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第418章 玉幼慈醒来

    时至中午。

    石将军府上的另一处小房间的床榻上。

    昏迷了几乎快一天的玉幼慈手指头轻微地动一动。

    紧接着,她的双眼在眼皮底下开始转悠。

    半晌,她终于突破了眼皮障碍,成功睁开了眼睛!

    这一通挣扎的动作下来她额角已经在冒汗了,心跳扑通扑通跳到爆。

    房门“吱呀”被打开,她扶着门框,看向一个路过采水的丫环。

    那丫环一看她这般模样要死不死要活不活的出现,没有心理准备立马定格在那里,然后,“鬼啊”一声扔了脸盆狂奔离开。

    玉幼慈:“……”

    喂,喂……

    她额角的汗越来越密集,终于受不了了虚弱地蹲下去。

    天杀的她这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动一动就累得慌。

    蹲在地上还倚着墙的玉幼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她只知道昨天,还是前天?她去找伊云岫,然后,在右丞相府里迷了路……

    那,现在是在哪里?

    环顾一下这个小院子,她很确定,这里既不是右丞相府,也不是左丞相府……

    半含着眼她难受的紧,耳边却由远及近地响起了脚步声。

    心中的警惕多了几分,她费力地抬开眼,却见到……

    走廊那边,一位看着挺威严的身形瘦削的老者带着几个人走过来。

    这是……

    定定神再一闭眼一睁眼,那一行人已经来到她的面前站定了。

    “姑娘,你没事吧?”

    这声音儒雅低沉,听在玉幼慈的耳里很是舒服。

    她看着这位和她说话的明显就是这群人的头头的人,半晌才问:

    “这里是哪里?”

    她的声音依旧婉转动听,不过此时此刻,虚弱一点罢了。

    石阑云看着面前的姑娘挺难受的模样,便吩咐了身后两个丫环扶她去床上躺着,玉幼慈不拒绝,现如今,她也希望自己能好好休息恢复一下。

    随后,石阑云随她进了屋子,还很好人地吩咐丫环给这不相识的姑娘准备这准备那,玉幼慈听在耳里,无限感激。

    一点米粥下肚,玉幼慈终于有点力气感知一下自己的状况,也不客气地在床上打坐起来。

    习武之人有点好处就是能够利用自身内功了解自己,这一了解之下,半个时辰就过去了。

    玉幼慈感知到自己身体里的症状,好像是中了什么软骨散之类的,于是还顺便打着坐解决起来。

    又半个时辰过去,她才缓缓睁开一双眼。

    石阑云是个极有耐心的人,他就坐在旁边等了玉幼慈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了,还不走。

    不过,等到玉幼慈睁开眼看向石阑云的时候,只见这老爷子现在看着她的眼神,有点……小赞赏?!

    她不好意思给长者夸,遂嘻嘻笑道:

    “这位……阿伯?!”

    石阑云脸上赞赏的神情在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顿时一僵。

    表情瞬间又变为一贯的严肃,他不怒自威的眸子盯着玉幼慈的眼睛:

    “老夫是镇国大将军,石阑云,这里是将军府,请问姑娘你是?”

    镇国大将军……时至中午。

    石将军府上的另一处小房间的床榻上。

    昏迷了几乎快一天的玉幼慈手指头轻微地动一动。

    紧接着,她的双眼在眼皮底下开始转悠。

    半晌,她终于突破了眼皮障碍,成功睁开了眼睛!

    这一通挣扎的动作下来她额角已经在冒汗了,心跳扑通扑通跳到爆。

    房门“吱呀”被打开,她扶着门框,看向一个路过采水的丫环。

    那丫环一看她这般模样要死不死要活不活的出现,没有心理准备立马定格在那里,然后,“鬼啊”一声扔了脸盆狂奔离开。

    玉幼慈:“……”

    喂,喂……

    她额角的汗越来越密集,终于受不了了虚弱地蹲下去。

    天杀的她这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动一动就累得慌。

    蹲在地上还倚着墙的玉幼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她只知道昨天,还是前天?她去找伊云岫,然后,在右丞相府里迷了路……

    那,现在是在哪里?

    环顾一下这个小院子,她很确定,这里既不是右丞相府,也不是左丞相府……

    半含着眼她难受的紧,耳边却由远及近地响起了脚步声。

    心中的警惕多了几分,她费力地抬开眼,却见到……

    走廊那边,一位看着挺威严的身形瘦削的老者带着几个人走过来。

    这是……

    定定神再一闭眼一睁眼,那一行人已经来到她的面前站定了。

    “姑娘,你没事吧?”

    这声音儒雅低沉,听在玉幼慈的耳里很是舒服。

    她看着这位和她说话的明显就是这群人的头头的人,半晌才问:

    “这里是哪里?”

    她的声音依旧婉转动听,不过此时此刻,虚弱一点罢了。

    石阑云看着面前的姑娘挺难受的模样,便吩咐了身后两个丫环扶她去床上躺着,玉幼慈不拒绝,现如今,她也希望自己能好好休息恢复一下。

    随后,石阑云随她进了屋子,还很好人地吩咐丫环给这不相识的姑娘准备这准备那,玉幼慈听在耳里,无限感激。

    一点米粥下肚,玉幼慈终于有点力气感知一下自己的状况,也不客气地在床上打坐起来。

    习武之人有点好处就是能够利用自身内功了解自己,这一了解之下,半个时辰就过去了。

    玉幼慈感知到自己身体里的症状,好像是中了什么软骨散之类的,于是还顺便打着坐解决起来。

    又半个时辰过去,她才缓缓睁开一双眼。

    石阑云是个极有耐心的人,他就坐在旁边等了玉幼慈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了,还不走。

    不过,等到玉幼慈睁开眼看向石阑云的时候,只见这老爷子现在看着她的眼神,有点……小赞赏?!

    她不好意思给长者夸,遂嘻嘻笑道:

    “这位……阿伯?!”

    石阑云脸上赞赏的神情在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顿时一僵。

    表情瞬间又变为一贯的严肃,他不怒自威的眸子盯着玉幼慈的眼睛:

    “老夫是镇国大将军,石阑云,这里是将军府,请问姑娘你是?”

    镇国大将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