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4.第344章 放我下来

    看着上面那一张仿佛聚了万千光华一样的脸庞,伊云岫第二次反应过来脑袋轰地一响!

    念,怀,阙!

    他怎么在这里?!

    等等,他们现在这是在干嘛?

    “念怀阙。”

    大概是知道自己挣不过他,伊云岫也没有挣扎,只是,这一声叫唤没有了亲昵,只有,像极了往昔生气了那般的淡漠没有起伏。

    不过,现在,她没有生气就是了。

    “嗯?怎么了?”

    而念怀阙这从善如流的模样,仿佛,他现在正在做一件平常到几乎天天都在干的事情。

    如果可以,他倒是盼着天天能这样子做。

    可惜了……

    “没什么,不过,你是不是应该放我下来了?”

    伊云岫的声音清冷,似是在对着一个陌生人说话。

    念怀阙明显感觉到了,唇角又勾,依旧声音低低,像是在与亲密的人耳语:

    “还在生气?”

    ?!

    一愣之后,伊云岫就知道他这巨大的转折说的是哪一件事。

    可不就是当初她在冰域的那些事儿么?

    生气?!不好意思,这个词在她这里,已经过时了。

    “您想太多了。”

    别过脸,她这样回答。

    她没有生气,只是愤怒这人这么久没有出现,现在乍一看到,有小姑娘的架子罢了。

    但是,她的这幅模样,在念怀阙的眼里,还真是,还在生气啊……

    原来,女人一生气起来的时间,还真是无限期呢。

    这么久了还……

    继伊云岫回答他“想太多”后,念怀阙再没有言语,于是两人这样又走了几条街。

    那个黑衣蒙面客早已经跑离丞相府的范围,而今,他们走在没有一人在的大街上。

    大街昏暗,唯有沿路人家或许还点着的一两盏灯笼,让念怀阙笔直的身影在大街上拉出长长的黑色线条。

    伊云岫是被他抱在怀里的,侧了侧头她看着那样已经失了本来模样的阴影,眸子里再暗了暗,沉声道:

    “放我下来!”

    念怀阙脚步未停,压根就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伊云岫见他只是又把嘴角的弧度拉上去,乍看之下,是奸计得逞他就不的意思,不由得心里头怒火起。

    “我说了放我下来!”

    最后一次的警告了,爱听不听。

    终于念怀阙脚步顿了顿,看向怀里的她。

    “你的身体尚未恢复,刚才也差点崴了脚,放你下来我还得扶着,不如抱着舒服。”

    他缀着笑意,一点一点如实地罗列出来,可是,为毛线,说到最后,又有一点调,笑的意思呢?

    虽然念怀阙所说的三点都非常有道理,但是,伊云岫那么要强的人,又怎么可能听罢就算了?

    不过她不再说什么了,当着念怀阙的面,她把自己的手提起。

    手心向下,她慢慢划了一个圈,有淡红色地光芒自手心散开。

    心道哼哼,念怀阙,看你还抱不抱得住我!

    始终觉得不打他一掌报仇绝对出不了气!

    又觉着他这么多天都不鸟一下她又该再来一掌。

    而刚才话说了一半就没下文,又是什么意思?看着上面那一张仿佛聚了万千光华一样的脸庞,伊云岫第二次反应过来脑袋轰地一响!

    念,怀,阙!

    他怎么在这里?!

    等等,他们现在这是在干嘛?

    “念怀阙。”

    大概是知道自己挣不过他,伊云岫也没有挣扎,只是,这一声叫唤没有了亲昵,只有,像极了往昔生气了那般的淡漠没有起伏。

    不过,现在,她没有生气就是了。

    “嗯?怎么了?”

    而念怀阙这从善如流的模样,仿佛,他现在正在做一件平常到几乎天天都在干的事情。

    如果可以,他倒是盼着天天能这样子做。

    可惜了……

    “没什么,不过,你是不是应该放我下来了?”

    伊云岫的声音清冷,似是在对着一个陌生人说话。

    念怀阙明显感觉到了,唇角又勾,依旧声音低低,像是在与亲密的人耳语:

    “还在生气?”

    ?!

    一愣之后,伊云岫就知道他这巨大的转折说的是哪一件事。

    可不就是当初她在冰域的那些事儿么?

    生气?!不好意思,这个词在她这里,已经过时了。

    “您想太多了。”

    别过脸,她这样回答。

    她没有生气,只是愤怒这人这么久没有出现,现在乍一看到,有小姑娘的架子罢了。

    但是,她的这幅模样,在念怀阙的眼里,还真是,还在生气啊……

    原来,女人一生气起来的时间,还真是无限期呢。

    这么久了还……

    继伊云岫回答他“想太多”后,念怀阙再没有言语,于是两人这样又走了几条街。

    那个黑衣蒙面客早已经跑离丞相府的范围,而今,他们走在没有一人在的大街上。

    大街昏暗,唯有沿路人家或许还点着的一两盏灯笼,让念怀阙笔直的身影在大街上拉出长长的黑色线条。

    伊云岫是被他抱在怀里的,侧了侧头她看着那样已经失了本来模样的阴影,眸子里再暗了暗,沉声道:

    “放我下来!”

    念怀阙脚步未停,压根就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伊云岫见他只是又把嘴角的弧度拉上去,乍看之下,是奸计得逞他就不的意思,不由得心里头怒火起。

    “我说了放我下来!”

    最后一次的警告了,爱听不听。

    终于念怀阙脚步顿了顿,看向怀里的她。

    “你的身体尚未恢复,刚才也差点崴了脚,放你下来我还得扶着,不如抱着舒服。”

    他缀着笑意,一点一点如实地罗列出来,可是,为毛线,说到最后,又有一点调,笑的意思呢?

    虽然念怀阙所说的三点都非常有道理,但是,伊云岫那么要强的人,又怎么可能听罢就算了?

    不过她不再说什么了,当着念怀阙的面,她把自己的手提起。

    手心向下,她慢慢划了一个圈,有淡红色地光芒自手心散开。

    心道哼哼,念怀阙,看你还抱不抱得住我!

    始终觉得不打他一掌报仇绝对出不了气!

    又觉着他这么多天都不鸟一下她又该再来一掌。

    而刚才话说了一半就没下文,又是什么意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