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第419章 石阑云?!震惊

    镇国大将军……

    一听到这个称呼玉幼慈双眼都瞪大了!

    她是不会说她立刻马上想到什么西关挂帅副将军的……

    把思绪收回来,玉幼慈终于搭边地想到关于这个人的,各种资料。

    石阑云,黎绘国的镇国大将军,黎绘国开国功臣,马上将军,骁勇善战,十几年的戎马生涯,造就今天他的武将一人之上的地位,那个才想到的什么西关什么副将军,也才是他的二把手而已。

    所以,不管是在朝堂还是在日常生活中,石阑云,不是玉幼慈能得罪得了的。

    不过,玉幼慈倒是没想到,传闻中兢兢业业戎马一生的人,于今看来竟是这么和蔼可亲。

    虽然还是有点属于长者的小严肃啦。

    不容她思考,她赶紧操着自己弱弱的声音道:

    “竟然是石将军,对不起,小女子玉幼慈,冒犯了。”

    出门在外,她还是不用自己在这个时代的名字好了。

    不料石阑云听到“玉幼慈”三个字也惊了一惊,不由分说便掀了玉幼慈所要掩盖的那些东西:

    “玉幼慈?!你竟是左丞相家的二小姐,童阮仪!”

    这一刻,说不震惊是假的。

    首先石阑云震惊的是他没想到儿子竟然抢来了左丞相家的宝贝千金二小姐,其次就是玉幼慈,她也很震惊:这个石阑云,怎么知道她的?

    被掀了老底玉幼慈脸上一阵青白,只好不好意思道:

    “呵呵,石将军真是神通广大见多识广啊,竟然知道阮仪,不好意思哒,阮仪也是看着出门在外,并不是存心想要欺瞒将军的。”

    其实石阑云一开口就后悔了的,他不该这么口快地透漏出这个信息。

    听得玉幼慈的话他知道玉幼慈没有关注到重点,心里似是松了一口气,也很大方道:

    “无妨,无妨的,也是出门在外的老夫明白,不过二小姐不该把老夫当外人,唔,来人啊!”

    一位丫环站出来。

    “去打扫那间临于正院的厢房,二小姐千金之躯,怎么可以住在这里,实在荒唐。”

    玉幼慈闻言眼里光芒一闪,唇边咧笑道:

    “诶,石伯伯,别忙,阮仪住这里挺好的,再说了,也不是常住,也要谢谢昨夜石伯伯的收留。”

    对于昨夜,她真是一点印象也没有,话说,她到底是怎么来到这儿的?

    还有,这石阑云明明不知道她的身份,还一时口快地唤出她的真名,要掩饰的,又是什么?

    几个疑问同时在心中闪过。

    但石阑云哪里容得玉幼慈性子,挥挥衣袖让丫环下去收拾了,自己对着玉幼慈说:

    “童二小姐说笑了,既然来了将军府,哪里就能让二小姐住在这种普通的地方呢?你就在这边多住几日吧,也是难得来一趟不是?回头老夫往丞相府那边捎个信儿,你这样跑出来,估计你爹爹该急疯了。”

    玉幼慈:“……”

    好吧,她和爷爷辈的人,还真是不好沟通。

    这一页暂且掀过,玉幼慈默了默问了一个关乎自身的大问题:镇国大将军……

    一听到这个称呼玉幼慈双眼都瞪大了!

    她是不会说她立刻马上想到什么西关挂帅副将军的……

    把思绪收回来,玉幼慈终于搭边地想到关于这个人的,各种资料。

    石阑云,黎绘国的镇国大将军,黎绘国开国功臣,马上将军,骁勇善战,十几年的戎马生涯,造就今天他的武将一人之上的地位,那个才想到的什么西关什么副将军,也才是他的二把手而已。

    所以,不管是在朝堂还是在日常生活中,石阑云,不是玉幼慈能得罪得了的。

    不过,玉幼慈倒是没想到,传闻中兢兢业业戎马一生的人,于今看来竟是这么和蔼可亲。

    虽然还是有点属于长者的小严肃啦。

    不容她思考,她赶紧操着自己弱弱的声音道:

    “竟然是石将军,对不起,小女子玉幼慈,冒犯了。”

    出门在外,她还是不用自己在这个时代的名字好了。

    不料石阑云听到“玉幼慈”三个字也惊了一惊,不由分说便掀了玉幼慈所要掩盖的那些东西:

    “玉幼慈?!你竟是左丞相家的二小姐,童阮仪!”

    这一刻,说不震惊是假的。

    首先石阑云震惊的是他没想到儿子竟然抢来了左丞相家的宝贝千金二小姐,其次就是玉幼慈,她也很震惊:这个石阑云,怎么知道她的?

    被掀了老底玉幼慈脸上一阵青白,只好不好意思道:

    “呵呵,石将军真是神通广大见多识广啊,竟然知道阮仪,不好意思哒,阮仪也是看着出门在外,并不是存心想要欺瞒将军的。”

    其实石阑云一开口就后悔了的,他不该这么口快地透漏出这个信息。

    听得玉幼慈的话他知道玉幼慈没有关注到重点,心里似是松了一口气,也很大方道:

    “无妨,无妨的,也是出门在外的老夫明白,不过二小姐不该把老夫当外人,唔,来人啊!”

    一位丫环站出来。

    “去打扫那间临于正院的厢房,二小姐千金之躯,怎么可以住在这里,实在荒唐。”

    玉幼慈闻言眼里光芒一闪,唇边咧笑道:

    “诶,石伯伯,别忙,阮仪住这里挺好的,再说了,也不是常住,也要谢谢昨夜石伯伯的收留。”

    对于昨夜,她真是一点印象也没有,话说,她到底是怎么来到这儿的?

    还有,这石阑云明明不知道她的身份,还一时口快地唤出她的真名,要掩饰的,又是什么?

    几个疑问同时在心中闪过。

    但石阑云哪里容得玉幼慈性子,挥挥衣袖让丫环下去收拾了,自己对着玉幼慈说:

    “童二小姐说笑了,既然来了将军府,哪里就能让二小姐住在这种普通的地方呢?你就在这边多住几日吧,也是难得来一趟不是?回头老夫往丞相府那边捎个信儿,你这样跑出来,估计你爹爹该急疯了。”

    玉幼慈:“……”

    好吧,她和爷爷辈的人,还真是不好沟通。

    这一页暂且掀过,玉幼慈默了默问了一个关乎自身的大问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