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6.第406章 原来还有不一样的

    之前,芸公主说的,不是应该:

    “火候是够了,不过,本公主现在觉得,欠了一分的火候比较好吃。”

    随后公主撂完话潇洒地转身而走,小男孩无语地看着公主回去,半晌才意识到:天,这一桌子煮茶的,难不成得自己来搬!

    …………

    …………

    不一样了……

    原来还有不一样的……

    可是虽然说的不一样,但这两个人的两句话,却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看着伊云岫一脸完胜地从地上半跪起来再借由此站起来。

    念怀阙心中还有极复杂的感觉。

    这感觉似是又有失落,又有高兴……

    失落的是竟然和回忆里的场景不一样了,高兴的是原本这两个场景就该不一样。

    认命地也站起来,他跟着伊云岫走去。

    一旁的象小萌一看两位主人都走开了有机可乘,立马从假睡的状态中满血复活,跳上小矮桌就想试试。

    但是圆柱腿握不住茶杯啊,到最后,吟茶出现,直接把它拎回屋里……

    在院子里不紧不慢散了几步,伊云岫在极力忽视心中那熟悉的感觉。

    她觉得,自己今天煮茶所说的每一句话,似乎是冥冥中曾经说过。

    要不是最后一句她改了口,那么,她要说的话,大意应该就是“觉得欠了一分的火候更加好”。

    ……好熟悉好熟悉的感觉啊。

    可是,这种要了命的熟悉,却让她无从想起。

    到底是从哪里来的熟悉感?

    把脑海里仅存的这具身体的记忆翻来覆去想了好几遍,她却想不出来。

    现在的她这才觉得,这具身体的记忆来到她的脑海里的,简直是少到几乎没有。

    她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名字和布局,不知道海洛派这个大派别,也不知道……

    她不知道她是谁,不知道爸妈是哪位,不知道自己上头竟然还有一个哥哥……这些全部都是靠着玉幼慈和念怀阙,她才了解个大概。

    对于生活,她只记得琴棋书画,记得曾经读过的女儿经,记得这些说着有些虚的东西,却不记得,日常生活中她曾经做过的事情,包括大事小事,生活细节……

    果真她就不是慕夜芸罢!

    脑海里似乎有一院姹紫嫣红的芳菲飘过,却转瞬即逝,快到她只见到这五颜六色的颜色,却无从辨别有颜色的是什么?

    刚才还在不满的伊云岫因为这个景象神思一凝,心都被惊得漏跳一拍。

    那个是什么?

    但是当她想要再找寻回那个场景时,却已经无处下手。

    该死,该死!

    念怀阙跟在伊云岫后面,看她低着头似乎在想着什么出神。

    自己想着芸公主的事情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巧合的两个场景么?

    难道,伊云岫就是上天派来,让他得以实现心愿,弥补对芸公主的愧疚的?

    可是,换个人,那算是弥补么?

    也不对,算下来,若是芸公主长大了,她的年纪,该和云岫的年纪差不多的。

    他想到自己还不知道伊云岫的具体生辰,于是快走几步拉住她的手,好学地问道:

    “云岫,你的具体生辰,在哪天?”

    伊云岫脸上的表情没有心里的纠结,她听得这个问,看着念怀阙脑筋一转,似笑非笑地问:

    “问我的生辰干嘛?这是要给我庆生的节奏吗?”

    念怀阙实诚地摇摇头:

    “不是,不是,就问问。”

    伊云岫不信。

    她也想知道自己生辰是哪一天来着。

    自个儿抬头想了想,原本以为完了肯定是连自己的生日都想不起来的伊云岫脑海里这次却有一道灵光闪过,然后,几个中文慢慢显现:

    “凌……诏507……年,五月……二十三……”

    她碎碎念一般。

    但是当念怀阙听到这个日期,倏忽睁大了眼睛。

    什么?!

    他大步来到伊云岫面前,握着她的肩不可仔细道:

    “凌诏507年?!你确定是五月二十三?”

    不,怎么可能这么巧,确定不造假?

    伊云岫说完这话还在疑惑‘凌诏’是毛线呢,听得他这么问不明所以,但是到底堵回去说:

    “为什么不确定,那是我的生辰我不确定?”

