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2.第992章 海洛派和唐日升

    因为着他们,她失了家,失了国,现在,连她的父王都已经身死。

    他们两个人之间,横亘着这么多的国仇家恨,一件又一件,像是一条又一条又长又阔的鸿沟。

    无法跨越。

    他想到了新婚之夜伊云岫那狠绝的气息。

    他想到了最后伊云岫被唐日升劫走的时候,伊云岫回过头来看着他的眼神。

    他还想到,前天他去找伊云岫,在古夜门据点之外,伊云岫冷漠的模样。

    “黎初怀阙,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你能还回我母后的性命,还回王丞相的性命,还回我一个家,一个国么?”

    她冷冷地丢出这么一句话,把所有的一切都悉数呈现。

    这样的一句话,是原本的他无法回答的问题。

    黎初怀阙,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你能还回我母后的性命,还回王丞相的性命,还回我一个家,一个国么?

    他也想还给她一个国,一个家,但是毕竟国亡家灭……

    当年,他受控于父亲身不由己,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羽翼未丰,没法抵抗。

    而这些年,随着他的长大,他创立的海洛派慢慢地成长,倒是根基越来越稳。

    其实海洛派,并不像伊云岫想的那样。

    海洛派,说来建派的初衷,是因为黎初怀阙不忿父亲的所作所为,因而建立的反抗基地。

    他虽身为太子,但是自小便有反意。

    至少,得给父亲一个教训,得给年幼的芸公主,报一个仇。

    这天底下的所有人,他都可以不顾,但是芸公主除外,他只在乎她一个。

    是她在他黑暗的时候给了他温暖,可是最后,他却是这么还给她的。

    说来,海洛派的性质,某种意义来说和古夜门差不多。

    只不过,多了一个圣上庇佑的幌子。

    再说他为什么会和唐日升那么交好?

    除却了依旧是儿时两人有点小交集的这一点外,还有便是他知道唐日升是紫贺公主的儿子,并且知道,唐日升心中不忿,也有反意。

    两人都有同样的目标,都是同样能够隐忍,自然很轻易就一拍即合,互相扶持。

    他信他,他也信他。

    海洛派,是他们两个人合力撑起来的,他的一切事情,唐日升都知晓都曾为他分忧,就算是有时候那个信念会动摇,都是他们为着对方坚持下去。

    唐日升问他会不会后悔和父亲作对,他会说,他的此生此世,就只有这个目标支撑他活着。

    是父亲,让他成为一个不仁不义的人。

    用来成全父亲成大事者不惜小节这一个理念。

    呵呵,父亲,在你看来,这样的理念才能成大事,所以你便这么的活着各种小人,而我呢?

    在我看来,只有仗义侠勇,从点滴的小事做起,那才是成为顶天立地的大人物的根本。

    他不会按照父亲想的那样,做一个伪君子,真小人的!

    可是到最后,却是这个局面。

    海洛派,应该怎么走下去。

    ………………………………………………………………………

    若舞:嗷嗷嗷嗷好丽友好基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