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第730章 计策

    就是在这么一个吹风的时间内,她又眼尖地看到了某一个角落的花瓶后面……

    这次可不是她的直觉准,只能说是伊云岫太不小心了,这个时候朝阳初升,有淡淡的阳光照射在院子里的各个地方,包括,伊云岫所在位置的花盆。

    偏偏伊云岫的后面是一片墙……

    于是高大上的影子是比人更容易暴露的好吧。

    她淡淡的只是瞥了一眼就明白个大概,心里头忽然有一个绝好的念头浮现出来。

    嗯,不错,这一次,伊云岫,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这才有了下面那些继续的动作。

    还有暗示性的其实没有明说的词语。

    再后来伊云岫骂了她,直接把她骂得那叫一个狗血淋头啊。

    然后她也不知道念怀阙怎么会折回来(念怀阙:我不过是觉得刚刚院子里好像有人所以折回来确认一下啊,谁知道你们在弄这些把戏,早知道就不回来蹚浑水了吼吼。),然后,她就假装哭和晕了。

    然后,其实她的伤口没事的,不过是看了伊云岫跑出去念怀阙貌似想要追于是她咬咬牙把它给扯裂了……

    …………

    …………

    所以眼下说起来虽然事实就是伊云岫误会了这个可以推脱毕竟她又没有说什么是伊云岫自己联想加想象自己误会的可好……

    可是,可是还有一个,就是她那些似是而非的话,要是换做别人,那还容易蒙混过关,要是换做念怀阙呃……

    当然了,要是伊云岫没有说,那就更好了。

    可是伊云岫不说的几率有多少,嗯,她的心里面很不安。

    眼下玉幼慈这么大动干戈地想要给伊云岫讨说法,肯定就是伊云岫把她的观点给玉幼慈说了啊。

    所以她该怎么圆谎?!

    (若舞:现在才知道紧张,哼哼)

    “不是糟蹋是什么?”

    玉幼慈在慕今陵的再三安抚下,说出来的话,才终于有了那么一点淡火。

    但是语气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念怀阙心道是“糟蹋”啊,难道是刚刚那么重口的说了云岫两句,就叫做糟蹋?!

    他可是在身后亲眼所见亲耳所听,伊云岫,站在沈碧琼的门前把沈碧琼骂的怔怔的都晕厥了,都骂到她伤口因为气急攻心伤口都再裂开了,他不过说了她两句……

    念怀阙也觉得委屈。

    是的,自始至终,念怀阙就只看到的伊云岫强势的模样,还有沈碧琼柔弱的模样。

    难道,在这之前,这两人还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念怀阙不可谓是不聪明,这么“曲折”的都被他轻易联想到。

    继而他想到了也不对啊,伊云岫的屋子在男厢,而沈碧琼是在女厢,这么大清早的,伊云岫干嘛没事走到这边来找茬?!

    他们早上还没有吃饭吧……

    所以这省了吃饱了没事干这个理由。

    但是到底早上是不是自己太重口了念怀阙不知道,但是如果伊云岫觉得确实重口了,他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大男人,弯弯腰低低头道下歉又如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