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六百零九章 灵龙之气

    第六百零九章 灵龙之气

    “前辈快人快语,晚辈自然愿意割爱,只是不知道老祖准备用什么东西交换?”

    听林轩这样一说,浑圆老祖脸上'露'出喜'色':“呵呵,道友通情达理,放心,本祖师岂会占你便宜?”

    说到这里,他伸出手来,掌心一翻,一块蓝幽幽的令牌顿时从衣袖中滑落出来。

    林轩目光一凝,神'色'间'露'出几分诧异:“前辈,你这是……”

    “刚才在拍卖会之时,我观道友对魔幽门的令符十分属意,故将其拍卖下来,与你交换灵木,不知道道友意下如何?”

    ……

    林轩无语了,这老怪物在拍卖会中的奇异举动,原来是为了这个。

    平心来说,万年灵木固然非同小可,但此令符价值三十万晶石之巨,两者倒也勉强可以相抵。

    见林轩低头思索,浑圆老祖也不催促,脸上毫无不耐之'色',就这么笑意盈盈的在一旁站着。

    若换一个人,林轩自然不会轻易松口,怎么,也要敲诈一番才干休。

    但聪明人做事,自然懂得审时度势,眼前乃是元婴期老怪,林轩又岂会傻傻的节外生枝?

    贪心容易招来祸事,林轩深明见好就收的道理,反正这个交易自己并没有吃亏,既然如此,也就顺水推舟的答应下来。

    “老祖一番好意,晚辈岂有不从的道理。”

    “呵呵,道友果然快人快语,本老祖朋友不多,今后算你一个。”

    林轩嘴角边'露'出笑容,自然不会将对方这话放在心中,伸手在储物袋上一拍,一道白光飞掠出来,落下以后,却是一尺许大的玉盒。

    林轩将其抛给浑圆老祖,老怪物也是很上道的人物,同样将令符递到了林轩的手中。

    二人检视无误,嘴角边各自'露'出满意的笑容,也算是皆大欢喜了。

    “前辈若无要事,晚辈告辞。”

    “呵呵,道友请便就是,老夫不远送了。”

    林轩抱拳行了一礼,化为一道青芒在天边消失。

    望着他的背影渐渐远去,浑圆老祖的脸'色'的笑容也随之收敛,突然回过头,一声厉喝:“什么人在一旁鬼鬼祟祟的,给我滚出来!”

    此人外号笑面虎,可一旦发怒,脸'色'狰狞,看上去也着实让人心惊。

    “呵呵,浑圆老弟何必动怒,在下不过是适逢其会罢了,难道你要与我这老朋友翻脸动手?”

    半空之中传来一声长笑,灵光闪烁,不远处的大石出现了一位高瘦老者,此人身穿道袍,看上去颇有几分仙风道骨,从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灵力波动可以判断出,这又是一位元婴期的老怪物。

    “原来是灰鹤道友。”浑圆老祖怒容敛去,拱手为礼,然而眼眸深处,却有一丝精芒闪过。

    灰鹤上人,同样是散修出生,平日里行事亦正亦邪,然而在这附近的一片云海,却享有好大的盛名,因为他同样是一位元婴期的老怪,此人与笑面虎浑圆老祖,倒也有着不小的交情。

    “在下有事路过此地,并不是有意偷窥道友与人交易,只是区区一凝丹期小子,道友何必如此大费周折,他既有万年灵木,抢过来不就行了?”灰鹤上人拱手还礼,语气之中却透'露'出十分的好奇,他与浑圆老祖认识也有百年的光景,别看此人笑容可掬,心肠之毒根本就不在魔道巨枭之下。

    而修仙界根本不会讲礼义廉耻,杀人抢宝不过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他虽然没有见到拍卖会时的光景,但浑圆老祖以元婴期修士之尊,却这样善待一凝丹期修士,显然不合常理。

    难道那小子竟有什么不得了的背景?

    可李耀天之名陌生得紧,七星岛云海之中,更没有听说哪个大势力有这么一位少主?

    看见灰鹤上人满腹疑窦,浑圆老祖的嘴角边'露'出一丝笑容:“呵呵,道友就不必'乱'猜了,那小子的身世来历,在下一概不知。”

    “老怪物,你不愿说也就算了,何必用这等谎言来诓骗老友,不知道那小子的身世来历,你会对区区一凝丹期修士如此客气?”灰鹤上人一拂衣袖,脸上现出怫然不悦的表情来了。

    “道友还是如此'性'急,我骗你有何意义?”浑圆老祖依旧是憨态可掬:“我确实不知道此人的来历,但你应该清楚,除了木属'性'功法以外,我还精通卦术。”

    卦术?

