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4.第374章 这算不算是表白

    这两人思想到目前为止好像都不在同一个频率上。

    说到“跳窗”这个词语念怀阙眉毛微不可见地扬了扬,忍不住就引经据典:

    “古有才子佳人花前月下,也有才子佳人跳窗幽会的,怀阙这样的为人恭谨彬彬有礼,,又是容易相处的品行也不错还博学多才,怎么说也能跻身才子那一个行列了吧。”

    伊云岫听着这一系列的四字成语太阳穴欢脱地跳了跳,下意识就道:

    “你早就来了?”

    念怀阙不摆姿势了站了起来在这屋子里随意走动两步,漫不经心道:

    “早就来了啊,慢了慕夫人一步而已。”

    啊?!

    “那,娘亲刚才所说的话,你都听见了?”

    听着念怀阙的话伊云岫心里只道不好,刚才古倚夜可是说了那什么“注意言行举止”之类的话呢!

    确切来说意思就是要她和念怀阙保持好距离。

    不过现在……

    请问,距离在哪里?

    但是念怀阙听着伊云岫的话依旧回答得漫不经心,若无其事:

    “听到了,怎么了?”

    伊云岫:“……”

    怎么了,咔,难道你听了就不准备避避嫌?这么明目张胆?

    伊云岫好想把这句话轰炸过去看看他怎么应对呢,不过真出口时心里却怕这念怀阙当真一听就不鸟她了,只好硬是把这样的一句吞了回去。

    干脆再把自己脑电波调到之前的频率她掩嘴一笑:

    “呵呵,怀阙大哥确实是才子一位,倒不知佳人在何方。”

    这对话细细回味起来怎么就那么像文人墨客贤良才女对着暗号念着诗句那种扭扭捏捏的谈情说爱捏?

    呵,还是她挑起的呢!

    而事实就是,念怀阙有意对着暗号念着诗句谈谈情说说爱: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他声音依旧平淡,听在伊云岫耳里,如清风拂过湖水。

    “怀阙的佳人,不在水边,不在天边,刚好就在眼前。”

    那湖水泛着波纹,一圈一圈漾开。

    伊云岫愣住。

    念怀阙说完,转头又是盯着她。

    只见他桃花眼里似柔水又似外头盈盈的月光,可是眸色漆黑,却透着一股认真。

    就这样盯着她,看着她面对这样的言语,该是如何反应。

    伊云岫反应:这算不算是表白?

    这个反应一出,不再愣着的她的心便像一万只小白兔同时蹦跶了起来。

    这样的情话,是个女孩子,都会喜欢的吧。

    而他这模样,不像是处处留情的纨绔子弟,该是有几分真心……

    天呐……

    …………

    …………

    伊云岫从来都觉得,爱情这件事离自己太遥远了,在她人生的那十八个年头,她就丝毫不想品尝这种感觉。

    她也是有人表过白有人送过情书的,但是,她也从来就没有收到这么动人的礼物。

    念怀阙,她第一个动心的人,若是说之前的一切只是适当的举止暧,昧的往来,那现在呢?

    “念怀阙……”

    第一次遭遇了这种场景,而对象还是自己喜欢的,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两人思想到目前为止好像都不在同一个频率上。

    说到“跳窗”这个词语念怀阙眉毛微不可见地扬了扬,忍不住就引经据典:

    “古有才子佳人花前月下,也有才子佳人跳窗幽会的,怀阙这样的为人恭谨彬彬有礼,,又是容易相处的品行也不错还博学多才,怎么说也能跻身才子那一个行列了吧。”

    伊云岫听着这一系列的四字成语太阳穴欢脱地跳了跳,下意识就道:

    “你早就来了?”

    念怀阙不摆姿势了站了起来在这屋子里随意走动两步,漫不经心道:

    “早就来了啊,慢了慕夫人一步而已。”

    啊?!

    “那,娘亲刚才所说的话,你都听见了?”

    听着念怀阙的话伊云岫心里只道不好,刚才古倚夜可是说了那什么“注意言行举止”之类的话呢!

    确切来说意思就是要她和念怀阙保持好距离。

    不过现在……

    请问,距离在哪里?

    但是念怀阙听着伊云岫的话依旧回答得漫不经心,若无其事:

    “听到了,怎么了?”

    伊云岫:“……”

    怎么了,咔,难道你听了就不准备避避嫌?这么明目张胆?

    伊云岫好想把这句话轰炸过去看看他怎么应对呢,不过真出口时心里却怕这念怀阙当真一听就不鸟她了,只好硬是把这样的一句吞了回去。

    干脆再把自己脑电波调到之前的频率她掩嘴一笑:

    “呵呵,怀阙大哥确实是才子一位,倒不知佳人在何方。”

    这对话细细回味起来怎么就那么像文人墨客贤良才女对着暗号念着诗句那种扭扭捏捏的谈情说爱捏?

    呵,还是她挑起的呢!

    而事实就是,念怀阙有意对着暗号念着诗句谈谈情说说爱: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他声音依旧平淡,听在伊云岫耳里,如清风拂过湖水。

    “怀阙的佳人,不在水边,不在天边,刚好就在眼前。”

    那湖水泛着波纹,一圈一圈漾开。

    伊云岫愣住。

    念怀阙说完,转头又是盯着她。

    只见他桃花眼里似柔水又似外头盈盈的月光,可是眸色漆黑,却透着一股认真。

    就这样盯着她,看着她面对这样的言语,该是如何反应。

    伊云岫反应:这算不算是表白?

    这个反应一出,不再愣着的她的心便像一万只小白兔同时蹦跶了起来。

    这样的情话,是个女孩子,都会喜欢的吧。

    而他这模样,不像是处处留情的纨绔子弟,该是有几分真心……

    天呐……

    …………

    …………

    伊云岫从来都觉得,爱情这件事离自己太遥远了,在她人生的那十八个年头,她就丝毫不想品尝这种感觉。

    她也是有人表过白有人送过情书的,但是,她也从来就没有收到这么动人的礼物。

    念怀阙,她第一个动心的人,若是说之前的一切只是适当的举止暧,昧的往来,那现在呢?

    “念怀阙……”

    第一次遭遇了这种场景,而对象还是自己喜欢的,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