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1.第401章 你对家世背景很看重

    “公主的武功挺不错呢呵,属下看着觉得有点古夜门的套路,是您亲手教的吗?她的反应能力甚至比起念怀阙还能再快出一点点。”

    竹林中的人听着王娅薇欣喜的话,继续沉默,半晌倒是出乎意料似的道:

    “她有武功?没有,本门主没有教她。”

    “啊?!”

    王娅薇听到门主的这句否定也是愣了:没教过?!

    不可能的吧……

    想起她们之间的第一次相遇,她掉以轻心用了轻功,却没想到慕夜芸能够跟踪了过去发现她正要对禹苈衿下手。

    若是没有细到几乎微不可闻的心思,又怎么会发现得了她?

    这件事,就足以说明慕夜芸的功力了呵。

    但是门主的说没有?这是怎么一回事?

    “可是……”

    她想要再说上一说的。

    不过到底还是门主晓得关键,没待王娅薇争辩,她就发了命令说:

    “你去调查一下她的武功,如何来的。”

    王娅薇闻言也明白了这关键之处,关键就是行动,不需要太多辩解。

    双手抱拳她阳刚之气顿显,回答了“是”之后,就想转身离开。

    但是前头那只听到声音却没见到人影的门主竟是又说了一句“慢着”,阻止了王娅薇离去的脚步。

    “门主?”

    王娅薇疑惑出声。

    还有什么事情么?

    门主的声音依旧淡淡但威严十足道:

    “公主前几个月,你说她与童阮仪在一起?”

    原来是这事。

    王娅薇端正了身形道:

    “是的,她们两个人,是很好的朋友。”

    早在三个月前,王娅薇就把慕夜芸的行踪都禀告了上去,这一路发生的情况,门主几乎了如指掌。

    后来她也证实了,要慕夜芸上夕幻山,确实是门主的主意。

    不过这并不能消除她对慕今陵的敌意就是了。

    不过现在,怎么这么问?

    只听得前头门主冷笑了两声,不多见地感慨了一句:

    “右丞相家的千金小姐和左丞相家的千金小姐,呵呵,世人只道左右两位丞相在朝堂之上是大大的不和,却不知,这两家人的小姐,竟然私交甚深。”

    王娅薇闻言眉毛一挑,并不肯定道:

    “是公主心思单纯她不晓得世间人心险恶,左丞相家的千金,恐怕也不是那种良善之辈啊。”

    “哦,怎么说?”

    门主唇边的笑容一敛,觉得王娅薇的言语怪怪的。

    王娅薇一想到玉幼慈,脑海里就浮现出玉幼慈扮着男装却毫不避讳地与慕夜芸勾肩搭背的景象,心里头微微气愤。

    就算她是女的可是那个时候她扮着男装呢,她就是故意的就丝毫没替公主是女儿家的这个身份想过。

    这不是故意抹黑么?还说她是好人?

    遂不再迟疑她愤愤道:

    “门主,左丞相是如何的人,他家童大小姐又是怎样的人,一个一代奸相,一个一代妖妃,这童二小姐,在这样的人家中,难道还能长得正么?”

    门主笑:

    “看来,你对家世背景很看重。”

    王娅薇勾勾嘴,并不否认:

    “不是么,我们是该如何的人,左丞相又是如何的人,要不是当年那个奸险的小人出卖了我们皇城里的路线图,我们国家又怎么会灭亡?而今,这天下哪里又该是黎初家的天下!”

    “现在,他当上了丞相还犹觉不够,送了女儿去伺候一个后宫三千的老男人也觉得不够,还妄图怎样,地位永固攀权力的高峰么,哼,这种人,就该死!”

    听这语气,门主不用转身便能想像到王娅薇的不甘神情,又被王娅薇勾起对旧国的记忆,也是冷冷说了一句:

    “的确该死,当初,胆敢伤害我凌霄家族的人,本门主一定,让他们十倍奉还!”

    王娅薇一想到往事,只觉得眼前一片片黑暗似乎沉沉的雾霭无法消散,这雾霭迷蒙了自己的视线,让她局限在一个小小的空间里动弹不得。

    这种感觉很难受,很难受,她的手指微微握紧。

    十年前,她无法阻止那场灾难,现如今,她有本事了,就会利用自己的本事,让他们一点点偿还!

    她是被仇恨盈满了心胸,那又怎么样?

    当年,伤了她家的人,伤了凌霄皇族的人,都必须得到报应!

