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第690章 并不是这样

    可是,容若舞八一八:还真就被沈碧琼看到了。

    这是前话撒,现在继续继续。

    “诶,反正人家当时就想,不在意自己的男人,那也就算了,我自始至终就不喜欢脚踏两只船的男人,男人嘛,或许对于他们来说能把好多个妹子很有成就感,奈何劳资就这么落后,觉得那个就是犯病!”

    “嗯嗯,犯贱病!”

    玉幼慈很赞赏地接口。

    伊云岫:“……”

    “这样也就算了,好歹念怀阙在古夜门里面救我了嘛,可是谁知道,今天那一位花魁又出现在了离黎绘城千山万水的凌诏城之中……”

    “啊?!在哪里?”

    玉幼慈惊讶道。

    这个,不会是念怀阙所为吧。

    靠,念怀阙也太过了点!

    伊云岫继续倒茶,继续说:

    “就在宣王府里面啊。”

    “噗……”

    玉幼慈直接喷。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伊云岫心情不好了。

    这事要是换做是她,她心情也不好。

    不过她很有欲望想动动脚回去看看那个菇凉长什么样儿撒,能被念怀阙看上,长得一定很不错。

    于是某人在了解了事情的始末之后,脑袋瓜子里面想的东西,偏离了轨道十万八千里远。

    不过她还靠谱地说了句:

    “节哀啊。”

    伊云岫:“……”

    谁知道这个时候她的帘子被某无理的人直接一拉。

    有点不同于刚才方向的小光亮照了进来,伊云岫和玉幼慈两人都是极为敏感的,二话不说直接把头扭过去。

    却看到……

    在满室喧闹之中一抹近在咫尺的白色身影,他板着个脸,站在近前,在眼神接触到桌子上满满的盘子以后,青筋抽上了一抽险些破功。

    玉幼慈光明正大堂而皇之道:

    “哎呀这不是伊云岫你家男主么?”

    “怎么今天有空出来了啊听说金屋藏娇了呢要不要久别胜新婚呢?”

    “啊不对,不是小别!”

    玉幼慈不是唯恐天下不乱,而是义正词严地为着自己朋友出气。

    她也不爽念怀阙的行为,更不爽的是,念怀阙对待伊云岫的行为。

    俗话说姐妹如手足,男人如衣服……等等,这两者好像都和念怀阙木,有,关,系!

    但是随着念怀阙幽幽地朝着玉幼慈那么一瞥……这情形,立马就转变成了……

    “哎呀我忽然有点尿急云岫啊我上下茅房先啊。”

    说完玉幼慈装腔作势地捧着个肚子直接溜远了。

    伊云岫看着某背影,只能无语地:“……”

    但是她很淡定,嗯,自从念怀阙掀帘开始到现在,她都淡定无比。

    眼下这种形势她也没觉得慌张什么的,只是她没有正视念怀阙,而是把目光放在了哪里。

    念怀阙看着她无动于衷的模样轻叹了口气。

    随后主动地直接在伊云岫的对面坐下来。

    他问:

    “为什么不告诉我?”

    伊云岫不言不语。

    他再继续说:

    “其实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哦?!那是我想的什么样?”

    伊云岫终于开口。

    声音里冷淡无情。

    念怀阙都被她说的有点……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