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6.第1046章 受死吧

    持剑的手奋力地抖一抖,发出独属于溯阳剑的剑鸣声。

    黎初鸣憾气得全身发抖,可是,在这个黎初怀阙歪编着的出来的道理面前,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但是,他在意他这个儿子啊!

    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也只是,要他变得更强再强再强而已。

    废话少说了。

    黎初怀阙一步一步地逼近他,问他:

    “今天,你就要为你的价值观,为着那么多无辜枉死的人付出代价!”

    黎初鸣憾道:

    “所以,你便要我赔上这么一个国家,现在这么和乐的百姓,来给你完成报仇的心愿?”

    黎初怀阙一字一句说:

    “这是我答应了芸公主的!”

    黎初鸣憾不甘心地反驳:

    “芸公主,她不是没死吗?”

    “那是她命大!”

    黎初怀阙又重声了。

    他说:

    “她是没死,但是我的母亲呢,其余的凌诏国的死忠将士呢!”

    “……”

    黎初鸣憾还想说什么,但是到最后,他把话咽了回去。

    罢了,罢了……

    他抬起手来指着那一位御林军头头:

    “你,命令所有的御林军,撤走!”

    今天,他周全布置的御林军,甚至是外围的埋藏的奇兵,其实都是要来对付古夜门人的。

    却没想到,现在古夜门人不需要对付,需要对付的,是自己的儿子。

    黎初怀阙看着黎初鸣憾这样做,冷冷笑道:

    “你这样子是做什么?”

    黎初鸣憾如实道:

    “外敌内患,你觉得我还可以做什么?”

    黎初怀阙道:“那就受死吧!”

    说完呢,他一把绯红的剑,直接刺向黎初鸣憾的脖子!

    但是黎初鸣憾却果真连动一下,都没有……

    绯红的色彩划破了暗黑的空气,像一抹虹。

    在场的人,包括白雪郡主,御林军年轻的头领,一干太监内侍,全部吓得脸色煞白。

    儿杀父,臣弑君,黎初怀阙……他想当天下最大逆不道的人。

    但是溯阳剑一路疾行,却偏偏在黎初鸣憾脖颈的前方,即将刺入皮肤的上一秒,生生顿住!

    剑气扬起一阵风,吹起了黎初鸣憾的头发。

    黎初鸣憾,此时此刻,甚至还能够感受得到,那位于剑尖的凉凉的感觉。

    可是剑并没有刺入他的脖子。

    他一双手在上一刻紧握成的拳头,终于松开。

    心也放了下去。

    吁——他赌对了。

    他睁开了自己的眼。

    看着黎初怀阙一脸的凶相,黎初鸣憾冷着声问:

    “怎么,你不把剑刺下去?”

    黎初怀阙看着黎初鸣憾那一张脸,手腕抖了一抖,终究是没向前一步。

    他……他不像是黎初鸣憾这种没有情没有义的人,他是黎初怀阙!

    说的很好听的报仇,但是事实上,要让他杀死自己的父亲……

    这样的行为,又和土匪草莽,黎初鸣憾,有什么差别。

    黎初鸣憾看着黎初怀阙脸上扭曲的神情,知道他是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

    他把自己的性命赌在了这一剑,现在,是成功了一半……

    他的儿子到现在还没有懂得断情绝爱的真谛,现在要他来断亲情,这是小概率事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