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4.第474章 娘亲

    伊云岫哼哼哼,窝在他怀里竟然学着那谁的模样在念怀阙胸前,隔着衣料划着圈圈,声音娇柔得似是要滴下一大缸水一样:

    “没有?!你不会是怕,以后我欺负你娘亲吧?”

    念怀阙生平第一次被一个女孩子挑,逗,只感觉到自己的胸膛一阵酥麻的感觉传来,本来怀抱着美人又不能吃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重重地呼吸一下,他想着开口说什么,却不料,怀中的人儿自顾自地一言一句说下去:

    “你放心,我对事不对人,对待讲事理的长辈,我一向是很好的,你看,我对待我爹,不就孝顺有加么?咦,说到爹娘,其实我还不知道,你的家庭成员呢。”

    忽然伊云岫想到这么一点,双腿略一用力站着了也不撒娇了,只是环着念怀阙把他们两的距离拉开一点。

    该死,她怎么就没早想到这个问题,他们都在一起这么多天了,她爹她娘念怀阙都知道,但她还没遇着他的爹爹娘亲……

    念怀阙闻到此言身体一僵,眸里微不可闻地变幻了一下。

    似乎是顿了顿,他才低沉地回答道:

    “我的家庭成员?!呵呵,你不用担心,我不是想着你欺负我的娘亲。”

    咦,不担心?

    可惜接下来她听到的,竟然是这样的一句话:

    “我的娘亲,她,从很早的时候,就去世了。”

    他这话似乎说的云淡风轻,但是,听在伊云岫的耳里,却如同霹雳一般直接把她给炸得脑袋一蒙,身体一顿。

    “你说什么?”

    她从念怀阙的怀里钻出来。

    念怀阙牵动嘴角笑了笑,耸耸肩道:

    “你不用反应这么大的,我的娘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没了,说实话,现在,我对她的印象,只有残存的一点点。”

    所以,再多的言语提及到她的死,时光青葱掩埋了一切,他早已经学会了心无涟漪。

    既然伊云岫都从他的怀里钻出来了,念怀阙索性放开了手,一个人,笑将一笑转过身子去。

    一袭纯到极致的华丽丽的白,在柔美的烛光的辉映下,竟然有史以来第一次给伊云岫制造出落寞单薄的感觉。

    念怀阙看着窗外那一片夜色的黑,默默无言,但思绪……

    娘亲?!

    在他的记忆里,他的娘亲,唯余下花园里一个纤雅端庄的转身,回眸一笑,娴静的眸子里闪着温柔的光辉。

    “阙儿!”

    她的嘴角缀着笑,蹲下身子来把她的宝贝儿子抱起来,看着宝贝儿子那不同于同龄人的漆黑的眸子和满脸的快乐,还笑着亲亲儿子的脸颊。

    可是,场景倏忽变幻,他怎么是看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的母亲,一身端庄严谨的素衣加身,一头青丝洒落在肩上,也素着颜,脸上风轻云淡根本就没有一点表情。

    她背对着他,赤着脚,飘飘的,决然的……

    举身赴清池。

    小小的他站在她的屋子里,冷眼看着地上到处散乱的凤袍珠钗,黄橙橙华丽丽,房屋辉煌,却再也见不到她的人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