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7.第377章 介不介意当压寨夫人

    可是,就算是事实如此,真说出口来,该这样么?

    看着伊云岫脸上的神色明灭,念怀阙轻执了茶杯淡淡道:

    “你以为,我说的是大话,我拜访右丞相,还应该是屈就?”

    那是他最不屑的事!

    伊云岫并不知道,其实要着念怀阙去拜访一个人,这个人还是在朝为官的,是一件多么难得的事情。

    海洛派确实是在江湖上地位不小,但是,说句常识,朝廷是朝廷,江湖是江湖,一般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两不相干的界限。

    当今皇帝对着海洛派多加称赞,说来除了是因为海洛派派风正,派别巨大大到朝廷不能为敌,还有一点,就是海洛派对着朝廷的,诸多尊敬。

    这尊敬之中,理应就是有不干涉朝纲一项吧。

    而念怀阙是个自视清高的人,向来,他的海洛派就不屑加入朝堂纷争。

    现在海洛派派主拜访了右丞相,这在外人的眼里不是笼络了官员,又是什么?

    漫说没有人知道此举会给以后的右丞相引来多少麻烦,就说,这样的事件在朝堂上,又该是足以让有心之人掀起一波波涛汹涌。

    右丞相会举步维艰,海洛派更甚!

    但是,说了,念怀阙不屑于这方面的纷争。

    这句话的正反两面,反之,就算是有什么纷争,又关他毛线事?

    有纷争才是好的呢!

    其实在他说来,他不需要和朝廷保持太好的关系。

    和朝廷保持好的关系,接受着皇帝的称赞,那样,就像是他们臣服在皇帝脚下,这种感觉……

    不,他要的是自由自在,不受束缚。

    皇帝也一样!

    也就是因为这种思想,他才一方面不屑,另一方面,来了。

    而,伊云岫太注重他说话的方式,却忽略了他说的,最先一句话。

    他只是在想,伊云岫的爹娘,应该认识一下他的……

    若是,他们中间没有伊云岫这个人,他,又怎么会和慕丞相见面?

    因为他记挂着伊云岫,因为他想光明正大地和伊云岫见面,因为……右丞相是伊云岫的父亲。

    若是,连伊云岫的爹娘都不认得他,那他,他的爱情,也太失败了吧!

    他念怀阙想要一段爱,就必须光明正大,得到所在乎的人的在乎的人,的所有承认。

    是的,不要说,他的野心太大。

    因为他,本身就有让所有人满意的资本,包括身份,容貌,才能……

    但是伊云岫又没注意着这个排在先前的话啊。

    手里的动作继续了,她口中喃喃:

    “确实不应该屈就啊……”

    虽然她是个魂穿到慕夜芸肉体上的,但是,对于慕弥砺是她父亲这件事,伊云岫倒是挺认真在对待。

    毕竟,这个父亲对她的好,大家有目共睹。

    她就觉得念怀阙就算如何狂妄在她面前也不该这样,这样说她的父亲。

    这让她情何以堪啊。

    这个道理就像是父亲在她面前公然不屑念怀阙一样。

    不管是那一方,都是她在乎的,她都不希望有这种事情发生。可是,就算是事实如此,真说出口来,该这样么?

    看着伊云岫脸上的神色明灭,念怀阙轻执了茶杯淡淡道:

    “你以为,我说的是大话,我拜访右丞相,还应该是屈就?”

    那是他最不屑的事!

    伊云岫并不知道,其实要着念怀阙去拜访一个人,这个人还是在朝为官的,是一件多么难得的事情。

    海洛派确实是在江湖上地位不小,但是,说句常识,朝廷是朝廷,江湖是江湖,一般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两不相干的界限。

    当今皇帝对着海洛派多加称赞,说来除了是因为海洛派派风正,派别巨大大到朝廷不能为敌,还有一点,就是海洛派对着朝廷的,诸多尊敬。

    这尊敬之中,理应就是有不干涉朝纲一项吧。

    而念怀阙是个自视清高的人,向来,他的海洛派就不屑加入朝堂纷争。

    现在海洛派派主拜访了右丞相,这在外人的眼里不是笼络了官员,又是什么?

    漫说没有人知道此举会给以后的右丞相引来多少麻烦,就说,这样的事件在朝堂上,又该是足以让有心之人掀起一波波涛汹涌。

    右丞相会举步维艰,海洛派更甚!

    但是,说了,念怀阙不屑于这方面的纷争。

    这句话的正反两面,反之,就算是有什么纷争,又关他毛线事?

    有纷争才是好的呢!

    其实在他说来,他不需要和朝廷保持太好的关系。

    和朝廷保持好的关系,接受着皇帝的称赞,那样,就像是他们臣服在皇帝脚下,这种感觉……

    不,他要的是自由自在,不受束缚。

    皇帝也一样!

    也就是因为这种思想,他才一方面不屑,另一方面,来了。

    而,伊云岫太注重他说话的方式,却忽略了他说的,最先一句话。

    他只是在想,伊云岫的爹娘,应该认识一下他的……

    若是,他们中间没有伊云岫这个人,他,又怎么会和慕丞相见面?

    因为他记挂着伊云岫,因为他想光明正大地和伊云岫见面,因为……右丞相是伊云岫的父亲。

    若是,连伊云岫的爹娘都不认得他,那他,他的爱情,也太失败了吧!

    他念怀阙想要一段爱,就必须光明正大,得到所在乎的人的在乎的人,的所有承认。

    是的,不要说,他的野心太大。

    因为他,本身就有让所有人满意的资本,包括身份,容貌,才能……

    但是伊云岫又没注意着这个排在先前的话啊。

    手里的动作继续了,她口中喃喃:

    “确实不应该屈就啊……”

    虽然她是个魂穿到慕夜芸肉体上的,但是,对于慕弥砺是她父亲这件事,伊云岫倒是挺认真在对待。

    毕竟,这个父亲对她的好,大家有目共睹。

    她就觉得念怀阙就算如何狂妄在她面前也不该这样,这样说她的父亲。

    这让她情何以堪啊。

    这个道理就像是父亲在她面前公然不屑念怀阙一样。

    不管是那一方,都是她在乎的,她都不希望有这种事情发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