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第370章 古倚夜敲门

    念怀阙看着伊云岫离去的身影忽然也觉得自己连番应酬下来兴趣缺缺了,略微示一下意给慕今陵,慕今陵晓得,跟他爹说让他先陪陪念怀阙参观参观这个丞相府,意思就是两个年轻人想单独叙下旧,慕弥砺爽快答应。

    于是偌大的饭局过后,一群人也散的差不多。

    伊云岫熟门熟路从饭厅里出来,走在回自己院子里的小路上。

    吟茶跟在小姐身后,看着小姐比起闲散的时候略微快了的步伐,知道小姐是累了,跟在后面一句废话也不敢多说。

    才进了房间坐下,伊云岫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得见底后轻轻松了一口气。

    呼呼,累死她了。

    她非常没有形象地趴在圆桌子上。

    吟茶:“……”

    那象小萌四处乱逛之后候在这房间里等了伊云岫许久,听说前边来了个不得了的人物,就想找伊云岫了解了解。

    但是伊云岫才进来就是这般模样,躺在她梳妆台上的象小萌恶作剧心一起,干脆就在梳妆台的边角上当起石雕象来了。

    就在伊云岫趴在圆桌上歇得昏昏欲睡的时候,门外忽然有三声叩门声响起。

    伊云岫两眼一睁就差点跳起来,心里头直觉就是:念怀阙!

    赶紧坐直了身子粗粗抹了一下自己的妆容,她用眼神示意吟茶开门。

    吟茶领命,却不曾想,一开门,一张姣好的面容立刻映入她的眼帘映得吟茶神情一僵眼珠子都快吓出来了,双腿一软她直接跪下去颤颤道:

    “夫人!”

    伊云岫一听这叫唤惊讶着不是念怀阙竟是来了她娘,立马也不敢怠慢站起来。

    那吟茶觉得自己冲撞了夫人而且很没有礼貌吓得在地上抖三抖,一时间起不来了。

    古倚夜鸟了她一眼,却没说什么,抬脚跨过门槛就来到女儿面前。

    “女儿见过娘亲。”

    伊云岫有礼貌得都不似人之常情。

    古倚夜看着这个“有礼”的女儿,冷漠道:

    “夜芸你起来罢,在为娘面前,不必这么多礼。”

    伊云岫听着古倚夜这话嘴角淡淡一牵,声音低糯:

    “女儿不敢,娘亲,在家里,该有的礼节都是不可废的。”

    古倚夜一听这脸上的神色略微变了变。

    犹记得几天前她在花园里遇着慕夜芸,夜芸没有及时行礼,她说的,就是这句话。

    在这个家里,该有的礼节不可废!

    却没想过了这么多天,夜芸还记得清楚。

    也不恼,古倚夜淡淡一笑,来到圆桌旁坐下,就说:

    “嗯,女儿说的也对,那你就这样站着吧。”

    伊云岫:“……”

    站着就站着,谁怕谁!

    “不知娘亲今日过来,是有什么,要训诫夜芸的?”

    她的声音依旧兄友弟恭。

    但是谁知道她的心底里……

    哼哼,很期待你这次来又有什么新规矩呵。

    她可是没法忘记,就在她能够出门的半个月时间内,这个古倚夜就明里暗里刁难了她几次。

    皆是借着规矩的名义,表面上看,像是在温柔地训女儿,实际上……念怀阙看着伊云岫离去的身影忽然也觉得自己连番应酬下来兴趣缺缺了,略微示一下意给慕今陵,慕今陵晓得,跟他爹说让他先陪陪念怀阙参观参观这个丞相府,意思就是两个年轻人想单独叙下旧,慕弥砺爽快答应。

    于是偌大的饭局过后,一群人也散的差不多。

    伊云岫熟门熟路从饭厅里出来,走在回自己院子里的小路上。

    吟茶跟在小姐身后,看着小姐比起闲散的时候略微快了的步伐,知道小姐是累了,跟在后面一句废话也不敢多说。

    才进了房间坐下,伊云岫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得见底后轻轻松了一口气。

    呼呼,累死她了。

    她非常没有形象地趴在圆桌子上。

    吟茶:“……”

    那象小萌四处乱逛之后候在这房间里等了伊云岫许久,听说前边来了个不得了的人物,就想找伊云岫了解了解。

    但是伊云岫才进来就是这般模样,躺在她梳妆台上的象小萌恶作剧心一起,干脆就在梳妆台的边角上当起石雕象来了。

    就在伊云岫趴在圆桌上歇得昏昏欲睡的时候,门外忽然有三声叩门声响起。

    伊云岫两眼一睁就差点跳起来,心里头直觉就是:念怀阙!

    赶紧坐直了身子粗粗抹了一下自己的妆容,她用眼神示意吟茶开门。

    吟茶领命,却不曾想,一开门,一张姣好的面容立刻映入她的眼帘映得吟茶神情一僵眼珠子都快吓出来了,双腿一软她直接跪下去颤颤道:

    “夫人!”

    伊云岫一听这叫唤惊讶着不是念怀阙竟是来了她娘,立马也不敢怠慢站起来。

    那吟茶觉得自己冲撞了夫人而且很没有礼貌吓得在地上抖三抖,一时间起不来了。

    古倚夜鸟了她一眼,却没说什么,抬脚跨过门槛就来到女儿面前。

    “女儿见过娘亲。”

    伊云岫有礼貌得都不似人之常情。

    古倚夜看着这个“有礼”的女儿,冷漠道:

    “夜芸你起来罢,在为娘面前,不必这么多礼。”

    伊云岫听着古倚夜这话嘴角淡淡一牵,声音低糯:

    “女儿不敢,娘亲,在家里,该有的礼节都是不可废的。”

    古倚夜一听这脸上的神色略微变了变。

    犹记得几天前她在花园里遇着慕夜芸,夜芸没有及时行礼,她说的,就是这句话。

    在这个家里,该有的礼节不可废!

    却没想过了这么多天,夜芸还记得清楚。

    也不恼,古倚夜淡淡一笑,来到圆桌旁坐下,就说:

    “嗯,女儿说的也对,那你就这样站着吧。”

    伊云岫:“……”

    站着就站着,谁怕谁!

    “不知娘亲今日过来,是有什么,要训诫夜芸的?”

    她的声音依旧兄友弟恭。

    但是谁知道她的心底里……

    哼哼,很期待你这次来又有什么新规矩呵。

    她可是没法忘记,就在她能够出门的半个月时间内,这个古倚夜就明里暗里刁难了她几次。

    皆是借着规矩的名义,表面上看,像是在温柔地训女儿,实际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