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8.第428章 八个字概括

    感情这就是他女人给自己设的一个坑!

    但是他坑还没爬起来,那伊云岫就非常识相地再一次盯着人家男孩子看了。

    边看她还边和念怀阙谈论到:

    “诶,你看那人,你猜他是什么人?”

    “你要知道他是什么人作甚,准备回家给你哥哥送情报?”

    念怀阙也不是好糊弄的啊,他知道伊云岫面冷心热的特性特别是现在对象还是她哥。

    伊云岫点点头把眼弯成月牙儿点头赞道:

    “嗯嗯,怀阙大哥真是神人,都知道云岫自己在想什么。”

    念怀阙不受她的奉承继续摆谱说:

    “切,我是什么人,当然知道你的一举一动都代表什么。”

    但伊云岫同样也精明得跟只猴精一样,她看着念怀阙颇有转移话题之嫌的干脆利落地激道:

    “怎的你不想帮忙,不想说?”

    念怀阙无辜地被扣上莫须有的罪名一阵内伤,半晌才不甚情愿说:

    “好了好了真是服了你,他是将军府的公子,名字叫石承旭。”

    “将军府?!上次你说的那什么石阑云??”

    伊云岫听得这话登时认真了,艾玛,她是没想到对方来头这么大。

    大将军石阑云不就是哥哥的顶头上司么?和顶头上司的儿子抢老婆?!

    她重视起来了:

    “喂喂,怀阙大哥,这个石承旭的品行怎么样啊?”

    念怀阙:果然他家女人就把自己当情报网了。

    也幸好自己就是一个情报网挖,念怀阙也拿了杯茶装装逼喝口水才说:

    “用八个字概括:花花公子,不学无术。”

    啊?!

    伊云岫有点纳闷了。

    乍看之下这人还是一表人才啊,怎的到念怀阙那里,竟然评价没有一个字是好的!

    “再补充一个词。”

    念怀阙看着女友不可置信的样儿懒懒道:

    “善于伪装。”

    ……………………………………………………………………

    唐日升想暴走!

    他可以说他依旧是在听风轩那里坐等了一整天了么?

    喝了一整天的茶吃了一整天的点心啊,念怀阙呢?那个鸟人呢?

    鸟人来了。

    在听风轩中侍候的两人依旧是莱迪和莱顿,唐日升只见这两个原本是守门的人忽然开了一下门先后进来了,就知道他的茶水时间总算是,到头了!

    果真随后走进来一个衣袖飘飘满身华贵的人,这人不愠不怒不严肃,却有一声让人不敢轻松玩笑的神态。

    坐等莱迪莱顿出去,当房间里只有这两个人时,唐日升不由分说翻桌过去脚风愣是扫了半个圈圈意图落在念怀阙腰间。

    念怀阙看到方寸斗室之中要来比武这难度系数忒大不过有挑战他喜欢,嘴边笑着的弧度增大后往后一滑双手齐齐出了意图扣住唐日升的脚筋。

    唐日升眼疾手快,看着念怀阙的“鹰爪”知晓厉害地避开,来了个高难度的侧走咯吱窝,再翻过去想着一举定输赢。

    不过就在他翻过去的那个空档念怀阙已经揪住这一招的死穴,只是单手就让他输的心服口服。感情这就是他女人给自己设的一个坑!

    但是他坑还没爬起来,那伊云岫就非常识相地再一次盯着人家男孩子看了。

    边看她还边和念怀阙谈论到:

    “诶,你看那人,你猜他是什么人?”

    “你要知道他是什么人作甚,准备回家给你哥哥送情报?”

    念怀阙也不是好糊弄的啊,他知道伊云岫面冷心热的特性特别是现在对象还是她哥。

    伊云岫点点头把眼弯成月牙儿点头赞道:

    “嗯嗯,怀阙大哥真是神人,都知道云岫自己在想什么。”

    念怀阙不受她的奉承继续摆谱说:

    “切,我是什么人,当然知道你的一举一动都代表什么。”

    但伊云岫同样也精明得跟只猴精一样,她看着念怀阙颇有转移话题之嫌的干脆利落地激道:

    “怎的你不想帮忙,不想说?”

    念怀阙无辜地被扣上莫须有的罪名一阵内伤,半晌才不甚情愿说:

    “好了好了真是服了你,他是将军府的公子,名字叫石承旭。”

    “将军府?!上次你说的那什么石阑云??”

    伊云岫听得这话登时认真了,艾玛,她是没想到对方来头这么大。

    大将军石阑云不就是哥哥的顶头上司么?和顶头上司的儿子抢老婆?!

    她重视起来了:

    “喂喂,怀阙大哥,这个石承旭的品行怎么样啊?”

    念怀阙:果然他家女人就把自己当情报网了。

    也幸好自己就是一个情报网挖,念怀阙也拿了杯茶装装逼喝口水才说:

    “用八个字概括:花花公子,不学无术。”

    啊?!

    伊云岫有点纳闷了。

    乍看之下这人还是一表人才啊,怎的到念怀阙那里,竟然评价没有一个字是好的!

    “再补充一个词。”

    念怀阙看着女友不可置信的样儿懒懒道:

    “善于伪装。”

    ……………………………………………………………………

    唐日升想暴走!

    他可以说他依旧是在听风轩那里坐等了一整天了么?

    喝了一整天的茶吃了一整天的点心啊,念怀阙呢?那个鸟人呢?

    鸟人来了。

    在听风轩中侍候的两人依旧是莱迪和莱顿,唐日升只见这两个原本是守门的人忽然开了一下门先后进来了,就知道他的茶水时间总算是,到头了!

    果真随后走进来一个衣袖飘飘满身华贵的人,这人不愠不怒不严肃,却有一声让人不敢轻松玩笑的神态。

    坐等莱迪莱顿出去,当房间里只有这两个人时,唐日升不由分说翻桌过去脚风愣是扫了半个圈圈意图落在念怀阙腰间。

    念怀阙看到方寸斗室之中要来比武这难度系数忒大不过有挑战他喜欢,嘴边笑着的弧度增大后往后一滑双手齐齐出了意图扣住唐日升的脚筋。

    唐日升眼疾手快,看着念怀阙的“鹰爪”知晓厉害地避开,来了个高难度的侧走咯吱窝,再翻过去想着一举定输赢。

    不过就在他翻过去的那个空档念怀阙已经揪住这一招的死穴,只是单手就让他输的心服口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