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一百六十六章 脱险

    第一百六十六章 脱险

    然而天煞魔君一代人杰,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陨灭,尽管月魔蜘蛛恰好可以克制元神魂魄,但他却用一种秘法苦苦坚持,不被对方同化吞食。

    然而即便如此,也仅能坚持数天而已。

    说来也巧,月魔蜘蛛回洞后就被林轩与三个筑基期修士灭掉。

    天煞魔君大喜,他也是死马当活马医,元神立刻占据了妖兽的尸体,并用魔道的一种炼尸秘术,暂时让妖尸可以活动。

    这也是一种夺舍,但人类修士的元神占据妖兽身体,修真界历史上,还没有出现过,天煞魔君也是迫不得已,勉强一试,没想到竟然侥幸成功了。

    但随后,他就感觉到了不适,太过浓重的妖气,对他的元神开始排斥。

    恰好这时,两个原本是大盗的修真者,'露'出了狰狞面孔,想要杀人抢宝,周良已遭了他们的毒手。

    而魔君又想到了一种秘术,虽然有些凶险,但这时候也顾不得,将妖尸与周良的尸体进行融合。

    没想到又侥幸成功了。

    他灭了两个修真者,可林轩却借助阵法与他相峙。

    虽然不想暴'露'行踪,但时间耽搁久了,对自己更不利,于是魔君在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抽身隐去。

    可已经晚了,正魔两道已经得到了消息,派遣精锐进入了这里。

    天煞魔君再次走上了逃亡的老路。

    然而他法力虽然大损,可凭着聪明机变,倒也有惊无险,一路上看见那些修士们心怀鬼胎,自相残杀,天煞魔君冷笑不止。

    按照他的本意,只要悄悄逃回自己的秘密洞府。将放置在里面的天尘丹和几件宝物带走,然后寻找一无人的地点,苦修个七八十年,一旦结婴成功,自然就完事大吉。

    到时候,再出来报仇,凭借元婴期的修为,一定可以将这些趁人之危地宵小之辈。杀得屁滚'尿'流。

    天煞魔君恶狠狠的想着,可没过多久,他就笑不出来,躯体开始不听使唤,这让魔君脸'色'大变,毕竟是妖兽与人类修士尸体融合而成的古怪身躯,出状况也是正常之事。

    怎么办?

    元神出窍不是聪明的选择。

    修士除非是达到元婴的境界以后,才可以无所顾忌的神游万里。否则普通的修士元神一旦离开躯体,会迅速衰弱下去,直至消失。

    天煞魔君虽然已是假婴的修为,但依然无法突破此限制。

    当务之急,是重新找到一新地修士。夺舍其身体。

    然而说说简单,真正'操'作起来却比登天还难。

    夺舍毕竟是逆天之举,天煞魔君虽然功法特殊,又有异宝。但也最多再夺舍一次,也就是说,这次选定了躯体,就不能再变了。

    那么,就必须郑重以极。

    首先,那人的修为不能太低,这里打个比喻,假设魔君的元神夺舍了一个筑基期修士的身体。那么他虽然神识强大,但修为,却也会立降至筑基期。

    虽然可以重新修炼回来,但天煞魔君可没有耐心重花数百年的时间。

    那么,就夺舍凝丹期修士好了,可正魔两道的凝丹期高手,哪一个不是拥有惊人的神通,如果是身体未毁之时。天煞魔君倒也不放在眼里。可现在,找上他们。无异于羊入虎口……除非,是对方不在意。

    而且这还仅仅是其一。

    魔君可是还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凝结元婴,那么此人的天赋就不能差了,灵根属'性',最好能与自己地魔功相配合。

    种种掣肘,让这此夺舍变得难于登天。

    他悄悄潜伏在密林中,等待猎物,可时间流逝,却并没有合适的,这具妖尸对元神的排斥摇了摇剧烈,万般无奈之下,他正想退而求其次,夺舍一名筑基期修士。

    哪知道就在这时,欧阳琴心与赤目老怪却来到了这里,并且大打出手,魔君大喜,这赤目老怪不仅有凝丹后期的修为,而且是金属'性'的灵根,与自己所需地条件,完全吻合。

    他'舔'了'舔'嘴唇,像一条毒蛇,盯住了猎物。

    这可是天赐良机,趁两人打得最激烈,注意力全在对方身上的时候,夺舍。

    当然,以赤目老怪的修为,还是有一定风险,但权衡利弊,冒这点险,绝对值得。

    何况他自持神识的强大远在对方之上,十层地把握不敢说,但成功的几率应该也有百分之八十左右。

    接下来的情景,就如林轩所见到的一样,天煞魔君功法诡异,成功夺舍掉了赤目老怪的身体,然后追了上来,虽然现在他的法力远没有恢复到巅峰时期,但灭掉欧阳琴心与那小子还是没有问题。

    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将自己的行踪泄漏。

    赤目老怪,不,应该是魔君的嘴角边流'露'出一丝残忍地笑容。

    飞了数分钟,那黄芒突然一顿,停了下来。

    天煞魔君表情凝重的放出神识,搜索这一片区域。

    什么也没有,不对,按自己的速度,早就应该追上了,除非是……他们躲了起来。

    沉'吟'了一下,天煞魔君抬起手,一柄墨绿'色'的飞剑被他祭了起来,同时吸了口气,声音远远的传了出去:“欧阳丫头,还有那小子,你们俩以为躲起来就能逃出老夫的手心么?”

    “别做梦了!”

    话音未落,他冲着飞剑轻轻一指,顿时那法宝颤动起来,嗡嗡作响,竟然分出了数百道剑光。

    “还不出来吗,好,那就让你们尝尝本魔君这极魔天道剑的滋味儿!”

