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第789章 跪祠堂

    听说古夜门呐喊助威,贺家庄却胆小如鼠地闭门不出?!

    听说贺家庄的贺庄主回来了。

    听说贺家庄的庄主夫人回来了。

    听说贺家庄原本新养的一千兵马,庄主一回来调遣霎时间剩下了五百?!

    伊云岫很疑惑,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而此时此刻的贺家庄,完全可以说是,乱成了一锅粥。

    柳杜若一身紫色的长裙摇曳拖地,她被勒令跪在祖宗的排位前面好好反省。

    而今天,是柳杜若反省的第三天。

    贺流年站在一旁,身旁居然站着禹苈衿,他看着她冷冷道:

    “现在,你可知道错了?”

    柳杜若跪得腰杆儿笔直,闻言咬了咬牙紧了紧拳,她怒道:

    “我没有错!”

    “你没有错!”

    贺流年更是大怒!

    “你没有错?!你没有错勾结外人用了我们贺家庄的队伍作威作福?你没有错不远千里拉了我们贺家庄的人马就为了伏击我们让阿衿丧命?你没有错你胆敢连哥哥的话都违抗,你没有错你现在跪在这里,大声地喊你没有错!?”

    大约贺流年觉得自己吼得有点失控了,于是他揉揉自己的睛明穴,压住自己的怒气但是声音还是很有起伏地道:

    “你没有错,那外面的那些古夜门人是什么?”

    柳杜若从来就没有被贺流年这么凶过,听到这么大的声响嗡嗡的简直震耳欲聋,她咬紧了下唇,到底忍不住泪水簌簌地落:

    “我没有错,错的是她,错的是禹苈衿,明明她已经逃跑了还回来作甚,明明她已经走了还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扰乱我们的生活,我这么做有什么错,旧贺家庄要不是因为她,不会整个倾塌让我们无家可归只能躲来这个地方,要不是因为她,你还是我的哥哥你不会像现在这样吼我!!!”

    她说到最后迸出了哭腔,直接朝着祖宗牌位吼了回去。

    禹苈衿被她吼得后退了一步。

    一只手,却紧紧地被贺流年及时抓住。

    贺流年给了她一个关切的眼神。

    禹苈衿现在只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乱,里面嘈嘈杂杂地不知道装了些什么,一直在喧嚣。

    刚刚在柳杜若最后一个字吼出来的那一刻她感觉自己的后脑勺像是被蜜蜂扎了下,很不舒服。

    她下意识就想要走,最后是动了动贺流年的手,她说:

    “我头有点晕,我想回去休息了。”

    贺流年闻言有点紧张,于是看了柳杜若一眼,平静道:

    “等你真的冷静了想清楚了,再来和我这个做哥哥的说!”

    “哥哥?!”

    柳杜若冷冷地笑了。

    她朱唇微启,轻轻地呢喃:

    “现在的你,还是我的哥哥吗……”

    可惜了贺流年和禹苈衿已经转身,再听不到她这样的话语。

    宽敞的祠堂之内,几十根蜡烛常年点燃,摇曳着火光照耀着整个祠堂,正中间,柳杜若捧着脸,任由泪水哗啦啦地落下,她嚎啕大哭。

    伊云岫和念怀阙的到来时值正午,阳光依旧强烈,但是贺家庄面前,果真是有一排黑色衣服的女孩子围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