    话一出口她才:“……”

    谁跟她说那是她的生辰来的!

    罢了,暂时就当是她的生辰好了。

    反正她云岫的身份,生日也差不多那几天。

    看念怀阙的神情,这是神马意思?

    索性挣开他的把握,伊云岫笑:

    “嘻,现在离我生日还有小半年呢不是,所以,没活动搞了吧!”

    说完她还得逞地朝着念怀阙吐吐舌头,自己旋了个圈走开。

    但是念怀阙……

    不可能……

    他摇摇头:

    这眼睛长得像不能说明什么,这一举一动像也能说因为性格差不多,但是,生辰呢?

    同年同月同日生有木有?

    抬眼他又走到伊云岫面前,这次,他面色凝重地问:

    “云岫,话说,你既是凌诏年生的,那,你可听说过,在凌诏国,有一个被凌诏国王宠上了天的宝贝公主,叫芸公主的?”

    伊云岫先是被念怀阙这么激动拉住她吓了一下,又听着这莫名其妙的话觉得很莫名其妙:

    “芸公主?!那是什么?我的这个‘云’么?”

    念怀阙点头:

    “是的,你的这个‘芸’。”

    伊云岫认真地在自己为数不多的古代记忆里巡了一圈,果断道:

    “没有,不认得,没听说过。”

    话音刚落她又想到什么,忍不住回抓住念怀阙的手臂,笑眯眯问道:

    “怎么,这云公主,跟你有关系?”

    “两人有过一面之缘?”

    “她长得好看还是我长得好看?”

    “她是公主?!地位比我高的样子。”

    “她在你心目中的地位,是不是比我还高丫?”

    念怀阙:“……”

    “艾玛,不是,云岫,不是这样的。”

    “不是这样是哪样?这才一天哦。”

    一根手指在念怀阙面前晃着晃着。

    “啊,云岫,你误会了,你听我说……”

    …………

    …………

    天已黑。

    慕今陵才从地底下爬上来就被丫环们请去用晚餐了。

    等到晚餐用完估摸着时间应该是晚上七点多。

    …………………………………………………………………………………………………………………………………………………

    今天六千字,3更,求捧场~~~~之前,芸公主说的,不是应该:

    “火候是够了,不过,本公主现在觉得,欠了一分的火候比较好吃。”

    随后公主撂完话潇洒地转身而走,小男孩无语地看着公主回去,半晌才意识到:天,这一桌子煮茶的,难不成得自己来搬!

    …………

    …………

    不一样了……

    原来还有不一样的……

    可是虽然说的不一样,但这两个人的两句话,却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看着伊云岫一脸完胜地从地上半跪起来再借由此站起来。

    念怀阙心中还有极复杂的感觉。

    这感觉似是又有失落,又有高兴……

    失落的是竟然和回忆里的场景不一样了,高兴的是原本这两个场景就该不一样。

    认命地也站起来,他跟着伊云岫走去。

    一旁的象小萌一看两位主人都走开了有机可乘,立马从假睡的状态中满血复活,跳上小矮桌就想试试。

    但是圆柱腿握不住茶杯啊,到最后,吟茶出现,直接把它拎回屋里……

    在院子里不紧不慢散了几步,伊云岫在极力忽视心中那熟悉的感觉。

    她觉得,自己今天煮茶所说的每一句话,似乎是冥冥中曾经说过。

    要不是最后一句她改了口,那么,她要说的话,大意应该就是“觉得欠了一分的火候更加好”。

    ……好熟悉好熟悉的感觉啊。

    可是,这种要了命的熟悉,却让她无从想起。

    到底是从哪里来的熟悉感?

    把脑海里仅存的这具身体的记忆翻来覆去想了好几遍,她却想不出来。

    现在的她这才觉得,这具身体的记忆来到她的脑海里的,简直是少到几乎没有。

    她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名字和布局,不知道海洛派这个大派别,也不知道……

    她不知道她是谁,不知道爸妈是哪位,不知道自己上头竟然还有一个哥哥……这些全部都是靠着玉幼慈和念怀阙,她才了解个大概。

    对于生活,她只记得琴棋书画,记得曾经读过的女儿经,记得这些说着有些虚的东西,却不记得,日常生活中她曾经做过的事情,包括大事小事,生活细节……

    果真她就不是慕夜芸罢!

