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9.第1109章 两个月

    在这么个仪式的几天后,听落遥城的手下禀报,黎初怀阙和唐日升,也是回到了海洛派的落遥城总坛,也是一样的实行各种各样的休养阵策,原来就算是一人管一个派别,他们两个人的想法也是如出一辙。

    寒冬腊月的第一场雪,饶是伊云岫在这里生活了一年有半,这样的一场雪,照样下的她感觉很是喜欢。

    四合院内,她一身粉袄衣袂飘飘,站在回廊处,看着院子里的飘飘扬扬。

    纯白的雪自天上落下,纷纷洒洒的像是一场轻柔的棉絮雨,它粘在了院子里的枯木上,粘在只剩下草的花盆里,在地上铺开白色的地毯。

    看着天空之间这样美丽的景色,伊云岫轻叹了一声,忍不住拿手伸出去,去捧外面的雪。

    雪花落在她的手上冰冰凉凉的,不一会儿就消融殆尽,只余下一层薄薄的雪水,晶莹剔透,从她的指尖划开掉落。

    吧嗒,染湿了台阶。

    她收回了手。

    默默看着手里的湿润,她转身,慢慢走回自己的屋子。

    一城之隔。

    落遥城内,一身斗笠装扮的唐日升匆匆地从外面回来,路过海洛派的各种关卡,皆有弟子行礼铿锵有力地:“拜见素香堂堂主”!

    他一路疾行,各种转弯过去好几条回廊,随后步入内屋,找到了黎初怀阙的踪迹。

    此时此刻,黎初怀阙正在桌子前面批阅着今天的文件,外面的大雪纷纷扬扬,却似乎是无关他什么事。

    屋内燃着暖炉,这让唐日升一进门就开始脱外面的披风,巨大的室内外温差啊。

    黎初怀阙听着唐日升进来,连眼也不抬只是稍微挑了一下眉,便一声慵懒邪气地语调问:

    “怎的这样匆忙,后面有野狗在追你?”

    唐日升听着这样的话,脚下一顿。

    黎初怀阙毒舌,他也不例外,随即张口他就说了一句:

    “不是怕被野狗追,只是前面有豺狼虎豹,我若是走慢些,整个海洛派都会被掀了。”

    黎初怀阙佯装不懂,继续淡定说:

    “哦,豺狼虎豹竟然有这样的威力,看来我还得多加学习学习才行!”

    唐日升:“……”

    好吧他服了。

    果然人的城墙就是脸皮,脸皮够厚,就能够抵御外界的侵扰。

    他找了一张椅子坐下,总算得到休息长长的舒舒服服地呼出一口气。

    黎初怀阙总算是提起头来看他,同时自己手上的文件也终于放下。

    他站了起来来到他的面前,随意问道:

    “怎么了?”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黎初怀阙的生活步入了“念怀阙”的正轨,从内到外,从自己悲伤的心被逐渐变成他之前的心态,一身飘扬的白衣总算又焕发出了光彩,邪邪魅魅的,他还是喜欢似笑非笑,一笑就颠倒众生。

    那一身遇事淡定的本领也回了来,现如今不管什么也掀不起他内心的波澜,这近两个月内海洛派但凡有一点点突发状况,都被他淡定地压了回去解决。

    早在一个月之前远在黎绘城的黎初鸣拨已经称帝,天下经历了大战之后似乎是在重蹈覆辙,有黎初鸣拨新养的朝廷鹰犬正在四处抓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