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5.第785章 聊到禹苈衿的往事

    而后玉幼慈回忆起来当初刚刚穿到这里的时候,还拿着高大上的“逍遥谷唯一的关门弟子”这个身份招摇撞骗,现在想来,还真是好玩得很。

    缘分真的很奇妙,谁知道她随意扯了一个谎,然后,就遇到这个十个字的谎言里面,两个主角。

    这一个逍遥谷之行,她又学习了好多好多的新鲜医学知识,平日里,只要她不懂的拿来问,醉逍遥都会不留余力地帮她解答,和她探讨。

    那哥俩儿好啊,忘年交的感情都小小地让慕今陵酸了一把。

    这个是玩笑儿话。

    最后玉幼慈提及到禹苈衿的失忆恢复问题,这个可就是学术上的高级问题丫,醉逍遥默了默,说是:

    “其实阿衿她最大的问题在心病,若是心病的问题得到解决,相信,她脑海里的淤积,到那时都不是问题。”

    玉幼慈听着这个理论颤了颤,想想,那是要多么严重的心病,才能够让一个人这样,自愿封闭记忆,然后永远靠着潜意识把它密封,而后心甘情愿过没有记忆的日子。

    不禁……就连玉幼慈,也对着禹苈衿过往的故事,感兴趣起来了。

    问着醉逍遥禹苈衿以往的故事,但是醉逍遥憋到最后,还是无奈地叹了口气说:

    那是一场冤孽啊!

    摇着头,其实就算是他这么一个一脚迈进棺材里的老人,一回想起之前禹苈衿的种种,都会觉得由衷地心疼她,由衷地希望,若是,之前禹苈衿没有遇到贺流年,那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美满的事情。

    但是这么抽象的词语,抽象的句子,现在一波波地传送进不是当事人的玉幼慈的耳里,只能是,让玉幼慈更加疑惑而已。

    再过了几天,当大家的伤势啊身体啊都好了很多了之后,四个人,伊云岫和玉幼慈,慕今陵和念怀阙,都齐齐地想要离开逍遥谷了。

    那一天,逍遥谷没有了玉幼慈来到之后的热闹,重归了以往的平静,两个小弟子不舍,师父也不舍,但是到底人生的旅途一路匆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来来往往,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看着四个人都上了海洛派备出来的两匹马,看着这样的两匹马滴滴哒哒消失在逍遥谷之中,花甲之年的人,最后扶住了门口转身回了屋。

    ………………………………………………………………………

    两匹马哒哒地行走在逍遥谷之中。

    表示念怀阙和慕今陵实在是太会享受了,比方说备马其实之前是备四匹,但是等到那四个白衣弟子一人一匹把马带过来之后念怀阙临时改变主意道:

    哎呀这样让这四个人,如何回他们海洛派的分堂啊!

    步行吗?!太残忍了。

    于是他不顾伊云岫的插嘴直接吩咐,两人一匹马,四个弟子领两匹回去,其余的两匹,其实剩下这四个人也有办法嘛!

    木讷的弟子忒不解风情,最后是直接被念怀阙一怒赶走的。

    伊云岫倚在篱笆看着念怀阙教育属下,然后深深地觉得:果真还是“暴力治下”比较有效啊,还爽快过瘾!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