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第403章 私会情郎算不算

    然后象小萌耷拉着个头不再笑了也不再耍脾气了任由着伊云岫,伊云岫这才拿手顺了顺它为数不多的毛说:

    “乖啊!”

    与念怀阙继续往前走。

    念怀阙憋笑憋得差点内伤,不过对于这个女孩子他现在的宗旨就是可宠可溺一切由着她只要她高兴,所以他愣是深呼吸个几口把那些个笑意憋回肚子里面去。

    看着象小萌幽怨地瞪着他,眼神似乎是在说:哼,都是因为你才惹出来的事!

    于是他士可杀不可被冤枉地把象小萌从伊云岫手里拎过来,声音懒懒纠正道:

    “哥对你没兴趣,只对生片迷你象感兴趣!”

    象小萌:“T。T”

    伊云岫:“……”

    “小姐!”

    在后院帮着晒茶叶的吟茶听到前面的动静赶忙跑过来,一来便看到小姐和念大派主的身影。

    别的不说就说她眼睁睁看着小姐和念大派主出去玩儿自己那个担惊受怕哟,一来她怕老爷夫人发觉了,二来她怕小姐又跟上次一样一去不复返于是她十二岁就得自生自灭……但是小姐有令她不敢不从啊,论及背叛了小姐去和老爷说她又不敢,于是这一天从小姐出去到回来一大段时间,她虽然有做事但心不在焉,又没人能够倾诉这些秘密,着实难受得紧啊!

    现在看到小姐回来,她就像看到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站在自己跟前一样,那种高兴激动兴奋的感觉,不言而喻。

    伊云岫看到吟茶的表情就知道自个儿给这个小丫头带来多么无限的希望,遂笑了笑摆摆手让她低调一点不要一惊一乍的。

    这样子要是不小心她的丞相爹爹从前面过来,刚好就可以露馅了。

    看看念怀阙,她觉得这个“私自去玩”是一罪,不过……还有另一罪么……

    私会情郎算不算?

    哈哈。

    “吟茶,那些茶叶晒得怎么样了。”

    现在都已经黄昏了欸,不过在外面中午好像没有什么阳光呢。

    与念怀阙双双入了座,她随口检查一下吟茶的功课。

    吟茶听着是这么一问赶紧点头如捣蒜说:

    “都晒过了都晒过了,小姐屋子里还有半斤的正山小种,以及那一袋峨眉雪芽,奴婢已经全部在后院翻晒过了,不过中午的阳光怕是不够,现如今奴婢已经全部收好了。”

    念怀阙听得吟茶的汇报眉毛一挑,下意识地问道:

    “你喜欢喝茶,喜欢正山小种?”

    伊云岫看向念怀阙,点点头又“嗯”了一声,随口夸了吟茶道:

    “很好,你做的非常好,现在已经收好了吗?”

    吟茶回道:

    “嗯,全部在院子里装了,不过还没拿回去。”

    “哦,那好,你把那袋峨眉雪芽分成一小包一小包地装吧,这样比较利于保鲜,而且看来今年我是喝不完,唔,你包着半斤一袋吧,日后也比较方便拿去送人,那半斤正山小种就照常好了。现在就去做,做好了就把它们堆回原位,再泡一壶正山小种过来,叫两个丫环帮你哈。”

    吟茶一接到吩咐立刻马上福了身子道了声“是”就退下了,无比乖巧。

    但是念怀阙看着吟茶离去的身影,意味深长道:

    “你这是故意支开的她?”

    伊云岫淡定地拿起桌上清淡的白水,淡定地把它移到嘴边,要喝之前才咪咪笑说:

    “是啊,怀阙大哥太聪明了!”

    念怀阙:“……”

    无语地看着伊云岫,他晃了晃说:

    “这人生第一遭我是看到有一个千金小姐不让下人服侍的还故意给她繁重的活计支开她,夜芸,你真是让我刮目相待。”

    伊云岫听得念怀阙叫她“慕夜芸”这个名字有些怪,不过也不计较那么多啦说到底这也是她的名字不是,她吧嗒把茶杯放下,继续看着他说:

    “嘻嘻,谢谢怀阙大哥的夸奖,不过夜芸自小就是这样没有办法啦,怎么,你需要人服侍吗,我去再叫两个过来?”