    “娅薇。”

    门主虽是只掩盖在幽深的竹林后面,但是,她也晓得明处王娅薇的情绪波动,不由得出口道:

    “你还是太过稚嫩了呢,连情绪也掩盖不好。”

    她的音调冷沁得似刚解冻的冰水,王娅薇被冰得回了神,听着这话心中一动,知道是自己错了,却只能苦笑一下说:

    “呵,在门主面前,娅薇总是太过小女儿姿态,娅薇错了。”

    门主叹了一口气,不置可否地继续了话题说:

    “左丞相,苟活了这么多年应该够了,我们有右丞相的王牌,不怕他不倒。”

    “童阮仪,若是真心对她好也就罢了,如果是假意的话……”

    双眼眯上一眯,她想了想:

    “就和她爹一样的下场!”

    “还有,你去查查,童阮仪的武功和医术,也是承了哪个派别的,或许,她与公主的武功,有点儿关联。”

    王娅薇倒是没想到这一点,闻言也警惕了起来,立刻再抱拳曰:

    “是!”

    一丝冷风吹过,吹得这一片竹林沙沙作响。

    隐逸在竹林里的古夜门门主侧转了身子,眼角却微不可闻地看到遥远的那头有鹅黄色的衣摆拂过。

    倏忽一下它又似是被什么一抓,立刻不见了踪影。

    也不甚在意,她依旧是离开的脚步,只是对着王娅薇说道:

    “有左丞相府的贵客到,你去好好招待招待。”

    然后不见了踪影。

    王娅薇双目一张也发现了不正常的气息,冷冷地转过身来往后面的幽径小路瞥了一眼。

    躲在一旁的玉幼慈虽然已经隐藏起来了没有看到王娅薇的眼神,不过,她却感觉到一股眼风“嗖”的一下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

    什么,刚才,她听到什么?

    王娅薇和她的门主?

    哇,好腻害的样子呢!

    缩一缩脖颈儿:呃她们这是在谈论怎么除掉自己吗?左丞右丞,还有公主什么的?

    ……………………………………………………………………………………………………………………………………………………

    因为一章2000字所以没办法三更啦~~而且最近若舞在期末考试……七月后一天更6000字,只有四天,再忍忍,无限感谢“公主的武功挺不错呢呵,属下看着觉得有点古夜门的套路,是您亲手教的吗?她的反应能力甚至比起念怀阙还能再快出一点点。”

    竹林中的人听着王娅薇欣喜的话,继续沉默,半晌倒是出乎意料似的道:

    “她有武功?没有,本门主没有教她。”

    “啊?!”

    王娅薇听到门主的这句否定也是愣了:没教过?!

    不可能的吧……

    想起她们之间的第一次相遇,她掉以轻心用了轻功,却没想到慕夜芸能够跟踪了过去发现她正要对禹苈衿下手。

    若是没有细到几乎微不可闻的心思,又怎么会发现得了她?

    这件事,就足以说明慕夜芸的功力了呵。

    但是门主的说没有?这是怎么一回事?

    “可是……”

    她想要再说上一说的。

    不过到底还是门主晓得关键,没待王娅薇争辩,她就发了命令说:

    “你去调查一下她的武功,如何来的。”

    王娅薇闻言也明白了这关键之处,关键就是行动,不需要太多辩解。

    双手抱拳她阳刚之气顿显,回答了“是”之后,就想转身离开。

    但是前头那只听到声音却没见到人影的门主竟是又说了一句“慢着”,阻止了王娅薇离去的脚步。

    “门主?”

    王娅薇疑惑出声。

    还有什么事情么?

    门主的声音依旧淡淡但威严十足道:

    “公主前几个月,你说她与童阮仪在一起?”

    原来是这事。

    王娅薇端正了身形道:

    “是的,她们两个人,是很好的朋友。”

    早在三个月前,王娅薇就把慕夜芸的行踪都禀告了上去,这一路发生的情况,门主几乎了如指掌。

    后来她也证实了,要慕夜芸上夕幻山,确实是门主的主意。

    不过这并不能消除她对慕今陵的敌意就是了。

    不过现在,怎么这么问?

    只听得前头门主冷笑了两声,不多见地感慨了一句:

    “右丞相家的千金小姐和左丞相家的千金小姐,呵呵,世人只道左右两位丞相在朝堂之上是大大的不和,却不知,这两家人的小姐,竟然私交甚深。”

    王娅薇闻言眉毛一挑,并不肯定道:

    “是公主心思单纯她不晓得世间人心险恶,左丞相家的千金,恐怕也不是那种良善之辈啊。”

    “哦,怎么说?”

