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8.第1098章 以下犯上

    手中一壶小酒,他仰头张口随意地往嘴里倒了之后,便把那酒瓶子往地上摔了。

    继续摇摇晃晃地走。

    一不小心他晃到黎绘城的城门那一条道道上,他就着月光例常看了看公告栏,只见上面现在横七竖八地贴了几张告示,第一张写的是“追逃旧国余党古夜门”。

    第二张,竟然是用“以下犯上”的名号,说是“追逃不孝之子黎初怀阙”?!

    哈哈,黎初怀阙以下犯上,所以必须追逃……

    看向第三张,那上面用了黄绸红印,赫然写的是什么“黎初鸣憾身体抱恙,禅让……”

    大王爷,黎初鸣拨,您还真是冠冕堂皇呵,本派主作为黎初鸣憾的儿子是以下犯上,你作为黎初鸣憾的臣子,竟然说是禅让……

    到底是谁以下犯上多一点?

    果真这个世间一件事,说得好听和不好听,就是迥然不同。

    不过,本派主已经不是黎初鸣憾的儿子了呵呵呵。

    还有,黎绘国以后的前程,关人一介江湖人士什么事儿?

    他看完了这样的公告栏就冷笑着想着离开,却没想到在自己转过身的时候,突然发现身后有一队兵,手持剑柄,呈半圆形围着他。

    呵,是自己喝得醉了吗,这么一大堆人来到他身边,照着他灵敏的耳力,竟然听不得?

    算了,听不到就听不到,没什么……

    他继续晃着晃着就要离开。

    但是这样的一队士兵前来,可不是为了摆木偶的。

    为首的那一个人一脸霸气,拿着自己的剑就挡在了黎初怀阙的面前:

    “大胆逆贼,竟然敢出来作祟,看本将军还不收拾你!”

    这“将军”长得五大三粗的,一不小心看还以为是哪里跳出来的土匪,他声音浑厚得很,显得中气十足。

    黎初怀阙眯了眯眼,倒是停住脚步端详了一下,随即笑道:

    “你是哪里来的将军,石阑云呢?”

    很奇怪为什么石阑云和黎初鸣拨狼狈为奸,怎么他不是将军?

    那“将军”听到石阑云这样的一个名字顿时瞪了瞪双眼,貌似是有点羞赧。

    随即他便大怒道:

    “石阑云算什么,本将军一人解决你!”

    哦,原来这人和石阑云有嫌隙啊。

    不过那一句“一人解决”……他笑了一笑,连端详一下眼前这个人都不愿意了。

    不知好歹!

    他抬起脚继续走,感觉在这里废话还真是有辱自己的智商。

    那“将军”看着黎初怀阙这么目中无人都气怒大发了,直接就“呀——”的长长一声喊,拿着武器就劈过来。

    黎初怀阙非常的淡定,极其的淡定,他耳廓稍微一动,就听到了风声,连眼睛也不眨一下直接侧身顺便转了一个圈,霎时间他来到这人的身侧,单手一捻就攻击向他的软肋,一瞬间只听得“啊!”的一声,这“将军”毫无形象地鬼哭狼嚎开了。

    黎初怀阙收了手,往后退了三步这样子全部人就都在自己的视线之内了,他一只手指指着那人,随后扇形平移过去,指遍所有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