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6.第696章 沈碧琼

    在旁人说之前说些什么解释的那是趁热,可是非得伊云岫自己来问吧……

    黄花菜都凉了啊。

    而伊云岫原本不是那种很是……小心眼的人,现在被念怀阙连番作弄下来,都好像她是妒妇一样了每一件事都必须纠结。

    这感觉给她对她来说,很不好。

    她觉得自己只是原则性强一些而念怀阙,都喜欢踩她雷区。

    还有欺骗,她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的欺骗。

    念怀阙,他什么意思,在粉妆阁“逗弄”她一阵也就罢了,到头来,那个段子竟然是他给她的浪漫点的谎言!

    还有他刚刚的那个解释,请亲们再从头去看看那些话吧,念怀阙自始至终端着的态度,都是伊云岫误会了,事情不是那样的……到最后连一句感觉到歉意的言语也没有。

    他也不想想,是为了什么伊云岫才会误会?!

    呵呵,或许她误会了,这事儿错在她?!

    伊云岫觉得很不能理解男人特别是念怀阙,的思维。

    看看慕今陵吧,她家哥哥虽然有时候对情爱很呆,但是他哪有这样的处事方式啊。

    不知不觉伊云岫默默地内牛满面。

    “诶,伊云岫,你有时候有没有觉得,有些确实是念怀阙的错可是他不自知,还以为是理所当然?”

    “嗯。”

    伊云岫闻言点头。

    “可是……”

    玉幼慈拿着杯子,淡定道:

    “站在他的角度来看,或许他以为错的是你但是你也没有承认。”

    “什么?!”

    伊云岫被这个弯过来想一想再弯过去想一想的理论诧异到了。

    按着玉幼慈来说,他是觉得是伊云岫自己错了?!

    伊云岫挑眉就准备怒。

    但是玉幼慈适时道:

    “不用捉急地生气,我只是实话实说,劳资觉得你们两个还真是神奇大事情小事情不断俺不过是想帮你们和好罢了,你要么停一停思考一番,要么……继续纠结哈。”

    她说完又给自己倒了杯茶。

    而伊云岫,被她这么一说竟然火气瞬间熄灭了,她知道,玉幼慈是为着她俩好。

    其实想想也是这样,因为男人的大脑构造和她们女孩子构造不同,伊云岫也不能强行把念怀阙的思维神经一根一根抡顺了吧,诶,只能是自己找借口安慰一下自己。

    好在,念怀阙不是跟她解释了这些事情客观方面的这些事儿了吗?

    就这样伊云岫颠覆了传统的思维方式直接逆向思维,最后这个下午两人都在这里喝茶谈笑风生。

    伊云岫自己也想了好多,最后觉得好歹念怀阙都给她解释了这么多的事情了,她应该信他也应该放得开不小气不纠结。

    于是当这两货回到宣王府的时候,夕阳无限好只是掉得早,唐日升等在了大门旁边,一会儿看着天色一会儿又跺了跺脚,神情不耐烦却忍着等下去,他被夕阳拉动的这么一个长长的动态影子让人觉得很是,好玩。

    玉幼慈默默看了伊云岫一眼,她只见伊云岫什么也没动包括鼻子嘴巴眼睛表情,嘿嘿笑着她让她从看唐日升的精彩表演之中回过神来,然后再朝着宣王府的方向努努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