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第425章 所谓的低调,其实就是更高调

    半晌过后大牌说书人来到台子正中间,台子旁边红绸拉下,玉幼慈囧,今天,竟然说书说的是《西厢记》。

    好吧果真是情侣档,你看下面来听戏的,哪个不是成对成双哇。

    顿时她又小小的后悔了,其实,她还是很想把这种第一次的约会给那个傻缺的!

    瞄了一眼兴趣还可以的笑着的石承旭,玉幼慈抓了一把瓜子在手塞嘴里默默地咬,默默地啃,默默地……

    不料,她虽然是颓废的表现淡化自己的存在感却位置显眼容貌显眼的,所以她的形象清晰地映入门边那一对刚到场的情侣眼里。

    纯白色的宽大袍子青年陪着身边一身水红色衬得自己也像水一样的女孩子,一入场就引来其他平凡老百姓的目光。

    不过玉幼慈不属于“平凡老百姓”之内的一员就是了。

    念怀阙淡淡地看了二楼上面一眼,心道他是不是眼睛花了,玉幼慈和谁?

    伊云岫也是淡淡地看了二楼上面一眼,不过这一眼,有点长……

    玉幼慈?!

    她没看错吧?

    思绪间她默默被念怀阙拉到原定的座位上坐下,那是一楼客座的正中间。

    之所以选这个,主要是因为伊云岫说低调出行就可以了不想那么高调。

    不过当一排又一排的只有椅子没有桌子的位置被强行安上一只只能放一碟小食和一壶好茶的桌子后,伊云岫就知道,所谓的低调,其实就是更高调。

    她错了。

    不到一会儿,她的那一排以及前后各一排,都被其他看客坐满了。

    伊云岫看着前后左右这阵仗,囧得无以复加,于是用手肘捅了捅念怀阙。

    念怀阙一脸淡然不作表态,手搭上伊云岫的腰间半搂着却是轻轻的,让伊云岫一点厌恶的感觉也没有,只好听书。

    这是一场很精彩的说书。

    那说书人愣是把一场《西厢记》说的****婉转,感人肺腑,特别是崔莺莺送张生十里长亭那一段,嘤嘤的叮嘱,依依的离别,在座有认真听的人都无不惆怅,女孩子更是难受得偎依在男孩子怀抱里。

    除了玉幼慈。

    因为第一她是没有认真看第二么,她一直就觉得她和石承旭没门不来电啊。

    哦,还有第三,这二楼有桌有椅的,那椅为了尊贵的客人坐着舒服还是太师椅,所以,偎依起来是个艰难的动作。

    这个时候就显现出念怀阙的选择多么……正确了。

    伊云岫也不客气,她半倚着念怀阙的肩头,原本对于外界冰冷的神情有点儿柔软。

    伸手自桌上拿了一块海棠糕,这玩意儿,自从上次在宣王府吃了之后,就变成了除包子外,她的最爱。

    细细的咬一口,她仰头看向念怀阙,从这个角度望过去,她能看到念怀阙脸庞的棱角,还有被下颚半遮半掩住的精美五官。

    怎么会有这么一个人三百六十度度度无死角呢,她又看得有点傻。

    念怀阙感受到这身旁人儿的眼光,忍不住低低头来看她。

    ……半晌过后大牌说书人来到台子正中间,台子旁边红绸拉下,玉幼慈囧,今天,竟然说书说的是《西厢记》。

    好吧果真是情侣档,你看下面来听戏的,哪个不是成对成双哇。

    顿时她又小小的后悔了,其实,她还是很想把这种第一次的约会给那个傻缺的!

    瞄了一眼兴趣还可以的笑着的石承旭,玉幼慈抓了一把瓜子在手塞嘴里默默地咬,默默地啃,默默地……

    不料,她虽然是颓废的表现淡化自己的存在感却位置显眼容貌显眼的,所以她的形象清晰地映入门边那一对刚到场的情侣眼里。

    纯白色的宽大袍子青年陪着身边一身水红色衬得自己也像水一样的女孩子,一入场就引来其他平凡老百姓的目光。

    不过玉幼慈不属于“平凡老百姓”之内的一员就是了。

    念怀阙淡淡地看了二楼上面一眼,心道他是不是眼睛花了,玉幼慈和谁?

    伊云岫也是淡淡地看了二楼上面一眼,不过这一眼,有点长……

    玉幼慈?!

    她没看错吧?

    思绪间她默默被念怀阙拉到原定的座位上坐下,那是一楼客座的正中间。

    之所以选这个,主要是因为伊云岫说低调出行就可以了不想那么高调。

    不过当一排又一排的只有椅子没有桌子的位置被强行安上一只只能放一碟小食和一壶好茶的桌子后,伊云岫就知道,所谓的低调,其实就是更高调。

    她错了。

    不到一会儿,她的那一排以及前后各一排,都被其他看客坐满了。

    伊云岫看着前后左右这阵仗,囧得无以复加,于是用手肘捅了捅念怀阙。

    念怀阙一脸淡然不作表态,手搭上伊云岫的腰间半搂着却是轻轻的,让伊云岫一点厌恶的感觉也没有,只好听书。

    这是一场很精彩的说书。

    那说书人愣是把一场《西厢记》说的****婉转,感人肺腑,特别是崔莺莺送张生十里长亭那一段,嘤嘤的叮嘱,依依的离别,在座有认真听的人都无不惆怅,女孩子更是难受得偎依在男孩子怀抱里。

    除了玉幼慈。

    因为第一她是没有认真看第二么,她一直就觉得她和石承旭没门不来电啊。

    哦,还有第三,这二楼有桌有椅的,那椅为了尊贵的客人坐着舒服还是太师椅,所以,偎依起来是个艰难的动作。

    这个时候就显现出念怀阙的选择多么……正确了。

    伊云岫也不客气,她半倚着念怀阙的肩头,原本对于外界冰冷的神情有点儿柔软。

    伸手自桌上拿了一块海棠糕,这玩意儿,自从上次在宣王府吃了之后,就变成了除包子外,她的最爱。

    细细的咬一口,她仰头看向念怀阙,从这个角度望过去,她能看到念怀阙脸庞的棱角,还有被下颚半遮半掩住的精美五官。

    怎么会有这么一个人三百六十度度度无死角呢,她又看得有点傻。

    念怀阙感受到这身旁人儿的眼光,忍不住低低头来看她。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