    念怀阙笑:

    “哈,不用了,有你在身边,我还需要别人服侍?”

    伊云岫歪着头把这个逻辑顺了顺,于是反问:

    “所以说,我现在在你旁边是来服侍你的咯?”

    念怀阙面不改色,骨节分明的手捏了捏手里的茶杯,说:

    “怎么会是你服侍我,有你在我旁边,我看着看着就心满意足了,该是我,服侍你才对!”

    伊云岫听着这种说法,并不感动只是嘴角抽了两抽:这念怀阙,是越来越厚脸皮了。

    随时随地的打情骂俏,甜言蜜语,切,她才不信呢。

    “不敢不敢,您是念大派主,怎么能让您服侍我呢?”

    她准备噎他一噎,噎不死他。

    但是念怀阙却毫不犹豫回了她一句话,似乎是早就知道她会这么噎他一样:

    “嗯,我是念大派主,所以,服侍海洛派的念大派主夫人不是应当的么?”

    伊云岫听到“念大派主夫人”这么一个即长又长的称谓时愣了愣,倒是……

    意外了。

    她看着念怀阙若无其事地伸手去拿茶壶续水,无语道:

    “念怀阙,我们才在一起一天,你说的什么夫人,是不是为时尚早了点?”

    念怀阙刚好握住茶壶的手微微一顿,得过一会儿,他才重新提起茶壶,口气淡淡道:

    “我念怀阙,此生只会和一个姑娘在一起,这句话,在一天一夜时说,或者在岁月悠长的五十年后说,其实都一样。”

    伊云岫看着他说完话闭嘴了拿了茶壶是先往自己的杯子添了添,这才转向他喝的杯子,是自己被堵得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五十年后?

    她又被他拿捏了一回感动了一把……

    但……当念怀阙第二次拿起面前的茶杯,自那茶水里,他却看到另外的一双明眸。

    那双明眸就这么看着他,一动不动。

    眼前场景渐渐消融,变成了十年之前,芸公主拿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歪着个头怔怔地看着。

    那一天他只是正常地走在御花园的小路上,意图穿过去到达皇家书塾给几位小皇子伴读。

    可是,却被这么一个小小的人儿给截住了。然后象小萌耷拉着个头不再笑了也不再耍脾气了任由着伊云岫,伊云岫这才拿手顺了顺它为数不多的毛说:

    “乖啊!”

    与念怀阙继续往前走。

    念怀阙憋笑憋得差点内伤,不过对于这个女孩子他现在的宗旨就是可宠可溺一切由着她只要她高兴,所以他愣是深呼吸个几口把那些个笑意憋回肚子里面去。

    看着象小萌幽怨地瞪着他,眼神似乎是在说:哼,都是因为你才惹出来的事!

    于是他士可杀不可被冤枉地把象小萌从伊云岫手里拎过来,声音懒懒纠正道:

    “哥对你没兴趣,只对生片迷你象感兴趣!”

    象小萌:“T。T”

    伊云岫:“……”

    “小姐!”

    在后院帮着晒茶叶的吟茶听到前面的动静赶忙跑过来,一来便看到小姐和念大派主的身影。

    别的不说就说她眼睁睁看着小姐和念大派主出去玩儿自己那个担惊受怕哟,一来她怕老爷夫人发觉了,二来她怕小姐又跟上次一样一去不复返于是她十二岁就得自生自灭……但是小姐有令她不敢不从啊,论及背叛了小姐去和老爷说她又不敢,于是这一天从小姐出去到回来一大段时间,她虽然有做事但心不在焉,又没人能够倾诉这些秘密,着实难受得紧啊!

    现在看到小姐回来,她就像看到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站在自己跟前一样,那种高兴激动兴奋的感觉,不言而喻。

    伊云岫看到吟茶的表情就知道自个儿给这个小丫头带来多么无限的希望,遂笑了笑摆摆手让她低调一点不要一惊一乍的。

    这样子要是不小心她的丞相爹爹从前面过来,刚好就可以露馅了。

    看看念怀阙,她觉得这个“私自去玩”是一罪,不过……还有另一罪么……

    私会情郎算不算?

