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8.第358章 什么样的贵客

    “告诉你一个常识哦小萌萌,你作为我的宠物,我作为你的主人,你的,就是我的,除了你爹你妈你姨你叔,然后,我的,还是我的!”

    嘿嘿,她当然不会认着冰雪兽的亲戚当亲戚。

    她再一笑倾人城:

    “特别是我夫君还有我哥哥,只可以是我的,记——住——了——没?”

    象小萌被吓得呈木雕状态,愣愣地看着伊云岫的脸庞逼近,她的脸上明明挂着弧度刚好的笑啊,怎么,在它看来,就像是修罗炼狱里来的女鬼……

    怎的,怎的这个人可以这样霸道……

    鼻子抽一抽,忽然它“哇”地一声凌空跳起,捂着脸撒开小腿三两步跑得不见了踪影……

    慕今陵看着那个一骑绝尘的背影,脑海里只闪过一句话:

    亲,你们倒是关注一下重点啊!

    回头再看向自家妹子,只见伊云岫已经站离了石椅用手拍拍屁屁再双手拍拍拍干净,到底唤吟茶捧来一盆清水,洗了洗手再擦擦,淡然对着哥哥道:

    “哥哥,爹爹娘亲让我们去迎客呢,我们走吧。”

    慕今陵也站起来,看着她一副明眸皓齿明显的心情很好的模样,说了句“好的”,就和伊云岫相伴了往前院走去。

    说来也很是奇怪,这今天是有什么样的贵客到呢,竟然要她们出去迎客?

    在走过去的路上,伊云岫就在心里泛起嘀咕。

    虽然说她在这府里醒来才一个多月,但是,府里的规矩,她又不是不了解。

    这个丞相别的还行就是迂腐,礼节超多,自认为自家是书香门第的典范,所以平日里除了要求她各种请安各种功课外,还有各种规矩束缚给她。

    女子特别是深闺未嫁的女子,她爹是绝对不允许抛头露面的,今儿个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怎的让他女儿亲自迎客?

    而慕今陵,走着走着忒沉默也想了一些想法,觉着迎客这活计一般不是爹爹自己一人上么,就算是贵客吧,或者是有利于他未来的道路的客人,爹爹才会让他也出去了隆重着。但是今天……

    他一个人也就罢了,怎的爹爹还让妹妹也去?

    而家中的家规,他又不是不知道。

    所以他心里,也揣着同伊云岫一样的疑问。

    但是这是爹娘吩咐的,还有,他们已经在路上了。

    所以,到了前厅,这些个的答案就会见分晓。

    走着走着,这前厅也已经在眼前了。

    ……………………………………………………………………

    左丞相府。

    玉幼慈嘟着自己的两个腮边顶着一双大眼睛往上瞄着看着自己头顶上的那个花瓶。

    她双臂平放了双腿笔直,微风轻轻吹过,那头顶上的花瓶颤了颤。

    她的身体也跟着颤了颤。

    一旁看着她的嬷嬷顿时吓得手脚发软,赶紧哆嗦道:

    “啊啊啊,小姐啊,您坚持住啊,你这头顶上的花瓶可是贵妃娘娘从皇宫里送出来的,据说是前前前前朝皇室的御用花瓶呢,珍贵的很,您且小心些啊。”“告诉你一个常识哦小萌萌,你作为我的宠物,我作为你的主人,你的,就是我的,除了你爹你妈你姨你叔,然后,我的,还是我的!”

    嘿嘿,她当然不会认着冰雪兽的亲戚当亲戚。

    她再一笑倾人城:

    “特别是我夫君还有我哥哥,只可以是我的,记——住——了——没?”

    象小萌被吓得呈木雕状态,愣愣地看着伊云岫的脸庞逼近,她的脸上明明挂着弧度刚好的笑啊,怎么,在它看来,就像是修罗炼狱里来的女鬼……

    怎的,怎的这个人可以这样霸道……

    鼻子抽一抽,忽然它“哇”地一声凌空跳起,捂着脸撒开小腿三两步跑得不见了踪影……

    慕今陵看着那个一骑绝尘的背影,脑海里只闪过一句话:

    亲,你们倒是关注一下重点啊!

    回头再看向自家妹子,只见伊云岫已经站离了石椅用手拍拍屁屁再双手拍拍拍干净,到底唤吟茶捧来一盆清水,洗了洗手再擦擦,淡然对着哥哥道:

    “哥哥,爹爹娘亲让我们去迎客呢,我们走吧。”

    慕今陵也站起来,看着她一副明眸皓齿明显的心情很好的模样,说了句“好的”,就和伊云岫相伴了往前院走去。

    说来也很是奇怪,这今天是有什么样的贵客到呢,竟然要她们出去迎客?

    在走过去的路上,伊云岫就在心里泛起嘀咕。

    虽然说她在这府里醒来才一个多月,但是,府里的规矩,她又不是不了解。

    这个丞相别的还行就是迂腐,礼节超多,自认为自家是书香门第的典范,所以平日里除了要求她各种请安各种功课外,还有各种规矩束缚给她。

    女子特别是深闺未嫁的女子,她爹是绝对不允许抛头露面的,今儿个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怎的让他女儿亲自迎客?

    而慕今陵,走着走着忒沉默也想了一些想法,觉着迎客这活计一般不是爹爹自己一人上么,就算是贵客吧,或者是有利于他未来的道路的客人,爹爹才会让他也出去了隆重着。但是今天……

    他一个人也就罢了,怎的爹爹还让妹妹也去?

    而家中的家规,他又不是不知道。

    所以他心里,也揣着同伊云岫一样的疑问。

    但是这是爹娘吩咐的,还有,他们已经在路上了。

    所以,到了前厅,这些个的答案就会见分晓。

    走着走着,这前厅也已经在眼前了。

    ……………………………………………………………………

    左丞相府。

    玉幼慈嘟着自己的两个腮边顶着一双大眼睛往上瞄着看着自己头顶上的那个花瓶。

    她双臂平放了双腿笔直,微风轻轻吹过,那头顶上的花瓶颤了颤。

    她的身体也跟着颤了颤。

    一旁看着她的嬷嬷顿时吓得手脚发软,赶紧哆嗦道:

    “啊啊啊,小姐啊,您坚持住啊,你这头顶上的花瓶可是贵妃娘娘从皇宫里送出来的,据说是前前前前朝皇室的御用花瓶呢,珍贵的很,您且小心些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