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8.第1028章 慕今陵闯丞相府

    玉幼慈想要追他,眼看着有点来不及……

    可就在玉幼慈觉得完了死了肯定要被关的时候,走到门口的童忪埙一只脚还没有跨出门槛,便身形顿了顿把自己的脚收回去。

    他不自觉地退后两步。

    门口处,因为是黄昏逆着光,玉幼慈照着童忪埙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到一挺拔伟岸的人,一团漆黑看不见五官。

    但是他出现在了门口。

    随着童忪埙的退两步,那个人抬起了脚跨过门槛,一路走进来。

    一进来光线就好了,玉幼慈看着光线里面出现的一张熟悉的面孔,忽然捉急的心速度放下,她感觉到很开心。

    唇边不自觉地咧出一抹笑容,她看着他,似乎是在看着救星的出现。

    慕今陵沉着一双眼,他周身气压极低似乎是要冻着人,但是现在他在生气根本就不想说话,这样子一来“要冻人”这个词,可得改为要“冰封人”了。

    等到童忪埙回过神来觉得艾玛眼前的是乱臣贼子啊慕今陵,他都不紧张了不被他的气势所迫,直接他停住后退的脚步勇敢地对上慕今陵:

    “慕……慕今陵,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来闯我的丞相府!”

    慕今陵看着他停住脚步可是自己却不打算停住呀,他依旧在后退,最后迫使的童丞相也只能往后退了。

    一直退到了玉幼慈的旁边,退到慕今陵和玉幼慈并肩而立,他这才停住脚步双唇咧开,回答道:

    “闯你丞相府并不需要多么大的胆子,倒是您,您身为一国丞相,竟然公然带走我的妻子,良家妇女,这个又是为着哪般?”

    他声音低低沉沉的,修炼到现在都有一点点黎初怀阙的味道了。

    只是刚刚他来到这里已经有点久了,这童忪埙和玉幼慈的争辩,他在门外已经听到好多。

    他听着玉幼慈为着他据理力争,他还听着童忪埙对着他对着他的家庭那样子的贬低,觉得对童忪埙好些生气好些气愤啊但是同时,他对着玉幼慈又有那么多那么多的心疼,那么多那么多的怜惜。

    特别是玉幼慈说到的,逆贼就逆贼,反正阮仪今生今世非慕今陵不嫁了……

    他对着这么的一句话,是满满的感动。

    所以,现在就让他,帮着玉幼慈做些什么。

    童忪埙看着慕今陵一双阴沉沉的如同集聚了暴风雨一般的眼睛,感觉是有点小害怕的。

    就是,这人的气势,有点强。

    他没有想到,慕今陵,竟然也敢这么来他家,这么公然的现身,还这么理直气壮地说。

    他冷冷笑道:

    “爹爹把女儿抓回家,你觉得本相这是在带走良家妇女?还有,谁是你的妻子?”

    慕今陵把手臂一伸就把玉幼慈拉过来,他和她并肩站着,直接问:

    “你说呢?”

    童忪埙胸口一起伏。

    他说:

    “她是你妻子,我怎么就不知道,慕今陵,你还真是嚣张至极啊你说什么妻子,你们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吗?你有三媒六聘来迎娶她吗?她是劳资的女儿,什么时候是你妻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