    哈哈。

    “吟茶,那些茶叶晒得怎么样了。”

    现在都已经黄昏了欸,不过在外面中午好像没有什么阳光呢。

    与念怀阙双双入了座,她随口检查一下吟茶的功课。

    吟茶听着是这么一问赶紧点头如捣蒜说:

    “都晒过了都晒过了,小姐屋子里还有半斤的正山小种,以及那一袋峨眉雪芽,奴婢已经全部在后院翻晒过了,不过中午的阳光怕是不够,现如今奴婢已经全部收好了。”

    念怀阙听得吟茶的汇报眉毛一挑,下意识地问道:

    “你喜欢喝茶,喜欢正山小种?”

    伊云岫看向念怀阙,点点头又“嗯”了一声,随口夸了吟茶道:

    “很好,你做的非常好,现在已经收好了吗?”

    吟茶回道:

    “嗯,全部在院子里装了,不过还没拿回去。”

    “哦,那好,你把那袋峨眉雪芽分成一小包一小包地装吧,这样比较利于保鲜,而且看来今年我是喝不完,唔,你包着半斤一袋吧,日后也比较方便拿去送人,那半斤正山小种就照常好了。现在就去做,做好了就把它们堆回原位,再泡一壶正山小种过来,叫两个丫环帮你哈。”

    吟茶一接到吩咐立刻马上福了身子道了声“是”就退下了,无比乖巧。

    但是念怀阙看着吟茶离去的身影,意味深长道:

    “你这是故意支开的她?”

    伊云岫淡定地拿起桌上清淡的白水,淡定地把它移到嘴边,要喝之前才咪咪笑说:

    “是啊,怀阙大哥太聪明了!”

    念怀阙:“……”

    无语地看着伊云岫,他晃了晃说:

    “这人生第一遭我是看到有一个千金小姐不让下人服侍的还故意给她繁重的活计支开她,夜芸,你真是让我刮目相待。”

    伊云岫听得念怀阙叫她“慕夜芸”这个名字有些怪,不过也不计较那么多啦说到底这也是她的名字不是,她吧嗒把茶杯放下,继续看着他说:

    “嘻嘻,谢谢怀阙大哥的夸奖,不过夜芸自小就是这样没有办法啦,怎么,你需要人服侍吗,我去再叫两个过来?”

    念怀阙笑:

    “哈,不用了,有你在身边,我还需要别人服侍?”

    伊云岫歪着头把这个逻辑顺了顺,于是反问:

    “所以说,我现在在你旁边是来服侍你的咯?”

    念怀阙面不改色,骨节分明的手捏了捏手里的茶杯,说:

    “怎么会是你服侍我,有你在我旁边,我看着看着就心满意足了,该是我,服侍你才对!”

    伊云岫听着这种说法,并不感动只是嘴角抽了两抽:这念怀阙,是越来越厚脸皮了。

    随时随地的打情骂俏,甜言蜜语,切,她才不信呢。

    “不敢不敢,您是念大派主,怎么能让您服侍我呢?”

    她准备噎他一噎,噎不死他。

    但是念怀阙却毫不犹豫回了她一句话,似乎是早就知道她会这么噎他一样:

    “嗯,我是念大派主,所以,服侍海洛派的念大派主夫人不是应当的么?”

    伊云岫听到“念大派主夫人”这么一个即长又长的称谓时愣了愣,倒是……

    意外了。

    她看着念怀阙若无其事地伸手去拿茶壶续水,无语道:

    “念怀阙,我们才在一起一天,你说的什么夫人,是不是为时尚早了点?”

    念怀阙刚好握住茶壶的手微微一顿,得过一会儿,他才重新提起茶壶,口气淡淡道:

    “我念怀阙,此生只会和一个姑娘在一起,这句话,在一天一夜时说,或者在岁月悠长的五十年后说,其实都一样。”

    伊云岫看着他说完话闭嘴了拿了茶壶是先往自己的杯子添了添,这才转向他喝的杯子,是自己被堵得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五十年后?

    她又被他拿捏了一回感动了一把……

    但……当念怀阙第二次拿起面前的茶杯,自那茶水里,他却看到另外的一双明眸。

    那双明眸就这么看着他,一动不动。

    眼前场景渐渐消融,变成了十年之前,芸公主拿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歪着个头怔怔地看着。

    那一天他只是正常地走在御花园的小路上,意图穿过去到达皇家书塾给几位小皇子伴读。

    可是,却被这么一个小小的人儿给截住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