    灰鹤上人的表情一下子严肃起来了。

    所谓卦术,也就是替人算命,以此为职业的人,世俗界就有,然而大多都是骗取钱财罢了。

    浑圆老祖人品并不如何,但身为元婴期老怪物,自然不能与那些骗子一概而论的,他所说的卦术,乃是修仙百艺之一,简单的说,就是预测未来,看破天机……说起来有些玄而又玄,但修道本就是逆天,像他们这种修为的人,神通已不啻于陆地神仙,有这样的本领,也不算奇怪。

    然而卦术听起来虽然拉风,愿意修行的却没有几个,一来是太深奥了,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钻研,二来天机这种东西,本来就虚无缥缈,就算是精通此艺的大师,预测的结果也是大部分出错,修仙最注重的还是境界与神通,这种杂学自然没有几人会看重,简单的说,弃之可惜,拾之无用,根本就与鸡肋差不多。

    灰鹤上人的表情却变得凝重:“难道你替刚才那小子算过卦了?”

    “不错,原本我仅仅是一时好奇,凝丹期修士却拥有万年灵木这种东西,于是卜了一卦,你猜我看见了什么?”

    “有话就明说。”灰鹤上人有点不耐烦了。

    “我在他身上看见了灵龙之气。”

    “什么,灵龙之气?”灰鹤上人身体一颤,脸上'露'出震惊加羡慕的表情。

    “现在你可明白老夫,为何对此子如此看中?”混元老祖淡淡的开口。

    “不错,古老相传,灵龙之气贵不可言,身上有此天兆之人,极有可能冲破元婴期,甚至度过三九小天劫,飞升灵界。”

    “你也想到了,这七星岛云海广袤无边,据说在某处不为人知的荒岛,就隐居着离合期的高人,只不过没有把握度过天劫,故而依旧滞留在我们这一界,这小子福缘之深厚,还超过了那些前辈,你说我会去做与其为敌的蠢事么?”浑圆老祖微笑着说。

    “话是不错,可这卦术本就诡异难测,道友又有何把握自己一定算得准呢?”沉默良久,灰鹤上人突然有些诡异的开口。

    “呵呵,老夫也没说过我一定算得准,但错了又如何,我付出晶石,拿到宝物,这交易可是半点亏也没有吃,这种事情,本就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嗯。”灰鹤上人模了'摸'胡须,深以为是,别看元婴期老怪平时一个个扯高气昂,嚣张无比,其实同样是欺软怕恶的东西,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活到了几百岁,哪一个不是'奸'猾无比的老狐狸。

    何况还有一件事情,两个老怪物都心知肚明,刚才交易的时候,林轩面对一位元婴期修士,却没有'露'出半分畏惧,光是这份沉稳,这份气度,就已经很耐人寻味了。

    若换一个凝丹期修仙者,不吓得浑身发抖,就很不错。

    他可不知道浑圆老祖是算过卦的,那这份信心是从何而来,就很值得推敲了。

    总而言之,那小子虽然仅仅是凝丹期修士,但绝对招惹不得。

    ……

    当两个老怪物在这里交谈的时候,林轩早已飞出了百里之远,今天的事情,他也很意外,犹如做梦一般,那笑面虎为何对自己如此和善?

    想了半天依旧没有半点头绪,林轩也就不再浪费无谓的时间。

    现在他遁光一缓,在某处荒凉的小山上停了下来。

    不管对方是否意图不轨,这里已经出了他神识笼罩的范围,林轩也就不再担心什么。

    左手一翻,那蓝幽幽的令牌被取了出来,林轩先仔细查看,确定此物没有被做下手脚,这才将神识沉入里面。

    结果却被反弹了回来……

    林轩一怔,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嘴角边反而'露'出笑容。

    他屈指微弹,嗤嗤嗤几道剑气激'射'出来,在地上刻画下了一个简易的法阵,林轩又从储物袋中取出晶石材料,将其布好。

    一道法诀打上,此阵法顿时开始运转,一团白光将他包裹在里面,随后林轩才不慌不忙的在小拇指上一划,一滴鲜血没入到了令牌之中,完成了认主。

    林轩不知道的是,与此同时,远在万里之遥的某处大山,那儿景物虽然秀美异常,整座山却隐隐有魔气萦绕。

    雾苍山,这儿正是魔幽门的总坛。

    在某个灵气最为充足的地点,有一座宽阔异常的洞府,洞府的练功室中,一白袍儒生盘膝而坐。

    此人看上去也不过三十出头罢了,文质彬彬,仪态潇洒,然而眼角的鱼尾纹却出卖了他的真实年纪。

    此人正是魔幽门主,一元婴中期的老怪物,看他的情形,似乎正在吐息打坐。

    在他的面前,有一座高台,高台上摆着十二座精铁铸成的小兽,在林轩让令牌认主的一刹那,其中一座小兽的眼睛突然亮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