    门主唇边的笑容一敛,觉得王娅薇的言语怪怪的。

    王娅薇一想到玉幼慈,脑海里就浮现出玉幼慈扮着男装却毫不避讳地与慕夜芸勾肩搭背的景象,心里头微微气愤。

    就算她是女的可是那个时候她扮着男装呢,她就是故意的就丝毫没替公主是女儿家的这个身份想过。

    这不是故意抹黑么?还说她是好人?

    遂不再迟疑她愤愤道:

    “门主,左丞相是如何的人,他家童大小姐又是怎样的人,一个一代奸相,一个一代妖妃,这童二小姐,在这样的人家中,难道还能长得正么?”

    门主笑:

    “看来,你对家世背景很看重。”

    王娅薇勾勾嘴,并不否认:

    “不是么,我们是该如何的人,左丞相又是如何的人,要不是当年那个奸险的小人出卖了我们皇城里的路线图,我们国家又怎么会灭亡?而今,这天下哪里又该是黎初家的天下!”

    “现在,他当上了丞相还犹觉不够,送了女儿去伺候一个后宫三千的老男人也觉得不够,还妄图怎样,地位永固攀权力的高峰么,哼,这种人,就该死!”

    听这语气,门主不用转身便能想像到王娅薇的不甘神情,又被王娅薇勾起对旧国的记忆,也是冷冷说了一句:

    “的确该死,当初,胆敢伤害我凌霄家族的人,本门主一定,让他们十倍奉还!”

    王娅薇一想到往事,只觉得眼前一片片黑暗似乎沉沉的雾霭无法消散,这雾霭迷蒙了自己的视线,让她局限在一个小小的空间里动弹不得。

    这种感觉很难受,很难受,她的手指微微握紧。

    十年前,她无法阻止那场灾难,现如今,她有本事了,就会利用自己的本事,让他们一点点偿还!

    她是被仇恨盈满了心胸,那又怎么样?

    当年,伤了她家的人,伤了凌霄皇族的人,都必须得到报应!

    “娅薇。”

    门主虽是只掩盖在幽深的竹林后面,但是,她也晓得明处王娅薇的情绪波动,不由得出口道:

    “你还是太过稚嫩了呢,连情绪也掩盖不好。”

    她的音调冷沁得似刚解冻的冰水,王娅薇被冰得回了神,听着这话心中一动,知道是自己错了,却只能苦笑一下说:

    “呵,在门主面前,娅薇总是太过小女儿姿态,娅薇错了。”

    门主叹了一口气,不置可否地继续了话题说:

    “左丞相,苟活了这么多年应该够了,我们有右丞相的王牌,不怕他不倒。”

    “童阮仪,若是真心对她好也就罢了,如果是假意的话……”

    双眼眯上一眯,她想了想:

    “就和她爹一样的下场!”

    “还有,你去查查,童阮仪的武功和医术,也是承了哪个派别的,或许,她与公主的武功,有点儿关联。”

    王娅薇倒是没想到这一点,闻言也警惕了起来,立刻再抱拳曰:

    “是!”

    一丝冷风吹过,吹得这一片竹林沙沙作响。

    隐逸在竹林里的古夜门门主侧转了身子,眼角却微不可闻地看到遥远的那头有鹅黄色的衣摆拂过。

    倏忽一下它又似是被什么一抓,立刻不见了踪影。

    也不甚在意,她依旧是离开的脚步,只是对着王娅薇说道:

    “有左丞相府的贵客到,你去好好招待招待。”

    然后不见了踪影。

    王娅薇双目一张也发现了不正常的气息,冷冷地转过身来往后面的幽径小路瞥了一眼。

    躲在一旁的玉幼慈虽然已经隐藏起来了没有看到王娅薇的眼神,不过,她却感觉到一股眼风“嗖”的一下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

    什么,刚才,她听到什么?

    王娅薇和她的门主?

    哇,好腻害的样子呢!

    缩一缩脖颈儿:呃她们这是在谈论怎么除掉自己吗?左丞右丞,还有公主什么的?

    ……………………………………………………………………………………………………………………………………………………

    因为一章2000字所以没办法三更啦~~而且最近若舞在期末考试……七月后一天更6000字,只有四天,再忍忍,无限感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