一道剑光已然赶到,灵力狂闪,然而却被护罩接了下来。

    邙氏双雄脸上并无喜'色',反而越发大声的求饶起来了。

    然而林轩却丝毫不为所动,这种残忍好杀之徒,留下来又有何用处?

    何况想要起到立威的效果,还有将对方最强高手以雷霆手段灭杀更好的方法么?

    林轩不仅没有收手,反而屈指再弹,又有几道剑光被激'射'出来。

    连成一线,接二连三的斩在了屏壁上面,撞击声密如雨点,激烈得仿佛万马奔腾一般。

    短短的数秒而已,对邙氏双雄而言,却仿佛无穷岁月的磨砺,终于,那护罩上裂开了一道口子,接着哗啦一声有如镜子般碎裂了一地。

    “不!”

    夹杂着凄厉的惨呼,邙氏双雄已身首异处。

    其他人则已经惊呆了,出现一个元婴期尸魔已经够让人震撼,怎么还有一元婴期老怪物?

    然而两边反应截然不同,宁家弟子呆滞过后是欢呼,对方显然是自己这边的帮手,至于其他的外来入侵者,士气已土崩瓦解了,再没有分毫抵抗的念头,开玩笑,连恶名昭彰的邙氏双雄都一个照面即被灭杀,而且对方甚至没有使用法宝,他们这些筑基期修士留下来,岂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

    现在已经不能说是螳臂当车,他们的处境连以卵击石都不如,所以这些剩余的修士,不管是张家的,还是云鬼宗弟子,又或者什么散修势力,全都没有了分毫战意,纷纷舍了对手,四散而走。

    可想逃也不是那么轻松,正确的说是半点机会也没有,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债总是要换的,林轩既然现身了,就没存念头让他们跑掉,心念微动,那尸魔顿时抬起头,大声吩咐:“宁家弟子听令,将这些兔崽子斩尽杀绝,不留一个活口。”

    “是!”

    形势逆转,有两位元婴期老怪做靠山,宁家群修的士气,顿时节节上涨,此时别说痛打落水狗,就算是刀山火海,恐怕他们头脑发热之下,也毫不犹豫就给跳了。

    当即齐声抱拳行礼:“是,谨尊老祖法谕。”

    看着众弟子狂热的样子,唯有那黑脸修士叹了口气,经此一事,四房的这些弟子,必然成为死忠于老祖的人物。

    不过稍一转念,他又释然,反正四房都已没落,争权夺利也轮不到他们的,死忠就死忠吧,何况听说这场戏内'乱'之中,向来与长房作对的宁二先生与宁三夫人不仅没有受到惩处,反而升任执法长老了。

    老祖虽转化为尸魔之体,但心胸反倒开扩了许多,或许不会打压他们这些旁支弟子了。

    心中飞快的转过这个念头,黑脸老者也加入到了杀敌之中,他虽然法宝符箓都毁于邙氏双雄之手,但身为凝丹期高手,就算是赤手空拳,光用五行法术,也绝非那些筑基期修士可以抵挡,如砍瓜切菜,倒也威风非常。

    战局一边倒,然而想要将对方斩尽杀绝还是有难度,敌人足有六七十之多,而且不少擅长遁术,或者带有与之有关的符箓,此时一心逃跑,其中难免有少数运气好。

    本来这些人大有希望成为漏之鱼,可惜还有两个元婴期老怪在这里。

    林轩倒没有分毫出手的意思,自己刚才的表演已经够炫目,此刻应该让机会给尸魔。

    指令发出,那元婴期的炼尸顿时开始了动作,只见他的某只手臂突然毫无征兆的膨胀了起来,表面溢出浓重的魔气,看上去诡异无比。

    嘭!

    那手臂突然爆开,残肢碎肉像四处飞'射',看得宁家弟子一个个长大了嘴合不拢来,不明白老祖哪根筋搭错了线,突然在这里自残。

    然而诡异的还在后面。

    尸魔眼中红芒闪过,嘴巴里吐出几句晦涩难懂的咒语,那些碎肉在半空之中,突然发生了变化,一个个拳头大小的鬼头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中。

    “去!”

    尸魔一点指,那些鬼头顿时驾起魔气,追像了漏之鱼。

    惨叫声纷纷传入耳里,林轩嘴角边则'露'出得意的笑容,这一招正是天尸化身诀中所记载的神通,当初为了抢夺尸气沼泽,林轩与真正的宁家老祖斗法之时他就曾经用过。

    其诡异神秘之处,可是让自己大开眼界了。

    当然,这炼尸仅仅修炼了入门部分而已,威力远及不上宁家老祖,但用于对付逃跑的筑基期修士,自然是无往而不利。

    据说此神通修炼到极深处,炼尸全身都可以变化成鬼头,还另有不少玄妙的神通在里头。

    很快就有了结果,所有的敌人最终一个也没有跑脱,全都魂归地府,鬼头也飞回来了,在魔气中,重新变化出一只完整的手臂。

    “老祖魔功盖世,天下无敌!”

    ……

    众弟子振臂高呼,佩服之情发自肺腑。

    这个说法当然严重与事实不符,不过在普通修士心目中,元婴期老怪本就与陆地神仙差不多。

    林轩游目四顾,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这次行动,完全达到了自己预期的效果。

    尸魔双手虚按,众弟子的欢呼顿时停了下来,恭敬的站成一排,聆听老祖吩咐。

    “你叫什么?”

    “弟子宁无心参见老祖。”那黑脸修士见尸魔望向自己,心中一凛,忙恭敬的行了一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