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6.第426章 梨园听书

    念怀阙感受到这身旁人儿的眼光,忍不住低低头来看她。

    伊云岫的眼光和念怀阙的对接了上去,念怀阙笑笑,低声问她:

    “怎么了?”

    伊云岫丝毫不害羞,她看了念怀阙那一张因为转了头所以对她来说更清晰的脸庞,半晌才毫无安全感地问:

    “你会上京赴考么?”

    念怀阙听到这个问题笑了,他的声音低低却带着强大的自信:

    “你觉得你怀阙大哥这么强大了还需要上京赴考么?”

    伊云岫:“……”

    “你觉得你很强大么?”

    念怀阙:

    “我不是很强大,是最强大!”

    “臭美!”

    “我不臭,不过你很美。”

    伊云岫:“……”

    她败给他了。

    不再和他斗嘴下去,伊云岫再把手中的糕点咬掉一块。

    不过念怀阙目光灼灼,他想了一想,后又自己提了这个话题问:

    “如果我去赴考呢,你喜不喜欢?”

    “你不用赴考的,娶我就行了。”

    新科状元郎,和丞相东床快婿,是个拼一代都知道哪个更有利于自己发展还容易自己发展。

    不过念怀阙却有点哭笑不得的:

    “这是什么回答?你说,我是娶你了这名头响点,还是考了状元郎再娶你,名头响点?”

    伊云岫这次是认真地思考了一番,颇为认真地回答他:

    “我觉得吧,我当海洛派的压寨夫人的名头,要比当状元郎夫人的名头响亮一点。”

    念怀阙:“……”

    这说的是废话呢吧!

    海洛派是天下第一派呢,状元郎算个什么东西!

    不过,他还真的想知道伊云岫的想法。

    “不是这个意思,云岫,我是想问你,大多数女孩子都希望夫君能够建功立业有自己的成就,这样娶她才更体面一点,我在江湖上算个中翘楚,但是在世人所在意的功名利禄中,却是一点建树都没有,这样娶你,你会不会希望我能更强大一点?”

    伊云岫倒不知道念怀阙把江湖和朝堂分的这么清楚,还这么乍看上去有点自卑,不过她想,念怀阙就是念怀阙啊,干嘛要随着世俗而世俗?

    而且,她也不喜欢状元郎新科及第还抱了美人归这种传统戏码,对她来说,功名利禄浮名浮利,还真是自己不齿的东西。

    遂她摇摇头说:

    “不希望啊,你就是你,我若是要嫁的,就是这样的一个你。”

    这话听起来拗口,不过,像是海誓山盟一样,很温馨。

    念怀阙默默地把揽在伊云岫腰间的力道加重了点,不再言语,继续听书。

    “若是,我是说若是,我有了俗世的那些羁绊,比如说功名利禄,你会不会不要我?”

    伊云岫听着他还在纠结,不禁笑了,微微抬头,她在念怀阙的脸颊靠近下巴那里吧唧了一口,笑语:

    “就因为你有功名利禄我就不要你,不要开玩笑了,顶多我就让你跪一下搓衣板而已!”

    念怀阙一听也笑了。

    “不过……”

    她又把声音神秘地拖长了点,意有所指。

    “不过什么?”念怀阙感受到这身旁人儿的眼光,忍不住低低头来看她。

    伊云岫的眼光和念怀阙的对接了上去,念怀阙笑笑,低声问她:

    “怎么了?”

    伊云岫丝毫不害羞,她看了念怀阙那一张因为转了头所以对她来说更清晰的脸庞,半晌才毫无安全感地问:

    “你会上京赴考么?”

    念怀阙听到这个问题笑了,他的声音低低却带着强大的自信:

    “你觉得你怀阙大哥这么强大了还需要上京赴考么?”

    伊云岫:“……”

    “你觉得你很强大么?”

    念怀阙:

    “我不是很强大,是最强大!”

    “臭美!”

    “我不臭,不过你很美。”

    伊云岫:“……”

    她败给他了。

    不再和他斗嘴下去,伊云岫再把手中的糕点咬掉一块。

    不过念怀阙目光灼灼,他想了一想,后又自己提了这个话题问:

    “如果我去赴考呢,你喜不喜欢?”

    “你不用赴考的,娶我就行了。”

    新科状元郎,和丞相东床快婿,是个拼一代都知道哪个更有利于自己发展还容易自己发展。

    不过念怀阙却有点哭笑不得的:

    “这是什么回答?你说,我是娶你了这名头响点,还是考了状元郎再娶你,名头响点?”

    伊云岫这次是认真地思考了一番,颇为认真地回答他:

    “我觉得吧,我当海洛派的压寨夫人的名头,要比当状元郎夫人的名头响亮一点。”

    念怀阙:“……”

    这说的是废话呢吧!

    海洛派是天下第一派呢,状元郎算个什么东西!

    不过,他还真的想知道伊云岫的想法。

    “不是这个意思,云岫,我是想问你,大多数女孩子都希望夫君能够建功立业有自己的成就,这样娶她才更体面一点,我在江湖上算个中翘楚,但是在世人所在意的功名利禄中,却是一点建树都没有,这样娶你,你会不会希望我能更强大一点?”

    伊云岫倒不知道念怀阙把江湖和朝堂分的这么清楚,还这么乍看上去有点自卑,不过她想,念怀阙就是念怀阙啊,干嘛要随着世俗而世俗?

    而且,她也不喜欢状元郎新科及第还抱了美人归这种传统戏码,对她来说,功名利禄浮名浮利,还真是自己不齿的东西。

    遂她摇摇头说:

    “不希望啊,你就是你,我若是要嫁的,就是这样的一个你。”

    这话听起来拗口,不过,像是海誓山盟一样,很温馨。

    念怀阙默默地把揽在伊云岫腰间的力道加重了点,不再言语,继续听书。

    “若是,我是说若是,我有了俗世的那些羁绊,比如说功名利禄,你会不会不要我?”

    伊云岫听着他还在纠结,不禁笑了,微微抬头,她在念怀阙的脸颊靠近下巴那里吧唧了一口,笑语:

    “就因为你有功名利禄我就不要你,不要开玩笑了,顶多我就让你跪一下搓衣板而已!”

    念怀阙一听也笑了。

    “不过……”

    她又把声音神秘地拖长了点,意有所指。

    “不过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