    脑海里似乎有一院姹紫嫣红的芳菲飘过,却转瞬即逝,快到她只见到这五颜六色的颜色,却无从辨别有颜色的是什么?

    刚才还在不满的伊云岫因为这个景象神思一凝,心都被惊得漏跳一拍。

    那个是什么?

    但是当她想要再找寻回那个场景时,却已经无处下手。

    该死,该死!

    念怀阙跟在伊云岫后面,看她低着头似乎在想着什么出神。

    自己想着芸公主的事情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巧合的两个场景么?

    难道,伊云岫就是上天派来,让他得以实现心愿,弥补对芸公主的愧疚的?

    可是,换个人,那算是弥补么?

    也不对,算下来,若是芸公主长大了,她的年纪,该和云岫的年纪差不多的。

    他想到自己还不知道伊云岫的具体生辰,于是快走几步拉住她的手,好学地问道:

    “云岫,你的具体生辰,在哪天?”

    伊云岫脸上的表情没有心里的纠结,她听得这个问,看着念怀阙脑筋一转,似笑非笑地问:

    “问我的生辰干嘛?这是要给我庆生的节奏吗?”

    念怀阙实诚地摇摇头:

    “不是,不是,就问问。”

    伊云岫不信。

    她也想知道自己生辰是哪一天来着。

    自个儿抬头想了想,原本以为完了肯定是连自己的生日都想不起来的伊云岫脑海里这次却有一道灵光闪过,然后,几个中文慢慢显现:

    “凌……诏507……年,五月……二十三……”

    她碎碎念一般。

    但是当念怀阙听到这个日期,倏忽睁大了眼睛。

    什么?!

    他大步来到伊云岫面前,握着她的肩不可仔细道:

    “凌诏507年?!你确定是五月二十三?”

    不,怎么可能这么巧,确定不造假?

    伊云岫说完这话还在疑惑‘凌诏’是毛线呢,听得他这么问不明所以,但是到底堵回去说:

    “为什么不确定,那是我的生辰我不确定?”

    话一出口她才:“……”

    谁跟她说那是她的生辰来的!

    罢了,暂时就当是她的生辰好了。

    反正她云岫的身份,生日也差不多那几天。

    看念怀阙的神情,这是神马意思?

    索性挣开他的把握,伊云岫笑:

    “嘻,现在离我生日还有小半年呢不是,所以,没活动搞了吧!”

    说完她还得逞地朝着念怀阙吐吐舌头,自己旋了个圈走开。

    但是念怀阙……

    不可能……

    他摇摇头:

    这眼睛长得像不能说明什么,这一举一动像也能说因为性格差不多,但是,生辰呢?

    同年同月同日生有木有?

    抬眼他又走到伊云岫面前,这次,他面色凝重地问:

    “云岫,话说,你既是凌诏年生的,那,你可听说过,在凌诏国,有一个被凌诏国王宠上了天的宝贝公主,叫芸公主的?”

    伊云岫先是被念怀阙这么激动拉住她吓了一下,又听着这莫名其妙的话觉得很莫名其妙:

    “芸公主?!那是什么?我的这个‘云’么?”

    念怀阙点头:

    “是的,你的这个‘芸’。”

    伊云岫认真地在自己为数不多的古代记忆里巡了一圈,果断道:

    “没有,不认得,没听说过。”

    话音刚落她又想到什么,忍不住回抓住念怀阙的手臂,笑眯眯问道:

    “怎么,这云公主,跟你有关系?”

    “两人有过一面之缘?”

    “她长得好看还是我长得好看?”

    “她是公主?!地位比我高的样子。”

    “她在你心目中的地位,是不是比我还高丫?”

    念怀阙:“……”

    “艾玛,不是,云岫,不是这样的。”

    “不是这样是哪样?这才一天哦。”

    一根手指在念怀阙面前晃着晃着。

    “啊,云岫,你误会了,你听我说……”

    …………

    …………

    天已黑。

    慕今陵才从地底下爬上来就被丫环们请去用晚餐了。

    等到晚餐用完估摸着时间应该是晚上七点多。

    …………………………………………………………………………………………………………………………………………………

    今天六千字,3更,求捧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