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5.第435章 竟然这么能装

    慕今陵看着玉幼慈那般模样,心中为着妹妹暗暗竖了大拇指,想着妹妹真是好计策,为了自己和玉幼慈,连美人计都用上了。

    不过对着个披着羊皮的狼用美人计,值得么?

    而坐上首的石阑云看着儿子这般模样俨然不把他不把他家庄严的大厅放在眼里,气得也是内伤处处,他怎的就生了这么个混账儿子呢?

    手握虚拳他放在唇边咳上一咳,到底石承旭还没有晕头晕脑,抬了双眼就去看自家父亲。

    石阑云:

    “承旭,难得你今陵大哥来府上做客,你该是多多向他讨教战场上如何用兵作战等等男人的问题,怎的这般吓人家小姑娘。”

    吓……

    这个字用得好!

    伊云岫暗自腹诽。

    她脸色略显苍白表示确实被石承旭“吓了”,坐在那里神态也不自然,手脚也扭捏着无处可放。

    玉幼慈看在眼里,差点就喊出声来:

    伊云岫,你这么装,你家念怀阙知道吗?

    石承旭闻言看回去伊云岫,只见这位美人果真有点被他吓着了的意思,赶紧恢复了温文尔雅的伪君子样儿温柔道:

    “是我吓着你了吗,不好意思啊,我不懂。”

    说着他还像个未涉情网的少年一样,颇为尴尬地挠挠头……

    玉幼慈都翻白眼了。

    原来,这个两天来对她这么好的人,竟然这么能装!

    当她是个当事人的时候,她当局者迷,现在她是个旁观者了,自然旁观者清。

    慕今陵看着玉幼慈有点看清楚人品的样子了,赶忙示意伊云岫收工,自己也收场道:

    “时间也不早了,将军,我们兄妹二人叨扰得紧,现在是时候告辞了。”

    说完他站起来。

    伊云岫明了地也跟着站了起来。

    然后她接口:

    “是啊,倒是没想到阮仪小姐是在府上作客呢,听说左丞相府里这两天找小姐都找的疯了,阮仪小姐,你是不是该回家给家人朋友报个平安?”

    她话说到最后却是对着玉幼慈说……

    玉幼慈:“……”

    她明白伊云岫这是要连她一起带走的意思,不过,有慕今陵么……

    慕今陵适时地把目光转向玉幼慈,他似笑非笑,不愠不怒的模样,语气却是凉凉的:

    “阮仪小姐,夜芸说的对,听说你的丫环,为了你受了不少苦。”

    什么?丫环?

    关她丫环鸟事!

    玉幼慈等不到自己中意的某句话,又想着赌气,无奈还是伊云岫了解她,不待她开口就说:

    “若是,阮仪小姐喜欢在将军府逗留几日,那夜芸可以好心地帮你把行踪告诉左丞相哦,要不然,也不能让家人干着急不是?”

    “别!”

    玉幼慈一听这威胁艾玛,要是告诉了她爹,这将军家的还能剩下个渣渣么?

    再怎么说石承旭都是救了她的救命恩人。

    而且,虽然说慕今陵这厮忒讨人厌吧,但是,他的面貌看起来比石承旭舒服多了。

    而且也没有石承旭粘人。

    她这几天都差不多被石承旭折腾得疯了。

    分清了利害关系,她果断道:慕今陵看着玉幼慈那般模样,心中为着妹妹暗暗竖了大拇指,想着妹妹真是好计策,为了自己和玉幼慈,连美人计都用上了。

    不过对着个披着羊皮的狼用美人计,值得么?

    而坐上首的石阑云看着儿子这般模样俨然不把他不把他家庄严的大厅放在眼里,气得也是内伤处处,他怎的就生了这么个混账儿子呢?

    手握虚拳他放在唇边咳上一咳,到底石承旭还没有晕头晕脑,抬了双眼就去看自家父亲。

    石阑云:

    “承旭,难得你今陵大哥来府上做客,你该是多多向他讨教战场上如何用兵作战等等男人的问题,怎的这般吓人家小姑娘。”

    吓……

    这个字用得好!

    伊云岫暗自腹诽。

    她脸色略显苍白表示确实被石承旭“吓了”,坐在那里神态也不自然,手脚也扭捏着无处可放。

    玉幼慈看在眼里,差点就喊出声来:

    伊云岫,你这么装,你家念怀阙知道吗?

    石承旭闻言看回去伊云岫,只见这位美人果真有点被他吓着了的意思,赶紧恢复了温文尔雅的伪君子样儿温柔道:

    “是我吓着你了吗,不好意思啊,我不懂。”

    说着他还像个未涉情网的少年一样,颇为尴尬地挠挠头……

    玉幼慈都翻白眼了。

    原来,这个两天来对她这么好的人,竟然这么能装!

    当她是个当事人的时候,她当局者迷,现在她是个旁观者了,自然旁观者清。

    慕今陵看着玉幼慈有点看清楚人品的样子了,赶忙示意伊云岫收工,自己也收场道:

    “时间也不早了,将军,我们兄妹二人叨扰得紧,现在是时候告辞了。”

    说完他站起来。

    伊云岫明了地也跟着站了起来。

    然后她接口:

    “是啊,倒是没想到阮仪小姐是在府上作客呢,听说左丞相府里这两天找小姐都找的疯了,阮仪小姐,你是不是该回家给家人朋友报个平安?”

    她话说到最后却是对着玉幼慈说……

    玉幼慈:“……”

    她明白伊云岫这是要连她一起带走的意思,不过,有慕今陵么……

    慕今陵适时地把目光转向玉幼慈,他似笑非笑,不愠不怒的模样,语气却是凉凉的:

    “阮仪小姐,夜芸说的对,听说你的丫环,为了你受了不少苦。”

    什么?丫环?

    关她丫环鸟事!

    玉幼慈等不到自己中意的某句话,又想着赌气,无奈还是伊云岫了解她,不待她开口就说:

    “若是,阮仪小姐喜欢在将军府逗留几日,那夜芸可以好心地帮你把行踪告诉左丞相哦,要不然,也不能让家人干着急不是?”

    “别!”

    玉幼慈一听这威胁艾玛,要是告诉了她爹,这将军家的还能剩下个渣渣么?

    再怎么说石承旭都是救了她的救命恩人。

    而且,虽然说慕今陵这厮忒讨人厌吧,但是,他的面貌看起来比石承旭舒服多了。

    而且也没有石承旭粘人。

    她这几天都差不多被石承旭折腾得疯了。

    分清了利害关系,她果断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