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1.第391章 只是思念得紧

    慕今陵是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哪怕是自己用一辈子去看,也是看不够的。

    用眼光细细描摹过她脸上的每一个轮廓,如柳的细眉,大睁的眼睛,眼底的神色疑惑而又清纯。

    肤色白皙,青丝如瀑,一动也不动的似是睡着了的蝴蝶的眼睫毛,还有下方红色的唇。

    原来,她的女装,竟是这般模样。

    呵。

    大脑一时没有思考,他闭了闭眼睛就往最后看到的一点朱红凑过去。

    直至到自己的唇上有了一丝冰凉的温度,玉幼慈的脑袋还处在迷糊状态。

    愣愣地看着面前放大的面孔,她只觉……这个世界玄幻了!

    那一根好不容易才接上的神经又崩的一下断裂掉,不过在断裂之前她终于知道了这是什么情况,现在,断裂的情形下,嗯,依旧愣。

    慕今陵……

    慕今陵一接触到对方柔软的唇只觉得自己的思绪全部翻飞掉了,噼里啪啦像是没有了生命的落叶尘归尘土归土。

    另外一只只是挽了玉幼慈的手腕的手不自觉的放开,握上玉幼慈另外的一方肩膀。

    此时此刻,朝思夜想……

    他觉得没必要再睁开眼睛了。

    面前,就是自己朝思夜想的人儿没错!

    原本静止的双唇动了动,他忍不住靠近她一点。

    玉幼慈大睁着眼睛,只是被动,依旧觉得不可置信。

    这是,这不是在梦里?

    有时候,思念得越发狠,等到重逢时,却越发地不确定。

    而且,现在,他们在干什么?

    感觉到自己唇上的触感慢慢斯磨,她抖了一下唇也忍不住动了动。

    慕今陵以为是玉幼慈回应了他,心里头不禁一阵狂喜,这吻突然变得狂风暴雨起来了。

    “咝!”

    感觉到唇下一痛,玉幼慈被动地分开双唇,瞬时间她像被220V的电插座触到了一样,整个人都僵了。

    脑袋里轰的一响,这一轰,她顿觉整个人神思清明了个完全。

    半开的房门引进了几缕阳光,把这个房间照得一片光明。

    而,房间内,一应的书架古玩准确无误地映入玉幼慈的眼里。

    这是慕今陵的房间啊!

    什么!?

    等她拉近了视线看到面前的人,她的脑海里顿时只剩下一句话:

    挖槽,姐的初吻啊!

    眼睛眨一眨再眨一眨,她忍不住挣扎起来了。

    “唔……”

    皱皱眉,她看准了时机往慕今陵的舌尖上一咬,慕今陵的反射弧被触动舌头一缩,闭着的双眼也睁了开来。

    玉幼慈一急,直接脚下一跺踩了慕今陵的鞋,慕今陵上下皆痛,下意识就放开了玉幼慈。

    于是玉幼慈往旁跳开了一步,双手手刀交叉了横在胸前!

    一副防御的模样……

    再看对面的慕今陵,他抱了自己的脚单脚跳了跳,只觉得自己口里火辣辣地疼。

    他的理智也回笼了。

    玉幼慈看着慕今陵这般狼狈,防御系数弱弱地降了降,站在那里原地挪了挪。

    “慕,慕今陵!”

    原本是帅气的一声吼的,怎么到头来,气势减了大半截差不多没了呢?慕今陵是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哪怕是自己用一辈子去看,也是看不够的。

    用眼光细细描摹过她脸上的每一个轮廓,如柳的细眉,大睁的眼睛,眼底的神色疑惑而又清纯。

    肤色白皙,青丝如瀑,一动也不动的似是睡着了的蝴蝶的眼睫毛,还有下方红色的唇。

    原来,她的女装,竟是这般模样。

    呵。

    大脑一时没有思考,他闭了闭眼睛就往最后看到的一点朱红凑过去。

    直至到自己的唇上有了一丝冰凉的温度,玉幼慈的脑袋还处在迷糊状态。

    愣愣地看着面前放大的面孔,她只觉……这个世界玄幻了!

    那一根好不容易才接上的神经又崩的一下断裂掉,不过在断裂之前她终于知道了这是什么情况,现在,断裂的情形下,嗯,依旧愣。

    慕今陵……

    慕今陵一接触到对方柔软的唇只觉得自己的思绪全部翻飞掉了,噼里啪啦像是没有了生命的落叶尘归尘土归土。

    另外一只只是挽了玉幼慈的手腕的手不自觉的放开,握上玉幼慈另外的一方肩膀。

    此时此刻,朝思夜想……

    他觉得没必要再睁开眼睛了。

    面前,就是自己朝思夜想的人儿没错!

    原本静止的双唇动了动,他忍不住靠近她一点。

    玉幼慈大睁着眼睛,只是被动,依旧觉得不可置信。

    这是,这不是在梦里?

    有时候,思念得越发狠,等到重逢时,却越发地不确定。

    而且,现在,他们在干什么?

    感觉到自己唇上的触感慢慢斯磨,她抖了一下唇也忍不住动了动。

    慕今陵以为是玉幼慈回应了他,心里头不禁一阵狂喜,这吻突然变得狂风暴雨起来了。

    “咝!”

    感觉到唇下一痛,玉幼慈被动地分开双唇,瞬时间她像被220V的电插座触到了一样,整个人都僵了。

    脑袋里轰的一响,这一轰,她顿觉整个人神思清明了个完全。

    半开的房门引进了几缕阳光,把这个房间照得一片光明。

    而,房间内,一应的书架古玩准确无误地映入玉幼慈的眼里。

    这是慕今陵的房间啊!

    什么!?

    等她拉近了视线看到面前的人,她的脑海里顿时只剩下一句话:

    挖槽,姐的初吻啊!

    眼睛眨一眨再眨一眨,她忍不住挣扎起来了。

    “唔……”

    皱皱眉,她看准了时机往慕今陵的舌尖上一咬,慕今陵的反射弧被触动舌头一缩,闭着的双眼也睁了开来。

    玉幼慈一急,直接脚下一跺踩了慕今陵的鞋,慕今陵上下皆痛,下意识就放开了玉幼慈。

    于是玉幼慈往旁跳开了一步,双手手刀交叉了横在胸前!

    一副防御的模样……

    再看对面的慕今陵,他抱了自己的脚单脚跳了跳,只觉得自己口里火辣辣地疼。

    他的理智也回笼了。

    玉幼慈看着慕今陵这般狼狈,防御系数弱弱地降了降,站在那里原地挪了挪。

    “慕,慕今陵!”

    原本是帅气的一声吼的,怎么到头来,气势减了大半截差不多没了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