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9.第369章 很有交际手腕

    也是在上首陪着坐的古倚夜看看自家夫君被这个念怀阙三言两语哄得开心,自始至终就挂着的会客的得体的笑容一扬,脸上的表情也似乎愉悦得很。

    她温柔地接口道:

    “对啊,念派主为人也是豪爽得很呢,倚夜在这边看着你们谈话,别怪我女人家家的口拙,可以看得出来,念派主是一个心胸宽广的人物,而这容貌,也是男儿里面百里挑一的。”

    念怀阙把视线移向古倚夜,示以尊重,再客气道:

    “多谢夫人夸奖,是夫人过赞了。”

    慕弥砺看着念怀阙自始至终都是这样一副谦和有礼的样子,心里又给这年轻人加了点分,看了看夫人貌似对这人也觉着挺好的,又爽朗说:

    “哈哈,怀阙老弟可莫要被贱内吓坏了啊,她们女人啊,看人就是先看容貌来的。”

    古倚夜听着慕弥砺的话掩嘴而笑,笑着对念怀阙说“可别见怪”什么的,然后还挑起别的话题,念怀阙一边照顾着这个家族的大主人一边要回慕夫人的话,却能够游刃有余从容不迫,着实是个游走于各种客人之间很有交际手腕的人物。

    然后这气氛被慕弥砺搞得活络了点,下首那里的慕今陵性子有很大程度都和慕弥砺相像,也是帮忙搞活气氛去了,一家人很快就和念怀阙打成一片。

    不过这个念怀阙自始至终也不知道是装的还是装的,他都是淡淡的却礼节周到,而除了活络圈内的人物,外头就只有伊云岫一个人被大家忽略了。

    她寡言少语地看着面前这一群,时不时应一下父亲的话,却是怡然自得。

    看着念怀阙这个样子,她心里头笑着,觉着她一家再加上念怀阙,还真是……啧啧。

    差不多就到吃饭的时间了,念怀阙没有要走的意思,而慕弥砺觉着这个念怀阙相处下来是个挺不错的,也是留着他一起用膳,听到这个消息伊云岫暗自瞧了瞧慕弥砺,觉得他到底是有多么和念怀阙一见如故啊。

    但是,良好的家教良好的家教,她只能默默无言。

    古倚夜说话说着也慢慢淡出这谈话的圈子,她看了看没怎么说话的慕夜芸,只是在那边安然地坐?

    心里头一笑,她移开眼,却垂下眸子。

    这顿饭过得无比和谐。

    但是传说中不是只有很亲的人这右丞相才会招待自家的饭局么,怎的今儿个又是破例!

    伊云岫彻底地郁闷了。

    过了饭点她觉得就算她爹不开口她作为知书达理的孩子也应该请辞又不是男孩子必须不得不陪着,而且规规矩矩地大半天了别的不说她累得慌,所以她温存得体辞道先走一步,丞相虽说有意撮合女儿和念怀阙,但是也是很注重礼节的,知道女儿再陪下去就会于礼不合,也是准了。

    古倚夜在慕弥砺身后也是说了自己还有一点事情要忙,于是也回避了去。

    念怀阙看着伊云岫离去的身影忽然也觉得自己连番应酬下来兴趣缺缺了,略微示一下意给慕今陵,慕今陵晓得,跟他爹说让他先陪陪念怀阙参观参观这个丞相府,意思就是两个年轻人想单独叙下旧,慕弥砺爽快答应。也是在上首陪着坐的古倚夜看看自家夫君被这个念怀阙三言两语哄得开心,自始至终就挂着的会客的得体的笑容一扬,脸上的表情也似乎愉悦得很。

    她温柔地接口道:

    “对啊,念派主为人也是豪爽得很呢,倚夜在这边看着你们谈话,别怪我女人家家的口拙,可以看得出来,念派主是一个心胸宽广的人物,而这容貌,也是男儿里面百里挑一的。”

    念怀阙把视线移向古倚夜,示以尊重,再客气道:

    “多谢夫人夸奖,是夫人过赞了。”

    慕弥砺看着念怀阙自始至终都是这样一副谦和有礼的样子,心里又给这年轻人加了点分,看了看夫人貌似对这人也觉着挺好的,又爽朗说:

    “哈哈,怀阙老弟可莫要被贱内吓坏了啊,她们女人啊,看人就是先看容貌来的。”

    古倚夜听着慕弥砺的话掩嘴而笑,笑着对念怀阙说“可别见怪”什么的,然后还挑起别的话题,念怀阙一边照顾着这个家族的大主人一边要回慕夫人的话,却能够游刃有余从容不迫,着实是个游走于各种客人之间很有交际手腕的人物。

    然后这气氛被慕弥砺搞得活络了点,下首那里的慕今陵性子有很大程度都和慕弥砺相像,也是帮忙搞活气氛去了,一家人很快就和念怀阙打成一片。

    不过这个念怀阙自始至终也不知道是装的还是装的,他都是淡淡的却礼节周到,而除了活络圈内的人物,外头就只有伊云岫一个人被大家忽略了。

    她寡言少语地看着面前这一群,时不时应一下父亲的话,却是怡然自得。

    看着念怀阙这个样子,她心里头笑着,觉着她一家再加上念怀阙,还真是……啧啧。

    差不多就到吃饭的时间了,念怀阙没有要走的意思,而慕弥砺觉着这个念怀阙相处下来是个挺不错的,也是留着他一起用膳,听到这个消息伊云岫暗自瞧了瞧慕弥砺,觉得他到底是有多么和念怀阙一见如故啊。

    但是,良好的家教良好的家教,她只能默默无言。

    古倚夜说话说着也慢慢淡出这谈话的圈子,她看了看没怎么说话的慕夜芸,只是在那边安然地坐?

    心里头一笑,她移开眼,却垂下眸子。

    这顿饭过得无比和谐。

    但是传说中不是只有很亲的人这右丞相才会招待自家的饭局么,怎的今儿个又是破例!

    伊云岫彻底地郁闷了。

    过了饭点她觉得就算她爹不开口她作为知书达理的孩子也应该请辞又不是男孩子必须不得不陪着,而且规规矩矩地大半天了别的不说她累得慌,所以她温存得体辞道先走一步,丞相虽说有意撮合女儿和念怀阙,但是也是很注重礼节的,知道女儿再陪下去就会于礼不合,也是准了。

    古倚夜在慕弥砺身后也是说了自己还有一点事情要忙,于是也回避了去。

    念怀阙看着伊云岫离去的身影忽然也觉得自己连番应酬下来兴趣缺缺了,略微示一下意给慕今陵,慕今陵晓得,跟他爹说让他先陪陪念怀阙参观参观这个丞相府,意思就是两个年轻人想单独叙下旧,慕弥砺爽快答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