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6.第346章 这么迟来的原因

    三个月前他把伊云岫送到丞相府中,伊云岫正昏迷着,他每隔两三天就去看望一次。

    这已经是他忍受了希望时时刻刻陪在她身边的这个念想,所能承接的最长的间隔期限。

    当然,他之所以这样做着没有时时刻刻陪在云岫的身边,也是因为他顾及到伊云岫是黄花闺女闺阁千金这个身份。

    等到两个月后伊云岫醒来,念怀阙接到消息第一反应就是各种欣喜,兴冲冲来到丞相府,可就在慕夜芸的闺房外面,他忽然顿住脚步。

    忽然想起她临昏迷前的那般模样。

    她明明是恨了他了……

    这个时候,连一向拥有强大自信心的江湖第一大派主念怀阙也犹豫了。

    隔着小窗户他听到屋子里慕丞相正在嘘寒问暖,他想了一想,再想了又想,最后竟然移了脚步落寞离开……

    他还是觉着,伊云岫肯定恨着他。

    确实,他所料的不错,那个时候,伊云岫还没有想通……

    于是他只能偷偷地来,说到偷偷地,这个词,一般连着的,是“夜行”这个词。

    嗯,自那以后,几乎,每一次他来,都是夜深人静,他夜探丞相府……

    那个时候府内大多数人都歇下了,但是,伊云岫房间的烛光,却还亮着。

    站在她的门口,他都能听到她在房间里,一遍又一遍念着什么……书?!

    什么“什么是自然经济”,什么“我国公民的义务”,还有什么“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府”……

    ?!

    好吧他听在耳里就像是听着咒语,而,那些乱七八糟的词,他也觉得念着跟古咒差不多吧。

    倒是没想到伊云岫这么勤奋着还在背咒语,都夜深人静了,难怪,她身上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秘密。

    原本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丞相千金,大约,就是这样的勤奋好学,于是成就了她这样一位带了异于常人的武器,带了点小武功小身手,还有古咒,的人!

    只不过,她是师承哪里呢,这些招式,饶是他博学……就愣是看不出门道。

    于是他对着伊云岫隐瞒了他武功这件事,也终于释了怀。

    久而久之,他早已习惯了每天晚上固定地往丞相府走一趟了,不知不觉,一个月过去……

    于是才会有了今天这个场景。

    要不是害怕云岫出了什么意外,他也还没心理准备就这样出现。

    不过,出现了,貌似结果还不错嘞。

    垫垫臂弯里的这个人,他心不在焉道:

    “是我不对了来得晚了,咦,你怎么这么轻?”

    “啥?!”

    这人,思维怎么可以这样跳跃?!

    念怀阙好心回答她的那一个“啥”,就啰嗦了一句:

    “吃饭吃多点,可不能再这么轻下去,一阵风就可以吹走了……”

    伊云岫:“……”

    大哥,现在是在讨论你这么迟来的原因好不?

    明显有转移话题的嫌疑!

    想到这一点伊云岫当然不依了,遂类似地耍了小性子,言语里又冒了寒霜:

    “是忘了丞相府还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三个月前他把伊云岫送到丞相府中,伊云岫正昏迷着,他每隔两三天就去看望一次。

    这已经是他忍受了希望时时刻刻陪在她身边的这个念想,所能承接的最长的间隔期限。

    当然,他之所以这样做着没有时时刻刻陪在云岫的身边,也是因为他顾及到伊云岫是黄花闺女闺阁千金这个身份。

    等到两个月后伊云岫醒来,念怀阙接到消息第一反应就是各种欣喜,兴冲冲来到丞相府,可就在慕夜芸的闺房外面,他忽然顿住脚步。

    忽然想起她临昏迷前的那般模样。

    她明明是恨了他了……

    这个时候,连一向拥有强大自信心的江湖第一大派主念怀阙也犹豫了。

    隔着小窗户他听到屋子里慕丞相正在嘘寒问暖,他想了一想,再想了又想,最后竟然移了脚步落寞离开……

    他还是觉着,伊云岫肯定恨着他。

    确实,他所料的不错,那个时候,伊云岫还没有想通……

    于是他只能偷偷地来,说到偷偷地,这个词,一般连着的,是“夜行”这个词。

    嗯,自那以后,几乎,每一次他来,都是夜深人静,他夜探丞相府……

    那个时候府内大多数人都歇下了,但是,伊云岫房间的烛光,却还亮着。

    站在她的门口,他都能听到她在房间里,一遍又一遍念着什么……书?!

    什么“什么是自然经济”,什么“我国公民的义务”,还有什么“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府”……

    ?!

    好吧他听在耳里就像是听着咒语,而,那些乱七八糟的词,他也觉得念着跟古咒差不多吧。

    倒是没想到伊云岫这么勤奋着还在背咒语,都夜深人静了,难怪,她身上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秘密。

    原本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丞相千金,大约,就是这样的勤奋好学,于是成就了她这样一位带了异于常人的武器,带了点小武功小身手,还有古咒,的人!

    只不过,她是师承哪里呢,这些招式,饶是他博学……就愣是看不出门道。

    于是他对着伊云岫隐瞒了他武功这件事,也终于释了怀。

    久而久之,他早已习惯了每天晚上固定地往丞相府走一趟了,不知不觉,一个月过去……

    于是才会有了今天这个场景。

    要不是害怕云岫出了什么意外,他也还没心理准备就这样出现。

    不过,出现了,貌似结果还不错嘞。

    垫垫臂弯里的这个人,他心不在焉道:

    “是我不对了来得晚了,咦,你怎么这么轻?”

    “啥?!”

    这人,思维怎么可以这样跳跃?!

    念怀阙好心回答她的那一个“啥”,就啰嗦了一句:

    “吃饭吃多点,可不能再这么轻下去,一阵风就可以吹走了……”

    伊云岫:“……”

    大哥,现在是在讨论你这么迟来的原因好不?

    明显有转移话题的嫌疑!

    想到这一点伊云岫当然不依了,遂类似地耍了小性子,言语里又冒了寒霜:

    “是忘了丞相府还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