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7.第397章 慕今陵审黑衣男

    “你们……沉香堂的堂主呢?”

    在海洛派,高层是秘密的孩子,弟子们一进门就被分为明暗两处各自运行,明的弟子收入沉香堂素香堂两堂,这两堂的孩子无论等级都能够见着堂主也认得他们。

    暗的弟子是被分在斐香堂下,他们,就几乎无缘堂主的面了。

    不过,这种认得也仅限于堂主,像是海洛派派主这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人物,全派上下,虽然都知道他们头头的姓氏,面相却只有其余两堂堂主认得。

    所以,唐日升问话,只是问到念怀阙的堂主身份。

    不过他这问话一出,莱迪小弟子脸上微不可闻地痉挛一下,感觉到万分……胃疼……

    他瞥了瞥莱顿,但见莱顿低顺着眉眼压根就不管他,又淡淡地瞥了一下那裂掉了躺在地上的两片门,万分不情愿却摄于两大堂主的威严只能硬着头皮道:

    “禀堂主,我们堂主说……请您来了先把您毁掉的门修好,修不好的可以重装一个,再问他在哪里……”

    他的声音越走越低终于把他们堂主的话复述完了,心底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但是唐日升闻言盯住了他挑眉:

    “什么?要本堂主先修门?”

    “是……”

    莱迪再低低腰,表示这瞬间低下来的温度,他竟然感受得到诶。

    可惜没有办法,既然素香堂的堂主这么问了,他也就……只能回答啊!

    天哪不愧是为堂主,这周身散发出来的气度,可不是他们这一群小虾米可以比较的嘞。

    他们只是知道这三堂堂主长得什么模样,却是连他们的姓名以及身份,都不清楚。

    只是觉得外头的温度又是继续直线下降,上头唐日升的声音更低了一度:

    “为何本堂刚才敲门你们没人理会的?”

    莱迪闻言差点双腿一颤就要跪下去,把持了好久,才懦懦回答道:

    “禀,禀堂主,是……是我们堂主说,此处为隐蔽的住处,任何人来了也不可主动开门。”

    唐日升闻言看着这两只,眸里神色闪了闪,到底愉悦地把眼角勾上。

    呵,好你个念怀阙,虽然你理由充足,不过,你这分明就是来坑哥哥的。

    哪个熊孩子没事找事会来这么鸟不拉稀的地方敲门,又不是古巷探险。

    要不是手头的地址,他唐日升平日里对于这种深巷,也是路过就过了的。

    不过,修门这一说……呵,你倒是了解哥哥我的性格了解得紧呢!

    轻轻一笑,他无奈地换了另一种亲切的语气,问道:

    “这附近,哪有卖门?”

    “回堂主,在……”

    那莱顿看着没事赶紧接话过去了,剩下莱迪似乎是逃过一劫似的松了口气。

    到底是小虾米,见个堂主而已,竟是这般激动以及……害怕。

    不过这位素香堂的堂主,也是和他们堂主一样,有着气场还有亲和力嘞!

    等到唐日升乖乖走了,这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于是他们对他们崇拜的海洛派,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你们……沉香堂的堂主呢?”

    在海洛派,高层是秘密的孩子,弟子们一进门就被分为明暗两处各自运行,明的弟子收入沉香堂素香堂两堂,这两堂的孩子无论等级都能够见着堂主也认得他们。

    暗的弟子是被分在斐香堂下,他们,就几乎无缘堂主的面了。

    不过,这种认得也仅限于堂主,像是海洛派派主这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人物,全派上下,虽然都知道他们头头的姓氏,面相却只有其余两堂堂主认得。

    所以,唐日升问话,只是问到念怀阙的堂主身份。

    不过他这问话一出,莱迪小弟子脸上微不可闻地痉挛一下,感觉到万分……胃疼……

    他瞥了瞥莱顿,但见莱顿低顺着眉眼压根就不管他,又淡淡地瞥了一下那裂掉了躺在地上的两片门,万分不情愿却摄于两大堂主的威严只能硬着头皮道:

    “禀堂主,我们堂主说……请您来了先把您毁掉的门修好,修不好的可以重装一个,再问他在哪里……”

    他的声音越走越低终于把他们堂主的话复述完了,心底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但是唐日升闻言盯住了他挑眉:

    “什么?要本堂主先修门?”

    “是……”

    莱迪再低低腰,表示这瞬间低下来的温度,他竟然感受得到诶。

    可惜没有办法,既然素香堂的堂主这么问了,他也就……只能回答啊!

    天哪不愧是为堂主,这周身散发出来的气度,可不是他们这一群小虾米可以比较的嘞。

    他们只是知道这三堂堂主长得什么模样,却是连他们的姓名以及身份,都不清楚。

    只是觉得外头的温度又是继续直线下降,上头唐日升的声音更低了一度:

    “为何本堂刚才敲门你们没人理会的?”

    莱迪闻言差点双腿一颤就要跪下去,把持了好久,才懦懦回答道:

    “禀,禀堂主,是……是我们堂主说,此处为隐蔽的住处,任何人来了也不可主动开门。”

    唐日升闻言看着这两只,眸里神色闪了闪,到底愉悦地把眼角勾上。

    呵,好你个念怀阙,虽然你理由充足,不过,你这分明就是来坑哥哥的。

    哪个熊孩子没事找事会来这么鸟不拉稀的地方敲门,又不是古巷探险。

    要不是手头的地址,他唐日升平日里对于这种深巷,也是路过就过了的。

    不过,修门这一说……呵,你倒是了解哥哥我的性格了解得紧呢!

    轻轻一笑,他无奈地换了另一种亲切的语气,问道:

    “这附近,哪有卖门?”

    “回堂主,在……”

    那莱顿看着没事赶紧接话过去了,剩下莱迪似乎是逃过一劫似的松了口气。

    到底是小虾米,见个堂主而已,竟是这般激动以及……害怕。

    不过这位素香堂的堂主,也是和他们堂主一样,有着气场还有亲和力嘞!

    等到唐日升乖乖走了,这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于是他们对他们崇拜的海洛派,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