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9.第959章 合卺酒

    可惜,到最后,没有劫婚这一说,婚,劫不成,只是顺顺利利地结。

    忙活了一整个中午,她走过各种各样的结婚程序,最后被人送进了新房。

    夜色悄然降临……

    龙凤烛的烛光摇曳,寂静的喜房之中,只有烛火在时不时发出“噼啪”的爆碎响声。

    鸳鸯帐内,红色的霞帔流水似的从那身形纤长的女子身后流淌下来,一路蜿蜒到了地上,映着明暗不定的烛光,喜裙上栩栩如生的金线凤凰简直就像要破衣而出,它们闪着柔和的光芒。

    伊云岫端坐在床榻之上,安安静静的,给人的印象,就像是这些金丝凤凰一样,虽静若处子,温婉可人,但是却有一种无形的气质,淡淡地融合在柔软的烛光之中。

    “咚咚咚。”

    三声沉闷的敲打声在这空旷的房中响起。

    原来是伊云岫,她用自己骨节分明的手,钻出了红色的衣袖外面,慢慢地敲了床沿三下。

    房间空空,只有这三声响声在空中激荡。

    很好,没人!

    两只玉手在下一刻皆是捏上了她面前长长的喜帕,她把喜帕往后面一掀。

    喜帕下,一张倾国倾城的绝俗面容,是露出来了。

    那一双清冷却灵动的眼睛慢慢转起,待仔细打量这个房间,伊云岫觉得有点眼熟。

    呵呵,不愧是太子的喜房呵,如此豪华的三进三出,怕是,只有唐日升的宣王府里起先她住的后来让给了念怀阙住的那一间,能够相媲美。

    而现在,这样的奢华房间里面入目的到处都是红红的“喜”字,好看得令人发指啊!

    咳咳,难怪有那么多的人挤破了脑袋想争夺太子妃之位,原来就算是争一个表面的气象,也是好的。

    啊哈,可惜了,姐姐才不稀罕。

    心中忽然闪过念怀阙的身影,伊云岫眼眸在上挑之后又被压低,她双唇微抿,一丝黯然从眼角滑过。

    不知道他知不知道我今日被嫁了。

    不知道他听说了我被嫁心情如何。

    不知道,他会不会对自己很伤心,很失望……

    肯定是失望透顶了吧,呵呵,你看她都回到丞相府这么多天,念怀阙也没有露个脸。

    自从上次那一别,他们已有一个多月没见了,她每天都在想着他,而他呢?

    竟是连一点点消息给她也没有。

    就算是现身出来他来说一句“伊云岫我对你太失望了”,那也好啊……

    “唉……”

    她轻叹了一口气。

    抹去心底里隐隐的痛,她抬起双眼,眸中划过一丝凌厉!

    赶紧的办正事,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等一切事情都结束了,她再去寻了念怀阙好好解释!

    对,她要做这件事,总归是因为自己的身份欠了凌诏国的,只要办完了事,就不会再有这种事了。

    她在手指尖忽然夹有一个纸包。

    那是门主亲手给的什么什么毒。

    她飘飘走到桌边,打开纸包,将里面的白色粉末给倒入了酒壶之中。

    合卺酒,取和和美美之意。

    呵呵,你黎初家族,夺我江山,杀我族人,虽然这些对于我的灵魂来说都是假的,但是就算是为了这一位给我肉身的小姑娘好了,这也算是义务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