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第361章 以条件交换条件

    老嬷嬷只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颠倒了,呜呜,这么大不敬的事情,呜呜,她以后再也不出宫了!

    “嬷嬷啊,现在我爹又不在家,您跟我拘谨个毛线啊,没事没事,幼……”

    眨眨眼睛吐吐舌头:

    “阮仪不是那等小心肠小心眼的人。”

    她的声音很好听,嬷嬷的那一颗不安的心也略微定了下来。

    “嬷嬷啊,我看着您这一天也挺辛苦的,这个花瓶……”

    那嬷嬷一听就蹭地抬起头来。

    立马嚎啕大哭:

    “二小姐啊,我们家里穷啊,家里就只有我这个老婆子在宫里当差啊,孩子他爹早投胎去了啊,我家还有两个男孩一个女孩……”

    额……玉幼慈听到这数户口本一样的哭声只觉神经断裂……

    “等等等等等,嬷嬷,嬷嬷,停!”

    大喊一声那嬷嬷立刻被吓得马上不哭了。

    玉幼慈揉揉耳朵,淡定:

    “我话还没说完呢。”

    嬷嬷不敢造次,只能巴巴看着她。

    玉幼慈悠悠然再喝一口茶:

    “这花瓶儿它,不是在阮仪的头顶上掉的,那是您放在桌上,它自己哗啦啦滚过去碎的……”

    嬷嬷:“……”

    那还不是她的错?

    玉幼慈看着嬷嬷还想开口,嘟嘟嘴想了想就自己开口打断她要说话的意思道:

    “不对不对,是阮仪看着桌上的花瓶好看,去拿了来欣赏,结果一不小心手一滑,就掉了。”

    嬷嬷一听这说辞,哎呀罪不在她了,这才讷讷,把挂在眼角的泪水擦干净。

    玉幼慈终于觉得自己眼前不是一副凄惨的模样也没有哭天喊地,耳根子和视野里清净了不少。

    “哦对了!”

    吧嗒一下把茶杯往桌子上一放,她似是想起了什么。

    那嬷嬷才从自己的计较里走出来,依旧的一脸悔不当初,听着玉幼慈这三个字心里头“咯噔”一下只道不好!

    这是要以条件交换条件的节奏啊。

    玉幼慈已经悠然悠然开口:

    “嬷嬷啊,话说你刚才说我站了多久来着,我忘了。”

    那嬷嬷一听是这个问题下意识就道:

    “半个……”

    面前一记冷冷的眼神射过来……

    她在宫里混了那么久也不是个没有眼力见的,感受到玉幼慈这变了天一样的气场,她当下立马改口道:

    “您刚刚站姿是练了一个时辰,走姿是练了两个时辰啊,这个老奴不会记错的。”

    玉幼慈听了她的话眼里的神色恢复为晴天,满意地点点头。

    又忽然想到咦,不对呀……

    眉尖一挑,她看着嬷嬷,以法外施恩似的语气说了下面一段话:

    “嬷嬷啊,索性本小姐好人做到底吧,您就在我跟前把那什么走姿坐姿站姿给姐演习一遍,别说姐待会交不了差连累了你。”

    那嬷嬷一听这个提议当然是好啊连双手双脚都赞同了,立刻“是是是”回答开了,然后就着亭子外面的小路给她表演了一下宫廷众人的走姿站姿坐姿。

    玉幼慈看着嬷嬷老态龙钟的样子,单手托腮,无聊地吐了个泡泡,最终只得出一个结论:老嬷嬷只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颠倒了,呜呜,这么大不敬的事情,呜呜,她以后再也不出宫了!

    “嬷嬷啊,现在我爹又不在家,您跟我拘谨个毛线啊,没事没事,幼……”

    眨眨眼睛吐吐舌头:

    “阮仪不是那等小心肠小心眼的人。”

    她的声音很好听,嬷嬷的那一颗不安的心也略微定了下来。

    “嬷嬷啊,我看着您这一天也挺辛苦的,这个花瓶……”

    那嬷嬷一听就蹭地抬起头来。

    立马嚎啕大哭:

    “二小姐啊,我们家里穷啊,家里就只有我这个老婆子在宫里当差啊,孩子他爹早投胎去了啊,我家还有两个男孩一个女孩……”

    额……玉幼慈听到这数户口本一样的哭声只觉神经断裂……

    “等等等等等,嬷嬷,嬷嬷,停!”

    大喊一声那嬷嬷立刻被吓得马上不哭了。

    玉幼慈揉揉耳朵,淡定:

    “我话还没说完呢。”

    嬷嬷不敢造次,只能巴巴看着她。

    玉幼慈悠悠然再喝一口茶:

    “这花瓶儿它,不是在阮仪的头顶上掉的,那是您放在桌上,它自己哗啦啦滚过去碎的……”

    嬷嬷:“……”

    那还不是她的错?

    玉幼慈看着嬷嬷还想开口,嘟嘟嘴想了想就自己开口打断她要说话的意思道:

    “不对不对,是阮仪看着桌上的花瓶好看,去拿了来欣赏,结果一不小心手一滑,就掉了。”

    嬷嬷一听这说辞,哎呀罪不在她了,这才讷讷,把挂在眼角的泪水擦干净。

    玉幼慈终于觉得自己眼前不是一副凄惨的模样也没有哭天喊地,耳根子和视野里清净了不少。

    “哦对了!”

    吧嗒一下把茶杯往桌子上一放,她似是想起了什么。

    那嬷嬷才从自己的计较里走出来,依旧的一脸悔不当初,听着玉幼慈这三个字心里头“咯噔”一下只道不好!

    这是要以条件交换条件的节奏啊。

    玉幼慈已经悠然悠然开口:

    “嬷嬷啊,话说你刚才说我站了多久来着,我忘了。”

    那嬷嬷一听是这个问题下意识就道:

    “半个……”

    面前一记冷冷的眼神射过来……

    她在宫里混了那么久也不是个没有眼力见的,感受到玉幼慈这变了天一样的气场,她当下立马改口道:

    “您刚刚站姿是练了一个时辰,走姿是练了两个时辰啊,这个老奴不会记错的。”

    玉幼慈听了她的话眼里的神色恢复为晴天,满意地点点头。

    又忽然想到咦,不对呀……

    眉尖一挑,她看着嬷嬷,以法外施恩似的语气说了下面一段话:

    “嬷嬷啊,索性本小姐好人做到底吧,您就在我跟前把那什么走姿坐姿站姿给姐演习一遍,别说姐待会交不了差连累了你。”

    那嬷嬷一听这个提议当然是好啊连双手双脚都赞同了,立刻“是是是”回答开了,然后就着亭子外面的小路给她表演了一下宫廷众人的走姿站姿坐姿。

    玉幼慈看着嬷嬷老态龙钟的样子,单手托腮,无聊地吐了个泡泡,最终只得出一个结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