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7.第347章 每天都在想着

    “是忘了丞相府还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说完这句话她才意识到自己脱口而出的是什么。

    顿时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靠,她到底说了什么?

    能收回来吗?

    但见念怀阙低了低头,脸上笑意更显。

    看着她那话一出口又后悔的样子,念怀阙那心情简直就是,棒极了!

    “没有,不敢忘,每天都在想着。”

    他言语含笑,咋听之下,满含春风。

    …………

    这话……

    伊云岫曰:我最尊敬的上天,我们能把这诡异的对话揭过去么?

    “上天”翻翻手里的聊天记录,白了她一眼:你来!

    伊云岫:……

    于是她闭嘴了。

    可念怀阙不想闭嘴……

    终于正儿八经地解释起来:

    “我怕我的出现会让你愤怒,那样,不利于你的静养。云岫,我是在害怕。”

    伊云岫在念怀阙怀里的身躯闻言僵了一僵。

    什么?她没听错吧,念怀阙说,他是在害怕?

    他这种人,也晓得害怕?

    这走着走着,右丞相府的大门就在眼前。

    “我们悄悄进去吧。”

    也不是商量的语气,念怀阙把这话说完,脚尖一转就往旁边的小道走去。

    小道有点暗,一般来讲很适合作案。

    但是有念怀阙在,伊云岫就没有担心。

    事实是她一个人走也不怕啦!

    等到入了她那个独立的院子,念怀阙脚步又放轻了,以免吵着众丫环睡觉惊醒了大家。

    念怀阙熟门熟路打开房门,这让伊云岫微微诧异一下。

    然后就是直通里三间。

    大……大哥啊,那是小姐家家的最隐秘的地盘好吧?

    转念又一想咦,好吧,据说她昏迷的时候这货每天都在她房间里呆半晌。

    于是伊云岫也不打算提醒他了。

    念怀阙极为妥帖地把伊云岫轻轻放在chuang榻上,又探身到里面为伊云岫拉出锦被,把她裹着。

    “现在冬天了,夜里很凉,一个人时,记得多加点被子,亏待了谁也不能亏待自己。”

    伊云岫任他摆弄随后又抬起两只手抓住被子上沿,只是看着他,不知道有些话,该不该说说。

    不说的话要是留下疙瘩就不好了。

    “你且好好睡,明天我再来看你。”

    念怀阙见她不言不语,于是觉得自己该走了。

    柔声细语说完,他转身而走。

    “怀阙大哥。”

    却没想到才走了三步,伊云岫便叫住了他。

    而这称呼……

    这可是自他晚上出现后的唯一一句“大哥”呢!

    听到这个声音,念怀阙挺高兴。

    这是不是意味着,先前他们之间的那些对对错错,各种情绪,在这一刻已经全部跑光。

    他当然停住脚步转身,倒是不解地看过云岫那边:

    “怎么了?”

    是哪里不舒服?

    但伊云岫自chuang榻上坐起来,看着他。

    “没有,云岫只是想说,关于冰域的那些事,云岫……”

    念怀阙看着她,一听这件事,心在高兴之余,忽然有点紧张。

    但是伊云岫不负众望道:

    “云岫,早已不怪罪大哥了。”

    ^“是忘了丞相府还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说完这句话她才意识到自己脱口而出的是什么。

    顿时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靠,她到底说了什么?

    能收回来吗?

    但见念怀阙低了低头,脸上笑意更显。

    看着她那话一出口又后悔的样子,念怀阙那心情简直就是,棒极了!

    “没有,不敢忘,每天都在想着。”

    他言语含笑,咋听之下,满含春风。

    …………

    这话……

    伊云岫曰:我最尊敬的上天,我们能把这诡异的对话揭过去么?

    “上天”翻翻手里的聊天记录,白了她一眼:你来!

    伊云岫:……

    于是她闭嘴了。

    可念怀阙不想闭嘴……

    终于正儿八经地解释起来:

    “我怕我的出现会让你愤怒,那样,不利于你的静养。云岫,我是在害怕。”

    伊云岫在念怀阙怀里的身躯闻言僵了一僵。

    什么?她没听错吧,念怀阙说,他是在害怕?

    他这种人,也晓得害怕?

    这走着走着,右丞相府的大门就在眼前。

    “我们悄悄进去吧。”

    也不是商量的语气,念怀阙把这话说完,脚尖一转就往旁边的小道走去。

    小道有点暗,一般来讲很适合作案。

    但是有念怀阙在,伊云岫就没有担心。

    事实是她一个人走也不怕啦!

    等到入了她那个独立的院子,念怀阙脚步又放轻了,以免吵着众丫环睡觉惊醒了大家。

    念怀阙熟门熟路打开房门,这让伊云岫微微诧异一下。

    然后就是直通里三间。

    大……大哥啊,那是小姐家家的最隐秘的地盘好吧?

    转念又一想咦,好吧,据说她昏迷的时候这货每天都在她房间里呆半晌。

    于是伊云岫也不打算提醒他了。

    念怀阙极为妥帖地把伊云岫轻轻放在chuang榻上,又探身到里面为伊云岫拉出锦被,把她裹着。

    “现在冬天了,夜里很凉,一个人时,记得多加点被子,亏待了谁也不能亏待自己。”

    伊云岫任他摆弄随后又抬起两只手抓住被子上沿,只是看着他,不知道有些话,该不该说说。

    不说的话要是留下疙瘩就不好了。

    “你且好好睡,明天我再来看你。”

    念怀阙见她不言不语,于是觉得自己该走了。

    柔声细语说完,他转身而走。

    “怀阙大哥。”

    却没想到才走了三步,伊云岫便叫住了他。

    而这称呼……

    这可是自他晚上出现后的唯一一句“大哥”呢!

    听到这个声音,念怀阙挺高兴。

    这是不是意味着,先前他们之间的那些对对错错,各种情绪,在这一刻已经全部跑光。

    他当然停住脚步转身,倒是不解地看过云岫那边:

    “怎么了?”

    是哪里不舒服?

    但伊云岫自chuang榻上坐起来,看着他。

    “没有,云岫只是想说,关于冰域的那些事,云岫……”

    念怀阙看着她,一听这件事,心在高兴之余,忽然有点紧张。

    但是伊云岫不负众望道:

    “云岫,早已不怪罪大哥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