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5.第345章 不想再放开你

    而刚才话说了一半就没下文,又是什么意思?

    念怀阙,现在,要不要这一掌,是你自己的选择哈。

    念怀阙当然看到伊云岫明目张胆的那只手了,讶异地挑挑眉,他看着她:

    “云岫,这掌是送给我的吗?”

    “废话!”

    到底觉着这一掌劈下去是不是有点狠啊,于是乎伊云岫语气里恶狠狠地回答,手下动作却放得慢了。

    她倒是想看看,这念怀阙明知道有危险了会有怎样的反应。

    丢了她吗?

    不是吧,她相中的人,虽然垃圾,但是,应该不会垃圾到这种程度。

    念怀阙不垃圾,他听着伊云岫的回答,自己声音依旧是那样,脚下顿顿复又抬起来:

    “哦,那你可得想好了,你劈下去,得负责治呢。”

    “哪个要帮你治!”

    伊云岫回答得飞快。

    看他那无所畏惧的模样,伊云岫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了。

    “你可以选择,放我下来,然后消失,或者,我给你一掌,你放我下来,然后消失……”

    粉红光流连在她的手心里,她的声音冷漠到极致。

    但是……

    念怀阙就只回答了她一句:

    “我选择……你给我一掌,我不放你下来,你看着我倒下去,然后,给我治。”

    “念怀阙!”

    伊云岫气怒攻心!

    掌风重运,她再不想听他废话了!

    但是念怀阙又淡淡补充了一句:

    “对不起,不过,我不想再放开你。”

    那粉红色在他语音一落时生生停顿在念怀阙的心口前一厘米。

    然后消失。

    听着念怀阙的老掉牙情话,伊云岫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顿时满腔的怒气消失殆尽。

    手掌的力量变成虚无,她不甘心地把手放下去。

    寂静的大街上,依旧只有这两个人融化了的一个人影,在移动。

    但是自从两个人都不说话后,伊云岫只觉得,自己竟是有点享受这个时光了。

    面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白色的衣袂,闻着的是那熟悉而却好久没闻到的淡淡香气,周身包裹着的温暖,是这个世间任何一个怀抱也不能拥有的温度……

    而就在这天与地之间,只有他们,两个人。

    她浑然不知,这慢慢走着走着,她这一个月来等待着的思念,怄气,各种复杂的情绪,皆在下一刻,找不到踪迹。

    只是觉得就这样走着吧,有他在。

    那种终于见到了,终于把握在手心里的感觉,把其他多余的全部挤掉,挤掉,不留一点渣渣。

    不过……

    “为什么这么久才来找我?”

    她转而问了这么一个比较……煽,情的问题。

    她就这么一问,念怀阙的脚下就那么一顿……

    这话的意思是……

    他忽然觉得自己保持得很好的心跳在这一刻有飙升的趋向。

    想他刚刚见着她也没这么大的激动。

    想他刚刚抱着她也没这么大的反应。

    就因为一句问话?

    不过……哪个说的我这么久才去找你?

    其实我天天都有去看你……

    三个月前他把伊云岫送到丞相府中,伊云岫正昏迷着,他每隔两三天就去看望一次。而刚才话说了一半就没下文,又是什么意思?

    念怀阙,现在,要不要这一掌,是你自己的选择哈。

    念怀阙当然看到伊云岫明目张胆的那只手了,讶异地挑挑眉,他看着她:

    “云岫,这掌是送给我的吗?”

    “废话!”

    到底觉着这一掌劈下去是不是有点狠啊,于是乎伊云岫语气里恶狠狠地回答,手下动作却放得慢了。

    她倒是想看看,这念怀阙明知道有危险了会有怎样的反应。

    丢了她吗?

    不是吧,她相中的人,虽然垃圾,但是,应该不会垃圾到这种程度。

    念怀阙不垃圾,他听着伊云岫的回答,自己声音依旧是那样,脚下顿顿复又抬起来:

    “哦,那你可得想好了,你劈下去,得负责治呢。”

    “哪个要帮你治!”

    伊云岫回答得飞快。

    看他那无所畏惧的模样,伊云岫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了。

    “你可以选择,放我下来,然后消失,或者,我给你一掌,你放我下来,然后消失……”

    粉红光流连在她的手心里,她的声音冷漠到极致。

    但是……

    念怀阙就只回答了她一句:

    “我选择……你给我一掌,我不放你下来,你看着我倒下去,然后,给我治。”

    “念怀阙!”

    伊云岫气怒攻心!

    掌风重运,她再不想听他废话了!

    但是念怀阙又淡淡补充了一句:

    “对不起,不过,我不想再放开你。”

    那粉红色在他语音一落时生生停顿在念怀阙的心口前一厘米。

    然后消失。

    听着念怀阙的老掉牙情话,伊云岫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顿时满腔的怒气消失殆尽。

    手掌的力量变成虚无,她不甘心地把手放下去。

    寂静的大街上,依旧只有这两个人融化了的一个人影,在移动。

    但是自从两个人都不说话后,伊云岫只觉得,自己竟是有点享受这个时光了。

    面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白色的衣袂,闻着的是那熟悉而却好久没闻到的淡淡香气,周身包裹着的温暖,是这个世间任何一个怀抱也不能拥有的温度……

    而就在这天与地之间,只有他们,两个人。

    她浑然不知,这慢慢走着走着,她这一个月来等待着的思念,怄气,各种复杂的情绪,皆在下一刻,找不到踪迹。

    只是觉得就这样走着吧,有他在。

    那种终于见到了,终于把握在手心里的感觉,把其他多余的全部挤掉,挤掉,不留一点渣渣。

    不过……

    “为什么这么久才来找我?”

    她转而问了这么一个比较……煽,情的问题。

    她就这么一问,念怀阙的脚下就那么一顿……

    这话的意思是……

    他忽然觉得自己保持得很好的心跳在这一刻有飙升的趋向。

    想他刚刚见着她也没这么大的激动。

    想他刚刚抱着她也没这么大的反应。

    就因为一句问话?

    不过……哪个说的我这么久才去找你?

    其实我天天都有去看你……

    三个月前他把伊云岫送到丞相府中,伊云岫正昏迷着,他每隔两三天就去看望一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