    然后便看见他伸出手。向下一按。

    嗤嗤声响,剑光如雨点一般的落下,方圆数里,剑气纵横,轰鸣声不绝于耳,在天煞魔君地威能之下,山崩地裂,尘雾缭绕。犹如世界末日来临一般地景象。

    可林轩和欧阳琴心依然不见踪影,天煞魔君的表情越发阴厉。

    默默不语,又向前飞了一段距离,然后继续用剑光轰炸……

    片刻后。

    天煞魔君突然抬起头,脸'色'凝重地望了一下东边,随后,又像感应到什么似地,望了一下其它的方向。不甘之'色'在眼底一闪而过。

    他咬了咬牙,化为一道黄芒,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消失在了密林的远方。

    而这时,前方被轰得一片狼藉的土地。突然诡异的如水波一样的晃动起来,一男一女以极暧昧的姿势搂抱在一起,徐徐地从土里冒了出来,他们的头顶上。还悬浮着一面造型古朴的铜镜,一层银'色'的光韵,从古镜里放出,将两人罩住。

    出了地面以后,那女子立刻脸'色'绯红的将少年推开,神情满是害羞与不自在。

    不用说,自然是被魔君追杀的欧阳琴心与林轩。

    事急从权,这面乾天镜虽然是威力强大的古宝。然而所放护罩所能覆盖的面积却小,不得已,两人只能以搂抱地姿势躲避,欧阳琴心还从来没有与男人如此亲近,自然是羞涩不已。

    但她到底是凝丹期的高手,很快,神情就恢复正常了,看了一眼林轩:“道友刚才给我的是什么丹'药'。竟然具有如此神奇的敛气功效?”

    “隐灵丹。”

    “隐灵丹?”欧阳琴心皱了皱眉。从来没有听说过,但此丹确实神奇。以天煞魔君的强大神识,近在咫尺,居然也无法发现自己。

    “这是小可自己炼制地一种丹'药',除了收敛气息,也没有什么用处。”

    听了林轩的解释,欧阳琴心一愣,随后就为之释然,对方是灵'药'山少主,精通炼丹之术,再正常不过。

    樱唇微启,正准备开口,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抬起臻首,而林轩几乎也在同一时间转过头,这让欧阳琴心大感惊讶,对方不过是筑基中期的修为啊,神识的强大居然只比自己差了一线而已。

    天边什么也没有,但片刻后,就出现了一道刺眼地剑光,落下以后,现出了太白剑仙的身影。

    “师妹,你没事吧!”

    见欧阳琴心俏生生的站在那里,太白剑仙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不过随即,就很好的掩藏起来了,貌似关心的开口:“这儿出什么事了?”

    欧阳琴心的俏脸冷若冰霜,硬生生的道:“谢师兄关心,小妹还死不了。”

    上次被苗矮上人暗算,林轩就提醒过自己要小心太白剑仙,但毕竟是同门,且师兄一向为人正直,所以欧阳琴心并没有听进去,最多有一点点怀疑,可经历了今天这事……

    林轩在旁边看见此景,心中不由得暗暗叹息,这欧阳仙子,为人也太直爽了些。

    “呵呵,看来师妹一定是对愚兄有所误会。”太白剑仙'揉'了'揉'鼻子,一点也不生气,反而脾气很好地解释:“师妹可是因为愚兄见了你的求救信号,没有立刻赶来?”

    “哼。”欧阳琴心沉默不语。

    “呵呵,不是愚兄不来,而是刚才,愚兄恰好遇见了一头三级上品妖兽,分身乏术。”太白剑仙苦笑着说。

    这个理由不错,三级妖兽,这儿是奎阴山脉深处,遇见这么厉害的怪物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欧阳琴心的表情和缓下来。

    林轩一怔,这位仙子,该不会……胸大无脑吧,这么烂的解释也相信。

    正感着急,耳边却听见了悦耳动听的传音:“道友无须为我担心,琴心只不过将计就计,稳住这家伙而已。”

    林轩舒了口气,看来是自己杞人忧天了些,原来欧阳仙子这样聪明,也是,经历了刚才之事,如果还表现得对太白剑仙信任无比的话,那才惹人怀疑。

    恰当地表现出一些不满,再由对方解释,然后“消去”疑心,这样才自然。

    “原来如此,是小妹误会师兄了。”

    “呵呵,没事,没事,没有能及时赶来救师妹,愚兄已经愧疚死。”张太白此人,确实油嘴滑舌,他转头看了一眼林轩,狐疑之'色'一闪儿现:“这位是……”

    “这位道友名叫林轩,乃是通羽真人地徒弟,灵'药'山的少主。”

    “原来是林道友,幸会幸会。”

    太白剑仙抱了抱拳,在幽州,灵'药'山地位超然,正魔两道都吃得开,而丹'药'对修真者重要无比,所以太白剑仙虽然是前辈高人地身份,却也丝毫不摆架子。

    而以林轩的城府,自然更加不会'露'出丝毫的破绽,完全是一副初次见到对方的表情,执礼甚恭:“晚辈久仰太白剑仙的威名,今日一见,三生有幸。”

    “呵呵,少掌门客气了,道友年纪轻轻,就已经有今日的成就,前途无量啊!”

    “前辈谬赞了,以后还请多多提携。”

    ……

    欧阳琴心秀眉微皱,她自认冰雪聪明,喜怒不行于'色',可今日一见林轩的城府,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望尘莫及啊!

    但并没有一丝的不满,反而'露'出了欣赏之'色',越是这样的人,越能在修行路上走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