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9.第1019章 心很难受

    他,出了这样大的事情,难道不会生气,还是这么替她着想……

    而她,作为一个女儿,且不说她没穿越时候原身的乖巧伶俐,现在是她穿过来安在这一个躯体上一定程度上算是夺走了慕夜芸的生命,就说自从她当了慕夜芸,是惹出多少的事情让父亲操心……

    她当女儿,还真是失败啊!

    不……

    她后退了两步,挥着泪转身跑了出去。

    “妹妹!”

    慕今陵拔腿欲追。

    当玉幼慈懂得伊云岫的心思,她看着慕今陵要追的样子赶紧拉住他,跟他说了一句“放心,我去追”,就自己随着伊云岫跑出去!

    现在看来,伊云岫应该不会做什么想不开的事,但是她脑海里想不开,还是有点的。

    其实说来,当初她玉幼慈在出天牢的时候,是真真被慕弥砺所蒙蔽了。

    但是现在,当事情顺出来她便想了个大大的明白,自然把慕弥砺的意思转达给伊云岫。

    刚刚他们这才从石将军府中出来,玉幼慈一身红袍未来得及脱都是纷纷扬扬的大红,欸,这下子为了伊云岫,她只能这样拖曳着出去。

    伊云岫一身黑衣不似平日,但是依着平日里她清丽冷艳的容貌,现在这一身束腰的黑衣,加上简单的只是把两边的头发往后面别了其余的随身顺垂着的发型,整个英气逼人还透着一股赏心悦目的气质,简直就是气场更加大发了。

    不过大发了气场的伊云岫流着泪跑了出去。

    现在,在黎绘城的大道上,整个虽然还是有人但是人已经不是熙熙攘攘的了,一个是夕阳西下的原因一个是这将军府又闹出了人命人心惶惶,放眼望去,最近的黎绘城极度不平静。

    所以为了明哲保身,很多百姓都识时务地闭门不出。

    但是就在冷清了不少的街上,还是有小贩做生意有游客百姓购置物品。

    于此的人来人往中,停靠在路边的一辆豪华马车,淡定地伫立着惹人注目。

    可伊云岫没这个心思。

    “云岫!”

    身后,玉幼慈觉得自己的裙裾实在是太拖曳了,不得已的她只能喊住伊云岫。

    要不她该追不上她了。

    伊云岫听着玉幼慈的声音止住了步,她转头,一双原本没有情绪的眸子里流出了泪水模糊了视线花了妆容。

    玉幼慈看着叫住伊云岫,她总算能停下来,一步步地朝着她走近。

    看着伊云岫泪流满面的样子,她心疼地上前,伸出手来抚了伊云岫的脸。

    揩干她的泪水。

    可是,因为她的温柔触摸,伊云岫的眼泪掉落的更多,更急。

    玉幼慈没有办法,只能柔声着急道:

    “云岫,乖了啊,别再哭了。”

    “哭花了妆容哭红了眼,多难看啊……”

    伊云岫蹲下了身子抱着一双膝盖,她迸出哭声:

    “幼慈,我的心好难受。”

    玉幼慈随着她蹲下去,使劲儿地点头说:

    “我知道,我知道!”

    她知道她的。

    “可是难受又能怎样呢,为今之计我们只能静观其变,云岫,你是万万不能现身去救慕丞相的你知道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