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2.第422章 东西都被换了

    老妪看他这焦急的模样,又疑惑地问:

    “大人,这家中就老妇人我一个,请问,您是找……”

    唐日升明人不打诳语,直接问:

    “昨天,昨天在这里的那些人呢?”

    “昨天?!什么人?”

    她紧张兮兮地四下望了望,也有点焦急了:

    “大人,您说的是什么人,昨天,刚好是老妇的丈夫的忌日,老妇上山去祭拜了啊,怎的有人?”

    于是唐日升知道自己的猜想成了真了,顿时哭笑不得道:

    “你什么时候离开的,什么时候回来?”

    “老,老妇人是一个七天前离开的,昨天傍晚才,才回来……”

    一回来她就看到她家原本破旧得可以的东西都被换了,换了的东西虽然不算是很铮亮,不过也有七八成新的样子。

    想她一个孀居的****,无儿无女,东西都是几十年前的,眼下全部变成七八成新的,竟是欢天喜地高兴得去小天井里朝天磕了三个响头。

    不过,这个找上门来的贵公子……

    唐日升听着老妇人的话心里头骂着念怀阙有病吧,不再周旋转头就走。

    老妇人看着他要走情急之下叫住了他,她想问清楚这些新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

    特别是桌上放着的五十两大银子。

    “大人,等等!”

    唐日升无限不耐烦地转过身来,气愤道:

    “这门是好心人送给你的,想必你家中的家具也是换的差不多了吧,嗯,它们都是好心人给换的,您安心地住着吧。要想问那个好心人是谁,请叫他‘不留名’!”

    他说完老妇人还怔忪着,自己便大步跨出这条小巷。

    他就说这间院子风格一看就不是念怀阙的,他就说正常人怎么会来这种鸟不拉稀的地方安营扎寨,他就说!

    念怀阙,你要帮助别人光明正大啊,都不跟哥说害的哥被骗的团团转,气死他了!

    不料他才走到大街上那边就有一只蓝色的小鸟咕咕地飞过来,他一眼就认出了这是海洛派鲜有的联络信使,名字叫“蓝楹”的。

    虽然还心不甘情不愿吧,不过到底,他手一伸让蓝楹安全降落,自它嘴里拿到一张小纸条。

    听风轩三楼。

    五个字。

    他微微一笑,手中纸条立马成灰。

    …………

    …………

    天色将晚。

    慕今陵无比挫败地回到右丞相府里。

    随行的象小萌也耷着个脑袋跟相思病缠身一样。

    伊云岫等在家门口久了,看到这一行人进门就热情地扑过去。

    “哥哥!”

    慕今陵抬起他面无血色的一张脸。

    这脸苍白得艺高人大胆的伊云岫也都吓了一大跳。

    象小萌看到伊云岫立马自慕今陵肩上跳了下来,第一次这么热络地朝伊云岫怀里钻。

    “呜呜,云岫!”

    这强大的阵仗。

    伊云岫真的被吓得呆了。

    “……你们,这是怎么了?”

    慕今陵不言不语,直接忽略掉伊云岫就往里走。

    象小萌咿咿呀呀地叫了一通,待伊云岫把眼神自慕今陵背部收回来看到它身上的时候,它才老老实实嘟着嘴道:老妪看他这焦急的模样,又疑惑地问:

    “大人,这家中就老妇人我一个,请问,您是找……”

    唐日升明人不打诳语,直接问:

    “昨天,昨天在这里的那些人呢?”

    “昨天?!什么人?”

    她紧张兮兮地四下望了望,也有点焦急了:

    “大人,您说的是什么人,昨天,刚好是老妇的丈夫的忌日,老妇上山去祭拜了啊,怎的有人?”

    于是唐日升知道自己的猜想成了真了,顿时哭笑不得道:

    “你什么时候离开的,什么时候回来?”

    “老,老妇人是一个七天前离开的,昨天傍晚才,才回来……”

    一回来她就看到她家原本破旧得可以的东西都被换了,换了的东西虽然不算是很铮亮,不过也有七八成新的样子。

    想她一个孀居的****,无儿无女,东西都是几十年前的,眼下全部变成七八成新的,竟是欢天喜地高兴得去小天井里朝天磕了三个响头。

    不过,这个找上门来的贵公子……

    唐日升听着老妇人的话心里头骂着念怀阙有病吧,不再周旋转头就走。

    老妇人看着他要走情急之下叫住了他,她想问清楚这些新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

    特别是桌上放着的五十两大银子。

    “大人,等等!”

    唐日升无限不耐烦地转过身来,气愤道:

    “这门是好心人送给你的,想必你家中的家具也是换的差不多了吧,嗯,它们都是好心人给换的,您安心地住着吧。要想问那个好心人是谁,请叫他‘不留名’!”

    他说完老妇人还怔忪着,自己便大步跨出这条小巷。

    他就说这间院子风格一看就不是念怀阙的,他就说正常人怎么会来这种鸟不拉稀的地方安营扎寨,他就说!

    念怀阙,你要帮助别人光明正大啊,都不跟哥说害的哥被骗的团团转,气死他了!

    不料他才走到大街上那边就有一只蓝色的小鸟咕咕地飞过来,他一眼就认出了这是海洛派鲜有的联络信使,名字叫“蓝楹”的。

    虽然还心不甘情不愿吧,不过到底,他手一伸让蓝楹安全降落,自它嘴里拿到一张小纸条。

    听风轩三楼。

    五个字。

    他微微一笑,手中纸条立马成灰。

    …………

    …………

    天色将晚。

    慕今陵无比挫败地回到右丞相府里。

    随行的象小萌也耷着个脑袋跟相思病缠身一样。

    伊云岫等在家门口久了,看到这一行人进门就热情地扑过去。

    “哥哥!”

    慕今陵抬起他面无血色的一张脸。

    这脸苍白得艺高人大胆的伊云岫也都吓了一大跳。

    象小萌看到伊云岫立马自慕今陵肩上跳了下来,第一次这么热络地朝伊云岫怀里钻。

    “呜呜,云岫!”

    这强大的阵仗。

    伊云岫真的被吓得呆了。

    “……你们,这是怎么了?”

    慕今陵不言不语,直接忽略掉伊云岫就往里走。

    象小萌咿咿呀呀地叫了一通,待伊云岫把眼神自慕今陵背部收回来看到它身上的时候,它才老老实实嘟着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